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中国古代神话故事 » 正文内容

跑步机上边跑边顶|两个人在床上玩的污

时间:2022年07月09日 16:37:02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3)次
[导读] 跑步机上边跑边顶|两个人在床上玩的污随着她紧张的喘息,胸前那对巨大的饱满也一颤一颤的,这不禁看的许文心痒难耐。按理说张晓月现在是病人,许文不应该有这种歪斜的念头,可人家医生也说了,她只是失忆了,别的地方也没...

跑步机上边跑边顶|两个人在床上玩的污

随着她紧张的喘息,胸前那对巨大的饱满也一颤一颤的,这不禁看的许文心痒难耐。

按理说张晓月现在是病人,许文不应该有这种歪斜的念头,可人家医生也说了,她只是失忆了,别的地方也没受伤,况且,想要她恢复记忆,就得说一些以前她记忆深刻的事,包括做一些记忆深刻的事。

 文学

“晓月,你不要紧张嘛,我是在给你按摩治病,你没看你那里还肿胀着吗?”许文连忙笑着安慰她。

张晓月眼神里满是疑惑“真的?”

“我骗你又没好处。”许文说“况且我是瞎子,什么都看不见。”

张晓月犹豫了一下,拿眼偷看许文,发现他的确目不转睛的盯着某一个点。

她将信将疑的再次躺下。

“这次可不许乱动了啊。”许文再次为张晓月开始按摩,手在她光滑的脖颈以及香肩上游走,轻捏或者轻按“放松点。”

张晓月点了点头,随着她呼出一口气,身体也的确松软了许多。

按压了一会,许文的手开始向她的腋下肋部以及丰满的周围游走,一股异样的感觉顿时传遍张晓月全身。

就像无数只蚂蚁在她身上爬一样,酥酥麻麻的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

她的身体有些发烫,潜意识里似乎觉得这样不好,可一想,人家是在给自己治病,如果再推开人家,人家是不是会不理自己了?可自己哪里确实肿的很难受啊。

“晓月啊,要不然你把衣服解开吧,隔着衣服按起不到效果。”许文渐渐不满足于只是隔着衣服摸了。

“啊?”张晓月听他这么说,顿时又紧张起来,她把双手再次抱在胸前,似乎失忆之后,这也是一种本能的保护动作。

“别紧张啊晓月,反正


我也看不见。”许文说。

张晓月再次偷看了许文一眼,心想也是哈,他又看不见那我害怕什么?

但是真要当着一个陌生人解开自己衣服上的扣子时,张晓月还是表现的很紧张,葱葱玉指在扣着上扭捏了半天,才算解开了一颗。

“晓月你别害怕,我没骗你,我们真的是朋友,而且我以前也这样给你按过,不信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小腹上有颗黄豆大小的痣,你自己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闻言张晓月愣了一下,随即偷偷掀开自己衣服的下摆,看到她肚脐眼下确实有一颗黄豆大小的痣,不由的就信了许文几分。

咬了咬嘴唇,她把自己上衣的扣子解开了,然后抱着胸口再次慢慢平躺下。

透过墨镜的镜片,再次看到张晓月那白皙莹润的肌肤,以及惹人垂涎的饱满,许文忍不住喉头涌动了一下,下面也偷偷的坚挺了起来。

他出手迅速,趁张晓月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扯开她的文胸,顿时那两个更加白皙的饱满,就像两只调皮的小兔子一样蹦了出来。上面那两点粉红,还随着蹦跳的节奏颤了颤。

张晓月一惊,下意识的想要护住自己的饱满,却被许文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胳膊“晓月别紧张,以前也是这样按的。”

平躺在床上,自己雪白的肚皮面对着许文,张晓月羞的满脸通红,她怯生生的问“真的吗?”

“嗯!”许文点了点头,心中却激动无比。

这时的张晓月在许文看来,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对他完全陌生,这种矜持的反应,让许文也有些陌生,可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觉得刺激,下身鼓胀的更加厉害了。

一对饱满就展现在他眼前,见张晓月渐渐信了,他激动的松开她的胳膊,两只手向着那对柔软伸去。

突然。

张晓月再次猛的坐起身来,一把将自己的衣服合起来,双手抱着胸“不对,你看不见怎么知道我小腹上有颗痣?”

“……”许文一惊,心想也是啊,我看不见……

“你骗我的对不对?你不是好人对不对?”张晓月越发的紧张“你快出去,不然我喊人了。”

眼珠子一转,许文苦笑道“晓月你别紧张真的,我是看不见,可那是你告诉我的啊。”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告诉你我那里有……”

“真的是你告诉我的,有一次我给你按摩的时候,摸到那里有些奇怪就问你,你说是一颗黄豆大小的痣。”

张晓月怔了怔,似乎还是不太相信许文。

许文有些头疼,眼看到嘴的肉,怎么就突然变的难搞起来。

“你是说……你是说你以前给我按摩过很多次?”张晓月怯生生的问。

许文说“也不是很多次,就是你累了或者身体觉得不舒服我就给你按按,也差不多有几次吧。”

“连哪里都摸?”张晓月突然又羞红了脸。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更不知道按摩会连小腹都按,那算是女人的隐私了吧,怎么可以这样呢?

许文笑了笑说“我是职业按摩师啊。好吧,既然你不信,那我明天带你去按摩店里给你按,你就知道我没撒谎了。”

张晓月还是将信将疑。 第66章 失态了

“那今天就先不按了。”张晓月咬着嘴唇说。

看她一脸怯意,许文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他那里早就肿胀的十分难受了。

“行吧,你好好休息,等明天我看能不能找医生先办个出院,咱们先回家。”许文说。

之前医生就跟他说过,像这种病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建议回家疗养,主要是想让她能够触景生情才能早日康复。

“嗯!”张晓月点了点头。

张晓月躺在床上不久,她的呼吸声就逐渐均匀,慢慢的睡着了。

看情况她的记忆停留在了十几岁的时候,可失忆不等于变成弱智,所以,张晓月本能还是一个很矜持的女人。

静静的看着张晓月那精美的五官,许文叹了口气,心想,咋就出了这么档子事呢?

这时他的电话响了,许文害怕吵醒张晓月,连忙按了接听键便快速走出房间,把门关好才把电话放在耳边“喂?”

“你还好吧?”电话里传来陈芸芸的声音。

两人并没有因为一夜恩情就彻底冰释前嫌,或许他们只是碍于生理需求才想努力维持这种关系吧。所以,陈芸芸的声音有些官方。

许文嗯了一声说“我没事。”

他想,一定是林小露跟陈芸芸说了发生车祸的事。

“她……还好吧?”陈芸芸问。

许文沉默了一会说“还好。”

于是两人良久无言。

“有需要的话,给我打电话。”最终,陈芸芸率先打破沉寂。

许文点了点头说“好。”

放下电话后,一袭红色丝质睡裙的陈芸芸,一口将手中的红酒喝尽,面现苦涩之意。

一双白嫩的大腿架在沙发的扶手上,她仰面躺在沙发上,低声嘟囔道“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

她似乎是在数落她自己。

陈芸芸心里很难受,她多么希望许文属于她一个人,哪怕他说娶她,那她也一定会……

一定会找最好的大夫给他治好眼睛,然后嫁给他的。

许文说的没错,之前她不敢公开两人的关系,确实是因为许文是个瞎子,她害怕别人笑话。

可这有错吗?她想给他治眼睛的,是他不愿意治疗。

可是他为什么不愿意治疗呢?

陈芸芸搞不懂。

或许就因为搞不懂许文,才越发离不开他的吧,即便知道他还有别的女人。

陈芸芸此时怎么想的许文不知道,他接陈芸芸电话,不知怎么得就来到了楼梯口,挂掉电话才反应过来。

想想医院还是挺闷的,张晓月正好也睡着了,于是干脆坐在楼梯口掏出烟来点了一根。

烟抽完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表叔,你睡了吗?”苏倩那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

许文连忙回道“还没,怎么了?”

苏倩轻声说“我害怕。”

许文笑了笑说“怎么住个院还害怕啊?”

苏倩小声的说道“我在的这个病房,今天刚有一个人去世了。”

“……”许文苦笑了一声回道“你等


会,我过去陪陪你。”

说着,许文便挂掉了电话,向外科病房走去。

进了苏倩的病房,发现这个病房一共有三张病床,但其中两个都是空的。

而苏倩此刻正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连脑袋都钻进去了,看样子确实是很害怕。

许文悄悄走到她床前,然后在她身上拍了一下。

“啊……!”苏倩吓的惊声尖叫,差点没蹦起来。

“倩倩别怕别怕是我。”许文连忙出声,他也没想到苏倩的反应这么大。

看清是许文后,苏倩一把扑进许文的怀里,把他抱的很紧“表叔,你吓死我了。”

许文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道“这里是医院,还真能有鬼咋地?”

“呃……”苏倩把许文抱的更紧了“别提鬼行不行?”

许文苦笑着摇了摇头“胆小鬼,好的好的,我不提。”

“啊……你又说。”苏倩。

“……”

渐渐的,许文身上那股浓烈的男人气息钻进苏倩的琼鼻,然后……

然后他们俩都意识的一个问题。

苏倩不是小英,跟许文不应该保持这种姿势的。

感觉到有异,苏倩连忙松开了许文,满脸通红“对不起表叔,我……我失态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68512.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