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姐姐鬼故事之一瞬间消失的鬼

时间:2021年06月26日 13:19:5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5)次
[导读] 真实鬼故事9一瞬间消失的人13年的一个春天夜里,由于老公做个小手术要住院。我夜里看完他后,11点多就准备回家。走到6楼护士站,这时候仅有一个护士趴在桌子上打盹。我抬眼就看见前方距离5米远的电梯快要关门了。里面站着两个中年人

一瞬间消失的人

13年的一个春天夜里,由于老公做个小手术要住院。我夜里看完他后,11点多就准备回家。走到6楼护士站,这时候仅有一个护士趴在桌子上打盹。我抬眼就看见前方距离5米远的电梯快要关门了。里面站着两个中年人,一男一女。

我大声朝他们喊“等等我!”连忙小跑过去,可是当我跑过去却发觉电梯里空无一人,边上那部电梯显示1楼。不也许啊,怎么会呢?我揉揉双眼,扔是空无一人。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很想大声喊出来!可是想到这是医院,就忍住了。但全身毛发都感觉竖起来了,感到一阵寒冷。此刻我害怕的退出了电梯。想回去医院病房找老公,可是刚想到他刚睡着,怕吵醒他。四周空无一人,又不敢乘电梯,只能走向步梯。

蹬蹬蹬,三步并作两步,一口气跑下了一楼。看到外面街道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连忙逃离了这座医院!

电话串线扔是灵异事件?正和朋友打电话,电话里传来嘈杂声

起初我以为是灵异事件,遇见鬼了,后开别人告知我是窜线了,但我结合了时间地点和那时候的感受,感觉好像没那么简单。

两年前夏天,我朋友开了个花店,那段时间我挺烦的,感情上发生很多事。

因此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她的花店帮她包花,给玫瑰打刺。她有个他们那个地方的女生子老是叫她姐姐,也来她店上玩。爱玩,野,学校打羽毛球的,谈了男朋友的,还住在一起了。

我感觉我挺乌鸦嘴的,她那个妹妹说起那些私密事都让我们两个成年人脸红,我就说小心别怀孕咯。

第二次见她的时候她就说她怀孕了。17岁,爸妈还不了解。不敢,说怕被打。

第三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感觉她脸色苍白,也一直说兔子有点疼,我建议她去医院检查,她让我陪她去,我说我就不会,最好让家人陪你去,结果夜里就听到花店朋友说,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在医院,医生说她宫外孕,一肚子是血,我早已打电话给她爸妈,怎么办?出事了,要家长签字立马手术。我那时候就感觉我乌鸦嘴,太灵了。

电话串线扔是灵异事件?正和朋友打电话,电话里传来嘈杂声

女鬼缠身险丧命

这件事发生在1986年。几年前我曾经在雷宇扬(喜欢看香港鬼片的应该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主持的那个灵异节目说过一次,但那时候由于节目时间的限制,我未能将故事完整叙述。那一年发生的事,可以说是多人集体见到灵体的事件,而且本人亦几乎因此丧命(心脏停了12秒)。

1986年,我在一间航空公司工作。那时很多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都会参与“走水”,将外地的一些便宜的水货拿回香港或者拿到其他地方销售。在同事的怂恿下,有一次我就趁工作便利,跟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到来台湾,准备倒卖一些大陆的冬菇、中草药之类的东西。在过台湾海关的时候,我们三个排在同一条队伍,而且我们携带的全是相同的货物。另外两个同事在被海关检查时,由于行李内有货物,都会被抽出来检查或者要“存关”。

当轮到我过关的时候,那个关员一打开我的行李袋,面色一沉,退后了一步,随后好像很害怕似的用国语说“快点带着你的东西走,快点”。 那时候我感觉怪异:为什么唯独我的货物没有被抽出来检查?为什么检查我的那个关员好像见到什么东西似的显得很害怕?但也没有深究,海关不检查就放行当然有多快走多快啦。 出了机场,我们三个登上了一辆去台北市区的机场大巴。整辆车包括我们三个在内一共仅有六个乘客,那时候我们坐在车的前排(靠近司机座)。

在车行走过程中,我发觉司机时不时会通过倒后镜留意我们几个。当大巴行驶到中华路的时候(那时巴士早已接近终点站,乘客只剩四个),司机停了车,很惊慌地冲下车,随后在车外对我们喊,说车坏了让我们快点下车。我和同事下了车之后发觉离我们的目的地只剩下一条街的距离,于是也没有多想,决定自己走路过去。 那一天,我们跟货物的买家约好在台北市区某间宾馆三楼的尾房交货(其中跟我同行的某个同事是这间宾馆的熟客)。

进入宾馆屋子后,我发觉屋子内有很多镜子,且在我经过右侧厕所的时候,眼角还瞄到里面有个黑影。因自己从小到大有过不少灵异经历,因此即使在酒店屋子见到也不感觉怪异。交完货出来之后,三楼的管房还跟我们打招呼。但是半年后我才了解,实际上那时候跟我打招呼的这位宾馆职员早已见到某些东西,这个后边再说。 当日吃完饭后,我们三个人去了某间卡拉OK玩。进K房之后,会有服务生进来放下杯子之类的东西。

怪异的是,那时候我们仅有三个人,但服务生却放了四个杯子。后边当然也叫了一些陪酒小姐进来一起唱歌、喝酒。一轮干杯后,有位陪酒小姐突然对我说:“你那个朋友为什么那么害羞啊,既然来了玩就不可以那么拘谨啦,酒不喝,歌也不唱,只是静坐在一边。”那时候我以为她说的是我那两个同事其中一个,而且又喝了酒,因此也不在意。 玩完之后,我们离开K房到楼下准备搭的士离开。那时候其中一个同事跟一位陪酒小姐很熟,他俩要一起坐车到别的地方继续玩。

于是我就心里准备和另一个同事一起坐车回宾馆休息。我坐上其中一辆出租车后,那个和我一样没有“后续节目”的同事突然对我说:“我不当电灯泡啦,我自己坐一辆吧”,随后帮我关上了出租车门(请注意那时候仅有一位同事是带了小姐自己坐车走的,我和另外一位同事没有)。

我以为他也准备暗地里另觅节目,告诉他的话也不放在心上,于是决定一个人乘车回酒店。的士在行驶过程中,出租车司机又像之前机场巴士司机那样,时不时会通过倒后镜向后看,这一点令我感觉不爽,于是大声对司机说“你到底看什么啊!”司机回答:“你那个朋友上车之后就一直趴着,她是不是要吐了啊。”听了司机的话,我下意识看了一下边上,这时候我才见到后座坐着的,除了自己还有一位女士。我再认真一看,却发觉她竟然仅有半边脸,接着我就听见“砰”的一声,出租车发生车祸,我就不省人事了。

迷糊当中我听见其中一个同事不停对我说“不可以睡不可以睡”,随后隐约感觉到自己被送去了医院。 到达医院后,我那时候仍然是有意识的,只是不能说话不能动而已。迷糊中,我感觉到救护床左边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我了解是我同事,另外一个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没有动作也不说话,但我却不了解是谁。救护床的右边是医生和护士,其中一个护士一直对我说“不可以睡,不可以闭上双眼”,但在进入手术室之后我就彻底昏迷了。昏迷过程中,我脑海里发生了一些怪异的景色:视野中,我见到其中一边很光亮,另一边却漆黑一片。除此之外,我还见到有四个人由黑的这一边走了出来,向着光亮的那一边走去,当中有两个人的响声我感觉很熟悉。过了一会,我终于看清楚响声熟悉的那两个人,原来他们是我两个已逝去的亲属。

其中一个对我说:“你干嘛来得这么早,你时间未到,快走啦。”接着另一个用潮州话对我说:“这是你自己的报应啊,那个泰国女人跟了你很久啦。”话刚说完,另外那两个人的容貌我就看到了,其中一个便是在出租车上见到的仅有半边脸的女人,她正被一个很高大的男人抓住头用潮州粗口狂骂。随后我那个亲属又跟我说:“你记住啦,康复出院之后,马上带这个女人入庙,你自己一定要前门进去后门出来,千万不可以带她回香港,不然的话你死定了。”她的话一说完,我就什么都看没见了。我醒来早已是两日后的事,我其中一个同事还在陪着我,那时候我就问他,送我入医院的是几个人,他回答仅有他一个。

在我被推进医院病房的时候,除了他,就仅有他对面的医生和护士(那我隐约见到的另一个是谁?)。之后自己再回想,总感觉在梦境中及出租车上见到的那个仅有半边脸的女人很熟悉。细想之下,才记起1984年的时候,自己在泰国某间酒店认识了一位女生。她那时候是在泰国非法打工,我和她的关系亦发展变成男女朋友的关系。后边她要求我带她到香港,我不肯。她也许一时看不开,感觉自己想抛弃她,于是在某个夜里喝醉酒后,从酒店七楼的屋子跳楼自杀身亡。

康复出院后,我就不敢回酒店,马上依照梦中亲属跟我说的,去了台北的龙山寺。我依照叮嘱,从前门进入寺庙,但由于龙山寺没有后门,因此只好从侧门出来。离开寺庙后,我第一时间收拾好行李坐飞机回香港。 半年后,我再一次到来台北,听见了一些事件。那时候我们住的那间宾馆的管房告知我(她跟我同事很熟),我们当日是有四个人同时进入那个屋子,三男一女(但实际上仅有我和同事三个人)。

之后我又到来当日去过的那间卡拉OK,据那时候接待我们的“妈咪”(跟我们比较熟)忆述,我们去的时候是有四个人(三男一女),而且也是收的四个人的钱(有单据),她那时候还怪异为什么我们三个男人会带一个女人来这类K房。另外,我还找到了那时候问“为什么你朋友那么害羞”的那位陪酒小姐,并拿出自己泰国前女朋友的照片给她看,她也肯定当日在K房静坐不说话的便是照片中人。

陪酒小姐还说,那天夜里的三日之后,自己在去花莲的途中也出了车祸。不仅如此,更巧合的是,之后我去机场准备回香港的时候,在机场餐厅听见一班机场大巴司机吃饭闲聊,某位司机讲起了载客时遇到灵异事件:他说有一日开某趟车的时候,车上载了一个仅有半边脸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就坐在司机座后边(我们当日坐的位子离司机座也很近),我再走过去问他这件事发生在什么时候,他回答半年前,而且那时候车上也仅有几个乘客。我再问“你那辆车那时候是去哪里的”,司机回答是去台北市,那时候停在了中华路就让乘客下车了。听完我就了解,这位司机说见到的便是她。 实际上之后我就一直疑虑,自己也算是有阴阳眼,为什么一直都没看见甚至感觉不到那位泰国女鬼跟着自己?

汶川地震

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那时候上初三,我妈妈还在开着一家童装店。有一天放学去妈妈店里,那天也是地震刚发不久,听妈妈跟我讲隔壁店的一个阿姨说当地一个尼姑扔是算命的人占了褂扔是什么的,下一次大地震将会发生在“庐山”。由于我是江西九江人,庐山是我们这里一个著名风景区。我就半开玩笑地说不太也许吧,肯定是骗人的,嘻嘻哈哈就过去了。结果13年雅安地震便是在芦山县发生的,只但是此庐山非彼芦山。原本几年前的记忆早已淡忘了,前段时间突然想起来。不知是碰巧扔是有奇人真的能占卜到未来之事的一点端倪,如果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或许真的可以挽救万一。愿逝者安息。

我的妈妈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初中那会儿住在乡下,由于经常被鬼压床因此那段时间我开始接触一些有关灵异的信息。其中大部分信息全是从老妈那里了解到的。

从老一辈的人那里了解到,气运低的人容易见到鬼。我妈的气运就比较低。她跟我说了有关她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1.钟头候妈妈和她的小伙伴经常去放牛,有次由于 下雨,山脚下田里的草被山上的泥土冲过之后,牛都不吃粘有泥土的草。因此妈妈就和她的小伙伴结伴去山上放牛。在山上,他们发觉一块野生瓜田,瓜田对面是一座坟堆。突然坟堆冒了一阵青烟,凭空发生两个“人”!一个老太婆和一个老头。老太婆坐在地上梳着一头长到垂地的白发;而老头正担着扁担向着妈妈和她的小伙伴走过来,吓得他们拼命牵牛要往山下跑,牛不跑,因此他们只好把牛丢在山下自己跑了。回去后外公就把妈妈痛骂了一顿,还好牛最后自己走回来了,不然就不止挨一顿骂了?

2.除了气运低的人容易遇到鬼,还有便是孕妇。像我妈当年怀我的时候由于乡里没有卫生所,因此就到隔壁有卫生所的乡镇养胎。在那里由于家里条件有限就租了别人的老房子住,老房子仅有一楼能住人,二楼用来堆柴和一些老物件。在那里妈妈每日都能听见有人在楼上走动和男人咳嗽的响声,之后一打听才了解这栋老房子原先有对卖包子的夫妻,不了解什么原因怀孕的妻子从楼上跳下来自杀了。有天夜里下雨,爸爸和朋友出去捞鱼让怀孕的妈妈一个人呆在房子里睡觉。睡到一半时,妈妈起来开灯想去喝水。一开灯,妈妈就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白衣小女生站在她的床边。小女生的脸十分模糊,妈妈以为刚睡醒没看清小女生的长相,随后看久了才了解小女生脸上没有五官,是鬼!但是据妈妈说她那时候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拉起小女生的手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人在哪里……问了很多小女生都不说话,只是摇头。最后妈妈问小女生吃了饭没有?饿不饿?小女生这才点头。于是妈妈去厨房看了下没饭了,就回去拉着小女生的手说家里的饭都被公公婆婆吃掉了,没有饭了。之后妈妈又回到床边睡着了。爸爸那时候凌晨一两点才回来,之后问妈妈为什么开灯这么晚,妈妈才确定昨天夜里不是做梦。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624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