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诡异事件之不得好死

时间:2021年06月29日 14:32:59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0)次
[导读] 乡村记异之不得好死1997年6月的下旬,村里出了件让人议论纷纷的大事。吓死人的鬼故事孤寡老人江老爹夫妇死在了自己的家里,现场惨不忍睹。第一个发现江老爹夫妇死亡现场的是邻居陈老爹,陈老爹说那天想去找江老爹商量下能否通过他家的稻田放出点田水,因为双

一九九七年六月底,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情。吓唬死鬼故事

独居老人江老爹夫妇在自己家中去世,现场惨不忍睹。

首次发现江老爹一家死亡现场的是一位邻居陈老爹,陈老爹说,那天要去和江老爹商量下能否通过他的稻田放一点田水,因为双抢稻马上就要到来。当陈爹刚走到江老爹家的小屋子时,他就闻到一股怪味,好像带有一点血腥和农药味。陈老爹并不多想,推开虚掩的大门,走进门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他几乎吓出尿。

陈老爹见江老爹夫妇死在房间里,房间里的气味让他几乎没有恶心过。江爹是上吊自杀的,吊死在屋子的横梁上,死前身穿粗布短袖粗布长裤,舌头紧紧的咬着牙缝,眼珠泛白,仿佛死不了眼,地下一摊刺骨的刺骨,血是从被割下的泥巴里流出来的,血是从被割断的手腕上流出来的,血迹是从泥地里流出来的。

江爹的老伴就躺在床边,地上放着一瓶农药,是乡下家常使用的一种杀鬼鬼屋的杀鬼剂——甲胺磷。很明显,江老爹的老婆婆已经服毒了,因为她的嘴角还留着一丝白沫,想必死前十分痛苦,床上的凉席被江老爹的手抓得破烂不堪,连死前所穿的灰白的衬衫都被扯破了。

虽然那时大家居住的大部分都是红砖灰墙泥地的平房,可以看出,这两人平日里都在忙着收拾,但房间里的灰白灰墙上却写下了一个血红的大字:你们全家不能好死。

江爹夫妇在村子里是老实、厚道的,早先有三个孩子,有两个病死,一个女儿嫁到广东某个城市,逢年过节回家看望父母。村中想尽办法通知女儿女婿回来操办丧事和处理一些江老爹的遗物,丧事很简单,江老爹的女儿也悲痛不已,但她的女儿却悲痛万分,而她的女儿却悲痛万分,于是她又去了广东。

这样的事,村里的茶余饭后自然有了话题,于是村里闲聊的家常便纷纷议论起来,尤其是那墙上的血字。

有的说,这是一种诅咒,江老爹只怕做鬼也不能使那家人安宁。

有些人说,不见得,这类事都是迷信,江老爹也许是气不过,家破人亡,死前写一句骂人的话也是正常的。

还有人说,你们注意没有,那家人前天还去过南岳衡山,估计是拜道去了,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平时多积德行善哪里用得着出了事就搞这些好事?

闲话传遍了村里,各种各样的道听途说,就连外边村的人经过,也会问起一件事到底怎么样。

村中人所说的那一家人,其实在每个人心中都很清楚,很多村民都觉得江老爹夫妇的死与那家人脱离不了干系。但碍于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人,家家户户不出门见,低头不见经传,也不太方便直呼其名,何况家里人在村里村外的势力可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事实上,邻居口中的那一家人,是江老爹家的邻居,只有三户人家相隔。这一家人不会,村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和他们吵过架的不少人,但没有哪一家能占到便宜,反而还会吃亏,不管你有什么道理,连外村人都见过他们打过架,都要绕着走。

这个人姓谭,今年五十多岁,是村里的一位村委干部,私下称他为“谭地主”,谭地主年轻的时候就是无恶不作,偷鸡摸狗占便宜,有理不闹。自90年当村官后,稍有收敛,但仍不能改变大家对他的厌恶,如果没有什么事一定要找他,大家都不愿意跟他打交道。

陈地主有个妻子,他妻子的为人还算过得去,说话虽威严,但又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至少能算个讲理的人。陈地主有三个儿子,在他父亲没有当村长之前,他开着货车跑货运,在家里老爹当官后又强行组织村里其他货运车辆一起跑,他联系业务部门收取高额抽成,不听从他的安排就别想跑运输,在家里老头子当官后又强行组织了村里其他货运车辆跑,他联系业务收钱时,却不让自己去做一件事,而他却不愿去做这件事,因为父亲不愿意做任何事情,所以他也不愿去做生意,因为他的父亲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受伤,所以他有三个儿子在家里做生意,而他却没有做任何事情,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他的一位老人也是一位老人,他有三个儿子,他的父亲在一次交通事故发生后,他的一位父亲也是一位老人,一位老人在一位老人的陪同下,一位老人在一位老人的陪同下,他的一位老人在一位老人的陪同下,一位老人一位老人,一位老人的一位一位老人的一位老人,一位老人的一

这样一家人,黑白颠倒的,谁还敢对这一家人进行反抗呢?

村里的人对江老爹夫妇的死心里都明白了,只是谁也不敢做这个出头鸟去讲道理,毕竟在那个信息不发达、思想落后的年代,大家都不想惹事生非。

村中人的指称,并非空穴来风,也不是为了私底下的胡说,因为在江老爹自杀三天前,谭地主家和江老爹夫妇闹了一场矛盾。

“谭地主家与江老爹家的矛盾在现在看来其实只是一件小事,但在乡下民以食为天的人看来,这就是一件大事。

一家三亩稻田就在谭地主家的门口,谭地主任在家养的鸡溜进了江老爹夫妇辛苦种植的稻田里,他跟他说:“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江老爹被骂了回来后,便到市场买了一卷防护网围在谭地主家门前的稻田里一圈,谁知刚圈好的防护网到第二天就被撕成一片,一片狼藉。蒋老爹又去找门跟谭地主理论,说这双抢还没有到,今年我家的稻谷就会被你家的鸡吃得乱七八糟,你也要管管吗?陈地主仍然说着那句话,那是鸡毛蒜皮的事。江爹生气了,却也没办法,临走就扔了一句恶言,明天再看见你家的小鸡在我地里,我见一只杀一只。

谁知道这句话却被谭地主的大儿子听到,一声不响地跑出一根扫帚打了江老爹一顿,打得鼻青脸肿。正因如此,江老爹的老婆婆又找到了门,拿着一瓶农药坐在谭地主家的门口找谭地的主要医药费,屁股落地还没来得及,便又找到了一条门路,想要找出一条路来,想办法解决问题。江爹生气了,报了案,结果等着谭地主在派出所的二儿子,自然也没落了。

那一天,江老爹夫妇坐在自家门前哀嚎,说这世上没有公道,为什么好人难做恶人横行,要是有天自己夫妇俩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这一家人。

因此,人们都说,江老爹一家的死不能和谭地主家有任何关系,墙上那句话肯定是对谭地主一家说的。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62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