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院期间的各种诡异毛骨悚然的事情

时间:2021年06月25日 14:29:59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8)次
[导读] 真实鬼故事89真实经历之50:亲历诡事(下)《真实经历之48:亲历诡事(上)》《真实经历之49:亲历诡事(中)》承接上文。经过接连几次怪事的困扰,回到厦门后的我陷入了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况。估计扔是压力大了些吧,对很多事件都疑神疑鬼。而且,这时的我还招了一种特别烦人的病……失眠。失眠的原因很多种,但是我失眠的原因实在比较特别的。我每日躺

住院期间的各种诡异毛骨悚然的事情

经过接连几次怪事的困扰,回到厦门后的我陷入了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情况。估计扔是压力大了些吧,对很多事件都疑神疑鬼。而且,这时的我还招了一种特别烦人的病……失眠。

失眠的原因很多种,但是我失眠的原因实在比较特别的。我每日躺在床边关了灯后,总感觉周围对我躺在那的身体有一种巨大的压抑感。这类压抑感过一会就会成了实体的影响……比如渐渐感觉床周围的景物都会以一种变形的方式向我压过来,最后我的视角就成了一种管道状,确实是 苦不堪言。

特别要提的一件事件是,我床右手边是一个立式的木制衣柜,推拉门的。我平常生存习惯比较随性,一半都不拉上门。有一天失眠的时候,视线又成了管道状,我惊奇的发觉右边早已变形的衣柜里,蹲着一个黑色的人影。直觉感觉是一个男性,它时不时的在衣柜里半蹲,随后调整个姿势再蹲好。在看到它的一瞬间,我产生了梦魇,也便是俗称的鬼压床,全身不能动弹了。于是我就在这恐惧又难受的情况下撑了五个钟头,到天亮才结束这个情况。起床以后,我准备暂时没必要不再进卧室。

这段痛苦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一个月,那时我感觉我的精神状况早已接近极限。身体也渐渐变差,脸色差得经常吓住别人。终于有一天,我病倒了。高烧不断,头疼难忍。

在朋友和家人的坚持下,我到了中山医院就诊(没错,又是这个倒霉地方)。不知为什么,除了治疗发烧外,医生坚持让我做个脑部的检查。我懒得去了解原因(那段时间懒得思考所有事),就照医生的要求去做了。

脑部检查的地方在一栋大楼的六楼。我做完了检查,被告知要等四十分钟左右拿报告。我就坐在六楼的公共座椅上等。这时候早已接近黄昏,夕阳金黄色的光线透过窗户洒进楼道,有一种异样的美。我若有所思的坐在那里,突然间发觉楼道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站起来看了看,发觉每间办公室里都有亮灯,但是都反锁住了。我想说让我等报告,怎么没人了?是明天再来拿么?怎么没有人通知我?疑虑之下我在楼道里晃悠,扔是没有看见任何人。也没有一间屋子是开门的。

无奈之下我决定先行离开吧,明天再来。于是就站在电梯口等。就在这时候,不知从哪里走出来一位老医工(扔是老护士?),她胖胖矮矮的身材,穿着白色的医工服,头上卷卷的短发。她走过我身边,见我在等电梯,就跟我说了一句:“别坐这一台。” ……我听了她的话,正要问为什么不可以坐这一台,这个老医工就没见了!我诧异的左右张望,心想这里没有一个屋子开门,就算是进了屋子也没有开门开锁响声啊?唯一上下楼的楼道就在电梯边上,这人到底是跑哪去了?

就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电梯到了,我不再多想就进了电梯。在电梯里我还在想为什么不让坐这一台?还没想完,叮的一声到了,电梯门开……不是一楼,是一个还未施工完的楼层,彻底的毛胚情况,没有灯,黑乎乎的,仅有电梯里的亮光照亮着一部份区域,地上还有几个安全帽,空气里弥漫这水泥的味道。我抬头看了下,电梯显示八楼。我想不让我坐这个电梯也许是由于有毛病吧,我按了一楼竟然自己到八楼。于是我又按了一楼,结果叮的一声,停在我之前所在看见医工的六楼;叹气无奈下又按,叮的一声……黑暗八楼。就这样来回来回的折腾了几次,电梯总是无法停在一楼,不是八楼便是六楼。我确实没法,心想这一次如果再停在六楼,我就走楼梯下去,不愿再困在这里了。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电梯里的喇叭突然传出了很弱的杂音,不断重复着。我原本没感觉有什么,但突然我想起,这个杂音和之前我在高速公道上出事(详情见前文)听见音响里的杂音何其相似!再听……简直一模一样!这下我彻底毛了,电梯叮一声到了(顾不上看几楼,反正不是八楼),我就逃命似的除了电梯,跑进了楼梯间,想快速逃离医院的这个楼。

跑进了楼梯间后,我彻底后悔了……由于楼梯间里的光线更暗,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一层的门都打不开!这特么简直见鬼了,安全梯门打不开,消防检查是怎么通过的?!我在一楼打不开门后,跑到二楼发觉也打不开,在楼道里爬楼梯的时候,开始感觉背后的黑暗给我的压力越来越大,我的脚步声在楼道里的回响也越来越清楚。就在我快急疯了的时候,三楼刚好有人开了门,我赶紧跑进去,坐了另一端的电梯下了楼,逃命似的离开了中山医院。

回家后,我叫了几个朋友一起泡茶,并将我的经历告知了他们。我们一起开始思索讨论,是否在雨夜涉水(详情见前文,下文提及的情况也如此)之时就招惹到了什么,随后一直跟随在我身边。从工作室楼道内被拉开的石膏板、高速公道上莫名的出事、后座的女凉鞋、酒店身边的重量感、今天在医院的境遇……等等全是跟随我身边的证据?大家讨论之后,决定帮我找个师傅处理一下。

第二天,我去医院拿了报告,上面说脑袋没什么事,就治疗发烧便可。由于工作安排,我得先去忙些事件,于是我在夜里才到了门诊二楼的点滴室去点滴。点滴室是几间超大的屋子组成,每间都有很多座椅,病人坐在上面点滴即可。我挑了窗户边的一个椅子,为了我可以偷偷抽烟方便。点滴了一瓶之后,我开始百没意思赖的四处张望,我发觉我窗外对面的楼,便是我之前去做脑部检查的那栋楼背面。之前那里的事件历历在目,于是我就看着那楼面发呆。突然我看见六楼位置有个大窗户,窗户里有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站在那在看着我这边。怪异的是那窗户里的屋子黑乎乎的没开灯,那个人也是由于对面的光线我才看得见。再仔细看,那人站在窗户的边缘,一半身体是看没见的,窗户边只露出半个身体,她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我一开始只是感觉怪异,又不开灯,又只露半个身体站着不动,真是个怪人。不多久,我猛地想起事件不对……那栋楼我进去屋子检查过,窗户并不是落地窗,窗户下边的高度和书桌差不多高,可这个女人我是可以看到从头到脚全身,难道这个人是站在桌子上的?又或是……不知什么原因悬在空中?!还有这个女人的装束,很像那天我告诫我不可以坐那台电梯的医工!最后还有一点,我才发觉这个医院里的医工和护士,都不是穿白衣服,他们的衣服是淡蓝色的!那这个穿白色衣服的人是谁?!

几经恐惧之下,我控制自己淡定下来。为了证明不是我疑心生暗鬼,我拿起了手机向对面拍了下来。(至今这照片还留存着,只是当晚光线不好,再加上那时候我时髦的苹果4S手机,摄像头比较蛋疼,并不是十分清晰,但也看得很清楚了,文章结尾会贴出来)拍完照片过了一会,对面的女人消失了。我打完了点滴回到家里,朋友们和专业师傅早已在门口等我。

迎了师傅进去,他在我家里转悠了几圈,口中念念有词。还拿出了个我不明白的东西测量了几下。最后他告知我,实在有问题,目前躲在我卧室,请我把他关在我卧室里一个时间便可处理好。我大喜,就照做了。

师傅在我卧室,我和朋友在书房泡茶。过了很久,卧室里都没什么动静,直到一个时间快结束的时候,师傅在房里发出巨大的干呕声、拍打声……我们几个朋友面面相觑,不了解发生了什么。直到师傅在门里敲门,说好了。我一开门,师傅就冲到厕所反胃,那个味道 怪异又难闻,吐了足足五分钟后,师傅抹抹嘴,说搞定。

说来也怪,从这天之后,我的失眠一下就好了。头也不疼,烧也退了。一切好像一下就被打回了正轨。之后在和师傅泡茶闲聊的过程中,我问师傅具体是怎么回事,师傅让我别问那么多,总之记住一句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即可。我似懂非懂,如坠五里雾中的记住了。

这前前后后一个多月的事件,在那时候让我受罪不少。尽管极少有十分具象的事件,但亲历之下,实在十分可怕。也让我的三观在那时候有了不小的改变。用那师傅的话说,碰到这么一串事件,我算是运气好的惊人,一般人至少受伤见红。

(星叔后记:这些事件乃亲历事实,请勿怀疑。以下照片是我在点滴室实拍的疑似灵异照片。当年的苹果手机渣像素请见谅。)

医院见闻,真实版医院撞鬼吓尿了

接着上个帖子《我在医院的亲身经历》说说说我在工作的医院自己和同事经历过的灵异事件。

上个帖子说到我跟我同事都看见一个穿着黄衣服的男的进了同一间医院病房,便是走廊尽头,位于拐角处,但我们去看的时候并没有那个人,但我们能感觉在左侧的窗户那里不对劲,医院病房里正对着窗户的病人,双眼瞪得大大的,惊恐的看着那里。由于病人是中风的,全瘫,不能动,不能说话,我就不了解她在看什么,之后好几次

夜里查房,她全是惊恐的看着窗户那里,我才意识到肯定是有什么在哪里,而且我就感觉每次夜里进那屋寒毛都立起来了。之后我一起上夜班的同事才跟我说,她那时候在边上的病人休息室的沙发上休息,就听到有敲玻璃的响声,她以为是风,但之后她反应过来那个屋子的位置不也许有风吹到玻璃上,她想把窗帘来开看看,又反应过来,万一有人在窗外看着她可怎么办,那可是9楼啊,因此她装的很镇定的说,“”你要这个位置我就让给你,我走还不行嘛。同事跟我说一定不能让他们了解我们害怕他。结果从那以后同事再也没在那个医院病房周围的屋子休息过。以为那个医院病房和休息室是进挨着的。

我就看过网上说的一般住旅馆不可以选走廊尽头或者拐角的屋子,好像灵魂鬼怪什么的特别喜欢待在那里。我们医院不光是9楼的休息室发生过这类事件,好几个休息室都听说有人听见过,或者感觉到有人或者推,或者用手指怼肩膀。由于所有的休息室都建在走廊的尽头拐角处。

随着我做护士的时候越长,见到的听见的这类事件就越多。原本我是不信有灵魂的,但是再医院的这些见闻让我不得不敢相信。我相信再人生重病或者情绪十分低落的时候 是能见到灵魂或者鬼魂的。听别的楼层的同事说过,有一次有个病人换了个医院病房,laotao太那天晚上上特别闹,不停的叫我同事过去,laotai太说刚刚有个年轻的男的进到t她屋里到处转,还站在病床的前面盯着t她看,随后又走了。我同事说不能呀,都夜里10点了,探病时间早过了,而且我们也没看见啊。laotai太就说有。还给我们讲了那个男的长什么样子,穿的什么衣服。之后我同事跟别人一说,其他的护士说那个屋子之前住的那个年轻的病人几天前转去急诊室了,听说没救过来,走了。跟老太太描述的一样。估计他不了解他走了,灵魂回到他自己的医院病房来了。结果第二天老太太情况不好也转去急诊室,第三天人也走了。

医院的盆子里有鬼存在

有一年我在医院住院,医院那时候给每个住院的人要发一个新的塑料盆,一个痰盂,一个水壶。那时候每日夜里我回家住,白天才在医院输液。几天后出院回家,把新的塑料盆就带回家,放在我家浴室外的防护栏上。

不久,我家的小侄儿到我家来玩,小侄儿大约三岁多,天真烂漫,有一天,他对我说,有一个小朋友在笑,我问他在哪里,他指到防护栏上的盆子,便是那个从医院拿回家的新盆子,他说那个小娃娃就坐在那里。那时候就吓出我一身冷汗,马上就用袋孑把盆孑装好丢了。随后就再问他还有吗?他说你早已丢了,没有了。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6118.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