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东北二姨讲鬼故事 » 正文内容

东北二姨经典三个鬼故事

时间:2021年06月25日 11:11:57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8)次
[导读] 13床这个倒霉医院,打住进来我就觉得冷嗖嗖的,只好钻进被窝睡觉,白天睡足,夜里却睡不着了,我旁边13床是个胖子,六十多斤的大脑袋一沾枕头就鼾声如牛吼,吵得人很烦。唉,没办法,穿衣起来,出去吸烟。夜很安静,少了多少嘈杂和喧嚣,我点上一支烟,开始打量四周,我住的病房窗子在阴面,对着楼后,楼后是一溜小平房,我起

 第一个鬼故事:13床的灵异

这个倒霉医院,打住进来我就觉得冷嗖嗖的,只好钻进被窝睡觉,白天睡足,夜里却睡不着了,我旁边13床是个胖子,六十多斤的大脑袋一沾枕头就鼾声如牛吼,吵得人很烦。唉,没办法,穿衣起来,出去吸烟。

夜很安静,少了多少嘈杂和喧嚣,我点上一支烟,开始打量四周,我住的病房窗子在阴面,对着楼后,楼后是一溜小平房,我起先没注意,这时候才看见一间小平房的门上写着三个白字,写的什么不知道,光线太暗,我好奇心顿起,走上前去,仔细一看那三个字:太平间,他娘的,晦气,转身欲走,眼角一扫,却看见一个人蹲在墙下,面目看不清,我轻咳了一声,算是和他打过招呼,说:“还没睡呀”。

他没动,道:“睡不着”。我心想大概和我一样。

“您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我又问。

“不,我也是住院的”,他仍然没动。我想,敢情是病友。心中平添了几分亲密。

“您住几床呀”?

“13床”。

“啥?13床?13床在我旁边呀,是个胖子,我出来的时候还打着呼噜呐”。我有点讥笑他的意思。

“不,我住这屋”,他指了指太平间那个门。

我的朋友住进了凶宅,结果差点就没命了!

所谓“鬼宅”大致有三种,一种是后天所生,因为长期没有人居住而生气渐弱,阴气渐长!第二种则是由于屋内曾有过非正常死亡之人,怨气较重,死后怨魂不散,屋内鬼气自然就重!最后一种则是地处阴气较重之地,天成鬼宅!今天小编说的,就是第三种!

2010年的时候,我在北京一家中介公司上班,那年夏天我们公司代理的一套房子在和平里北街,熟悉那片的人都知道,那边上就是和平里医院!

而这套房子,就在和平里医院停尸房的正西侧!

这套房子是个八十多平的两居室,2009年我们拿过来的时候租给了一群保安,第二年这群保安就都不住了,临走时还说这房子有点邪性!

2010年夏天这套房子整整租了三个月,价格一降再降,无论如何也租不出去了,店长为此把我们骂的是体无完肤!但说真的,每次带人去看那个房子,我都觉得不舒服,我自己都觉得那房子阴冷邪性!

第四个月的时候,我们把房子赔钱租给了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大家本以为这事总算是完了,可没想到这姑娘刚住进去第五天就出事了!

事情倒也不大,姑娘自从住进这套房子,就天天做噩梦,整晚整晚的梦见有个老太太要上吊!每次惊醒过来都是一身冷汗!

这房子是朝南向的,采光很好,可这姑娘每天回到家都总觉得屋里阴森森的,也不知道为啥,大中午的阳光照着都觉得这房子阴森森的!

直到第五天夜里,姑娘洗完澡回到房间,刚一进门就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整晚要上吊的老太太正坐在她的床上哭泣着……

姑娘当时就吓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尖叫了一声就昏了过去……

半夜醒来的时候,这姑娘发现自己躺在屋子里,后脑勺传来剧烈的疼痛,姑娘摸了一把,伤口破掉流的血已经干了!

惊恐的感觉瞬间占据了她的脑海,姑娘爬进来就跑了!

第二天一大早姑娘就让父母陪着来把房子退了,死活都不肯再住了!也把这事跟我们说了!当时听的我们几个小伙子汗毛都立了起来……

退完房店长就打了个电话,请了一个大师过来帮忙,看样子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知道怎么处理!

中午大师就来了,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人,大家一起就去了那套房子里!

进门之后大师就皱起了眉头,围着房子从外到内转了一圈,大师就去了主卧室,昨夜姑娘留在地上的一小片血迹还在!看的我也是一阵害怕!

大师进了主卧室就去了窗户那里,上下看了看,然后起身拿过来一把椅子,就从窗户上取下来一个镜子,这镜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镜子背面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穿着应该是民国时期的,镜子的正面镜片已经裂成了好几瓣!

大师拿着镜子告诉店长说,这房子犯了角煞,这面镜子碎了,这煞也挡不住了,煞气本来就会伤害人的身体,而且这房子不远就是停尸房,阴气很重!鬼怪自然会来做乱了!而且这房子死过人,是上吊死的!

随后大师让店长去雍和宫那边买了块铜镜,从新挂了上去,晚上大师就带着香烛和纸钱在屋里折腾了好久,好像一直跟谁在说话。

之后带着我们去十字路口烧了一大袋子的纸钱,烧完大师嘱咐店长要连烧三天就没事了!

第二天,我们再带人看房子的时候,果然那种阴冷的感觉就没有了!

房子也在第四天就租了出去!

后来跟房东聊起这事的时候,他说他的母亲确实是因为家庭原因生气而在那个屋子里上吊死的……

借此也提醒诸位,换房子时,应多加小心!

第二个鬼故事:背尸体

背尸体是什么感觉呢?

背尸体是什么感觉呢?老周给我讲过。

前段时间感冒萎靡,总感觉身体重重的,后背还老发凉,老周得知后给我打了个电话。

寒暄过后,他问我还记得之前被我看到的那个背着堕胎小鬼的同事吗?

我说记得,怎么突然说这个了?

老周叹了口气说,你去烧点符纸吧。

我不死心,问他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不过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老周挂掉了,估计他手头又有了什么事情吧。

老周是我从网上认识的一名读者,做的是保安的工作。今年58了,再有两年,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其实,老周在做保安之前,是个医院的背尸工,老久之前的医院车子不够用的时候,就找人来背,老周之前就在县城的医院里做背尸工。

我问他,背尸体是什么感觉?

老周说,重,说不出来的重,奇了怪了,有一个小孩,死的时候才四十多斤,背上身之后就像背着一座小山似的,压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对于这种怪事,老家的老人说起过,人活着的时候有魂儿牵着,所以身子轻,人死了魂儿没了,身子一僵就沉了。)

老周之前一直不信鬼神之事,后来却变成了一种忌讳。

我因为要写故事,经常熬夜,他也是经常值班,后半夜没什么事的时候就会在网上跟我聊天,说一些经历。

关于背尸工的故事,老周倒是跟我讲过那么一两件,还蛮神奇的,讲出来大家都乐呵乐呵。

第一件事大约发生在八几年的一个夏天,那时候老周还在县城的医院上班。

像老周这样的背尸工,一般晚上就没啥事,可以准点下班,锁好太平间的大门就行了。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的,老周喝完酒回家时忘记把家里大门钥匙落在医院了,就骑个自行车回去拿钥匙。

说来也怪,那时候的县城医院,也没什么急诊,大半夜的都是值班医生和几个老病号在医院。整个大院看上去冷冷清清的。

但老周也不是胆小怕事的主,能在太平间干背尸工的活,一定是有几分胆色的。

自行车滴溜溜到了大院门口,他下车立马去了后院的太平间的值班室,拿着钥匙打算赶紧回家,第二天还得上班,这天也不早了。

没想到的是,等老周拿完钥匙出来,门口的自行车却不见了!!!

这在当时,可是一件大事啊!一辆自行车可以娶一房媳妇呢!

于是老周立马去了门卫的老头那里敲门,说是不是他把自行车可搬进了车库里。一般白天医院门口是不允许停车的,但是老周一想这大晚上的也没领导来查看,再说,车库离后院远着呢,得绕过一整个医院才到,这大晚上的省点事。

咚咚咚,咚咚咚,老杨你睡了吗?我这门口的自行车是你搬走了吗?

老周一边敲门,一边急躁躁的在门口喊。

没想到,老周的声音停下不久,就有一个像是从深渊里传来的男声,回答他:“你的自行车,是我搬走的。”

这声音,听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就算是白天也会让人一阵寒战,别说在这大晚上的了。

老周立马回头,想着是谁把自己的自行车给搬走了!一定要跟他叨咕叨咕,这大晚上的不是找事儿嘛!

这一回头,老周就看到了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张脸!

那正是白天自己从急诊室背走的一名早上送来的心梗的男青年,还没到医院就过世了,后来急诊室通知他去背尸。当时值班室里的背尸袋不够了,老周就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去急诊室。

其实也不必推自行车去背尸,无奈这急诊室是院里单独的一栋楼,离太平间有几百米的路程,而且前面讲过,尸体一般都重,何况这是一个成年的男子。

老周想也没想就推着自行车去了。

但经过一个小台阶的时候,老周没把握好龙头,方向偏了,后座上的尸体也摔落到水泥地上,脸上全部刮擦了个没样子。

事后老周急匆匆搬起尸体就往太平间送,也忘记了这回事。

没想到这就给碰上了!

哎!

“我已经很不幸的早亡,你还把我的遗体弄坏,我藏你自行车,就想要吓死你。”

这话,是老周跟我说的那具尸体的原话。

后来的事情,老周没说下去,我也没打算问,总之,问多了也不好。

不过第二年县城医院整修的时候,老周那辆自行车竟然被发现了,在太平间最角落的一个冰柜里,冻得硬邦邦的。

打那以后,老周再也没骑过自行车,直到现在,看见路边的共享单车,都会心有余悸。

大概人这一生中遇到一件超乎科学常理的事情,就会及一辈子吧。

就像我看到的那个小鬼。

或许它就在我的身上,或许,也是我的错觉。

 第三个鬼故事:那年我真实版本的鬼经历

在“足卫”2年多时间,经历了不少人和事,也听说了不少怪异的事情,我就和大家分享一些!

1.12年5月,正值“手足口病”高发季节,我们也是忙的很,要做排查,避免出现大流行。有个村里1名2岁的小孩得了“手足口病”,在县医院诊断为“重症手足口病”,情况危急,于是转到市医院进行治疗,患儿父亲一道跟随前往,在市医院,医生也说了无能为力了,各项生命体征都显示生存几率为零,高烧不退,呼吸十分微弱,怕是坚持不了了。患儿家里非常困难,市医院免费将患儿送回家中,到家的时候是下午4点多钟,他们的报告写的是死亡病例。(我们卫生院并不知道情况,因为非常时期禁止卫生院和卫生室接诊5岁以下的发烧患者,一律转至上级医院治疗。)

回来的第二天,我接到县CDC主任(CDC是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简称,以前叫防疫站)的电话,让我去家访,并调查附近是否有疑似新发病例,(是主任告诉我市医院的诊断)我跟司机一同前往,进门前我还考虑如何开口,怕引起家长伤心,到了家门前却发现很平静,没有丧葬的迹象。我们就进家,看到一位妇女给小孩子喂饭,我就问她:这是不是XX的家? 她说是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了:你的个小孩怎么处理了? 她说是哪个小孩(她有2个小孩,小的8个月,大的2岁多,就是生病的那位)“就是成手足口病去治疗,后来他们送回来那个啊。”她说:喏,就是这个啦!

“啊,不是说他……他病重得很啊,怎么恢复那么快啊。”“哦,是他爸找草药来自己治疗的。”我又问了一些情况,带着一肚子疑问走出了房门。

我们到附近的居民家里询问情况,他们给的答案不一样,居民说到:“昨天他们回来之后,他爹不服气,去找人来搞摸公,昨晚娃娃就醒起来了!”我又继续询问下去,最终得知事情的经过:原来,昨天他们送小孩到家之后,他们两夫妻都挺伤心,邻居就去安慰,有人提议说不然找人来望望看,可能是中邪了呢。他父亲也犹豫了一下,就出去了,找来一个“巫公”(就是帮人看那方面的男性,女性叫神婆,这是我们这边的叫法),“巫公”看了一下,有数了,他说这小孩是中了“五海”(下次我讲下这个五海,有点复杂)他就动手解除了,小孩子马上醒过来,不到半小时,烧就退了,今早能吃饭了,身体还是有些软。

过了2天,我来回访,小孩又是活蹦乱跳的了,但是我的结案报告上不能这样写下去,当然写是自服草药治愈的。后面CDC主任打电话问我要药方,我去哪里弄给他?呵呵……

2.同年9月,一个周日,中午有几个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一起去水库摸河螺(家长一般周五下午接回家,周日早上送回来),水库离学校有20分钟左右路程(走路),说是水库,其实没多少水,基本都是淤泥多,河螺冒出来不少,刚下去不久,一个学生忽然滑下水去,然后大叫,一边想挣扎出来,越挣扎越陷下去,旁边的同学也试图拉他,可惜太远了,其中一个同学马上跑回学校去叫老师,老师又通知我们卫生院出诊,同时联系了派出所和家长。等老师来到的时候,那位学生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同去的学生吓呆了,害怕得发抖,老师和民警开始搜索,结果搜不到,我们同事在旁边候着。时间飞快,天黑了,还是什么也搜不到,家长又在一边紧张、痛哭不止,忙了一天了,大家都累坏了,可是家长还不住的要求搜索,到了10点多,大家实在都累坏了。实在是找不到,有人提议给“巫公”来看,正好在附近村子有个比较出名的“巫公”,就有人把他请来,他带来了一堆东西,据同事说,“巫公”摆了一堆东西,点起3根香,然后口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念的什么,然后指着水里一个地方,喊一声“起”,说来也神奇,过了一小会,尸体就浮起来了,家长看到更加悲恸了,大家都纳闷,明明都搜索过了,就是找不到,为毛他这么屌,喊一声就出来。(呵呵)

关于这位“巫公”我也听过他的一些故事,我跟他吃过一次饭,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他,人黝黑黝黑的,长得也不算高,好了,我后面再讲讲他了。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6095.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