当前位置: 吃瓜网 » 中国古代神话故事 » 正文内容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美人妻的沦陷雪

时间:2022年07月20日 16:41:0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2)次
[导读]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美人妻的沦陷雪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美人妻的沦陷雪莱雪念一边说一边继续砸着,屋里的东西都差不多被她砸遍了,我这个外人也确实不好插手,既然是外人,我说话就没什么说服力,也没什么底气,莱雪念当然不会听,再加上,本来在莱雪念来之前我就和莱姨……在做那种事,莱雪念早看出来了,我也知道她看出来了,但她没拆穿我们,我心里对她还有点感激,所以,这会儿我也不敢再指责她什么了,万一把她激怒了她把我和莱姨的事当面拆穿,那我和莱姨两个人可就真的没脸做人了。


莱姨看着莱雪念的行为真是又急又气,可莱雪念根本不听她的话,下一步只见莱雪念要砸电视机了!


她从旁边拿起一把小凳子就要朝液晶电视机砸去了,莱姨这才喊了一声:“住手!雪念,我给你拿钱!”

 文学


雪念一听到“拿钱”两个字这才住了手,她把小凳子放下来,得意地一笑。


我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莱姨也不容易,自己一个单身女人抚养儿子就够累的了,却原来还有这个侄女,这种不但不感恩反而来胡闹的祖宗!


莱姨摇着头叹着气朝她卧室走去,这时,我看了眼莱雪念,她竟然抛给我一个挑衅的眼神,那样子似乎是在说还好钱要到手了,否则就把你们这对狗男女的事情说出来,让你们没脸见人!她这眼神里含义让我吓了一跳,我不敢再看她,毕竟我心虚,我低下头不再做声。


片刻后,莱姨拿着钱出来了,她把钱递到莱雪念手里说:“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去花吧。”


莱雪念拿到钱,又冲着我和莱姨得意地笑了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而看着这满屋子被砸地混乱不堪的家具,莱姨叹了口气,我看到她眼里有泪花涌现出来了。


眼下的情况,我只能和莱姨一起收拾家了,我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因不想让外面邻居看笑话,关上门后,我就开始收拾屋子,毕竟我是个男人,精力好,而莱姨显然是累了,她坐到沙发上开始哭起来。


我收拾了一会儿后,来到莱姨身边,我也不知道该劝她什么好,可能在她看来我也是个小孩子,我说的话也没什么说服力吧,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就从桌上拿起纸抽递给她,让她擦眼泪。


我起身继续收拾屋子,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然后去卫生间拿了笤帚和簸箕,把屋子打扫一遍,把垃圾装好,然后又拿了拖把,把屋子全部墩了一遍。


都收拾好后,我又来到莱姨身边,莱姨已经不哭了,她说:“谢谢,谢谢你赵立,你真是个……好孩子。”


这时我注意到莱姨的眼睛朝我裤裆部位看了一眼,也许她是无意的,但我一下子就……怎么说呢,其实这时我已经没了那种想法,毕竟莱姨家里发生这种事,我哪里还能有那种想法呢,不过我在心里笑了一声,跟自己说:“我当然是个好孩子了,不然怎么会陪你……做那种事呢,嘿嘿。”


我这种想法没有表露出来,因为莱姨现在正在伤心,我不能跟她开这种玩笑。


接下来,莱姨跟我讲了讲莱雪念的事,她告诉我说,莱雪念的爸爸也就是莱姨的亲弟弟当年和莱雪念的爸爸早早就离了婚,莱雪念的妈妈有了外遇,跟别人跑了,然后把莱雪念留给了他,然后,他独自一人抚养女儿,可没想到,祸不单行,莱雪念的爸爸后来竟然出了车祸,死了,这下子,就把莱雪念给她——这个莱雪念唯一的亲人,亲姑姑抚养了。


莱雪念小时候总是在家里哭,说要找爸爸找妈妈,后来莱姨为了安慰她,就编出个谎话说,虽然你爸爸妈妈都不在了,但他们都很爱你,他们给你留了一笔钱,那是你爸爸出车祸的赔偿金,很大一笔钱,想等你长大后给你出国留学用。

莱雪念听到莱姨这么说才不哭了,她心想爸爸妈妈都是爱她的,她要赶快长大,长大后拿着爸爸妈妈给她的钱去留学,去过好生活。


可之后,莱雪念别说出国留学了,她不好好学习,成绩非常差,早早就辍了学,但是,爸爸给了留了一笔钱的事她却一直记着,永远都不会忘。


再长大一点后,莱雪念进入青春期后非常叛逆,不学好,结交了很多小混混,不仅跟小混混谈恋爱,甚至还怀了孕,堕胎,每天都和小混混们混在一起,再之后去酒吧打工,但她挣得钱根本不够她花的,就总是来找莱姨要钱,说要的是她爸爸留给她的钱,是本来就该属于她的钱,莱姨要是不给,她就闹,就摔东西砸东西,甚至还扬言说要去法院告莱姨私吞她的家产。


而这个时候莱姨再说当初说她爸爸给她留钱一事是骗她的,是为哄她开心的,但已经无效了,她根本不听,她执意认为她爸爸给她留钱了,而且还是一笔数量庞大的钱。


莱姨其实很疼莱雪念的,因为从小把她养大,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到莱雪念堕落,她很伤心难过,但她也没办法,这孩子长大后根本不听她的话,越来越叛逆。


唉,听到莱姨讲这些心酸事,我心情也不好了,更没了其他心思了,我劝了莱姨两句看开点,莱姨听了点了点头,莱姨说你这孩子真懂事,她看了看被我收拾地全然一新的屋子,对我露出感激的笑容,我便跟莱姨告别了。


走出莱姨家,我心里有点郁闷,想压马路随便走走,不料在一个路口被人堵住!


对方竟然是莱雪念!


“你要干什么?”我问。


“干什么?哈哈!”莱雪念笑了,说:“不干什么,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刚才你和那个女人在干什么事我心里一清二楚。”


被她说中,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尴尬地要命,毕竟我还没成年,有生以来第一次做那种事,而且还没做成,但却被这个女孩子撞破,我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但我肯定不能承认,我说:“你瞎说什么呢?不要乱讲话!”


“少废话!你和那个女人一样,一味地狡辩!就是不承认是吧?但你们不承认不代表我不知道真相,算了算了,不和你废话了,这样吧,你给我点钱,我就把你们这事瞒下来,你若不给,我就给你们说出去,你看着办!”


被莱雪念威胁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但我还是不能承认,抵死不能认,“你别胡说八道啊,没有的事!我跟曾林是好朋友,怎么可能跟他妈妈那样……这种事可不能乱说!再说了,我还是个孩子呢!”


“哈哈,是吗?你是孩子是吗?”莱雪念一下子靠近我,并用双手摸上我的胸膛部位,她的嘴也贴了过来,在我脸上喷了一股热气,瞬间我的心又开始痒痒了,刚刚在莱姨那里没解决的欲望又起来了。


莱雪念当然看出来了,她抓住我的手往她身上引导,竟把我的手伸进她的上衣里了,我摸到了胸罩,她伸手很快把她胸罩的扣子解开,然后把我的手直接摸上她的胸……立时我那个部位就膨胀就起来了,裤裆像个小帐篷一样鼓起!


莱雪念当然知道我身上发生的事,她对这种事门儿清!她继续攥着我的手揉捏着她身上柔软的部位,而且,同时她竟开始低声呻吟起来……


我有点紧张,赶紧朝四下张望,还好,这边比较偏僻,基本没什么人,偶尔有一两个人路过看到我们也以为是当下小年轻的谈恋爱在街上搂搂抱抱的那种,他们也不稀奇。


莱雪念继续抓着我的手摸她的身体,上面摸够了,她又引导着我向下摸去……


我的手很快伸进她下面的衣


服里,那里跟上面又不是同样的感觉,是另一种感觉……很快,我身上开始发热起来,她继续抓着我的手摸她身上,我便开始更加猖狂起来,刚刚在莱姨那里本来已经到最紧要关头了,却被这个小丫头给打断了,现在既然她主动要我这样对她,那我就享受个够!我肆意地抚摸着她,她的脸开始红了,绯红绯红的,很快,她就向我投降了,她主动抱住了我,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和满足感,毕竟一个小女生这样靠在你怀里做为男孩子是会很满足的,我便把手从她衣服里抽出来,然后我也抱住了她。

她的头低垂着,眼睛也不敢看我似的。


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狂放劲儿,完全就是一个害羞的小女生状,而这也正是我喜欢的,这样让我们男孩子很容易找到满足感。我用手挑起她的下巴,吻上了上她的嘴唇,她的嘴唇非常软,比莱姨的软多了。


过了一会儿,有一些好像是来这里旅游的人朝这边走过来,我便只能停下了。


我把手从莱雪念身上拿下来,她的脸上潮红着,看得出来她很享受,并不反感我。


完了之后,她朝我伸出手,我知道她的意思,她在要钱,毕竟我也把她玩了一回,虽然是用手,我从兜里逃出二百块钱甩给她,便走人了。


第二天,来到学校,上课时我一直魂不守舍,一方面心里想着莱雪念那湿湿滑滑的私处,一方面又想着莱姨在床上那放荡的样子,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挺关心莱姨的,我并不是只想和她做那种事,我现在在想,昨天我走后她怎么样了,有没有又流泪,又伤心难过。


可是,想归想,这会儿曾林应该在上班,那我也没有理由趁他不在家往他家跑吧,便只得把莱姨的事暂时搁下了。


课间十分钟,我出去上厕所,心里仍旧在惦记着莱姨,整个人迷迷糊糊地不知怎么的就撞到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被我撞的部位还软乎乎的……


我抬头一看,啊!怎么会是她——我们学校的校花陈思思!


她可是我们全校公认的校花啊!是我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当然我也不例外!


“臭流氓!往哪儿撞呢?没长眼吗?”陈思思朝我骂了一句。


我一下子尴尬起来,我不是故意的啊!可是,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显得多余,陈思思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在她面前我会紧张的,所以,也真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便尴尬地跑走了。


“流氓!”身后又传来陈思思一声骂。


糟了,给我的女神留下不好的印象了,我心想,心里一阵懊悔,都怪自己刚才走路胡思乱想啊!


放学后,曾林在我们学校门口等我。


“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做了好吃的。”曾林很热情地邀请我。


“好吧。”我回应道,有好吃的谁不想吃啊,关键还有莱姨,那美貌诱人的胸部还有……昨天差点就吃到了却被莱雪念那个小混混给搅黄了,今天没准儿……嘿嘿,我心里又生出一股邪念。


来到曾林家,莱姨见到我很热情,我看到莱姨状态不错,她好像挺高兴的,准备了好几个菜,我心里对莱姨的担心放了下来,从昨天到今天的阴郁也一扫而空了。


“小林,好好招待赵立,这孩子挺懂事的。”莱姨对曾林说。


“知道了,妈。”曾林说。


我和曾林在客厅里看电视,莱姨在厨房做饭。


过了一会儿,曾林说要去他房间里玩游戏机,让我和他一起去,我就和他来到他房间,正玩着带劲时,莱姨走了过来。


“你们俩谁帮我洗鱼?我早晨买了条鱼,卖鱼的给宰好剥好了,但我晕血,我一看到那鱼身上的血就害怕,连洗都不敢洗。”莱姨站在门口说。


这倒是,我以前听曾林说过,说她妈妈晕血,平时都不敢买鱼,因为看到人家杀鱼她会害怕,就算买回家了也是连洗都不敢洗,所以平时他们家都很少吃鱼。


“我妈是特意给你做鱼的,知道你要来,嘿嘿,平时我都吃不上这鱼。”曾林说,说着他就要往外走给莱姨洗鱼。


我心里挺感动的,想着莱姨竟然会特意给我买鱼做鱼,那我岂不是很荣幸,我便阻止了曾林说:“别了,你待着吧,还是我去吧,既然莱姨是特意给我买的鱼,那我就该帮莱姨洗鱼的。”


“也是,嘿嘿,那你就表现表现吧。”曾林说着就继续打游戏了,正好他可以多打会儿游戏,他正乐意呢。


我看到莱姨也很高兴地笑了一下,不过这个笑她懂我懂,曾林却不懂。


我跟着莱姨来到厨房,我一看那鱼挺大的,在盆子里放着,确实是宰好的,但还没洗,我拿起盆子放水龙头下接水,然后开始洗鱼,把鱼身的里里外外都洗干净了,然后把盆子重新放好。鱼洗好了,我想着继续去和曾林一起打游戏,没想到被莱姨拦住。


莱姨用大眼睛看着我,嘴角邪魅地一笑,勾引我,我立刻就站那里动不了了,低头一看,我那个部位已经膨胀起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6852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