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校园鬼故事真实版的

时间:2021年06月23日 15:14:20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9)次
[导读] 学校里唱歌的白衣女孩人们好!我是杨冷怡,我下面讲的是发生在我上3年级的灵异事情。死去的舍友正文如下:医院电梯里闹鬼那时候我正在和我的好朋友们玩,我最喜欢校园里里面玩耍,那时候学校正在施工,由于那里盖了栋新教学楼。医院里时钟诡异闹鬼大约八点左右,我听见有人在唱歌,我问朋友们谁唱过歌吗?灵异

第一个真实经历的遇鬼事件是我上三年级的时候

人们好!我是杨冷怡,我下面讲的是发生在我上3年级的灵异事情。

正文如下:那时候我正在和我的好朋友们玩,我最喜欢校园里里面玩耍,那时候学校正在施工,由于那里盖了栋新教学楼。大约八点左右,我听见有人在唱歌,我问朋友们谁唱过歌吗?她们都说没有人唱歌啊!渐渐地那歌声越来越大,我们都听到了,我们向传来歌声的地方望去,在旧教学楼的第三层的最东边,一个白衣女子在那儿唱歌……

第二个真实版经历:学校和我的灵异

学校的公共厕所为人诟病,不仅是环境不好,更有灵体作怪。我所在的寝室楼层是六楼,由于是借读生,因此被分配到高灯下亮的风水宝地。

一个楼层都是借读生,相互不认识。唯一和我住的室友是小黄,小黄比我大三岁,是本年级的“三朝元老”。由于学习不好因此复读,由于复读三年而话少的可怜!一天,我发觉小黄回家了,寝室楼层的复读生原本就少,我宿舍只有我一个人了,由于学习压力大,也谈不上害怕不害怕。

短篇灵异撞鬼故事

拿出我的山寨手机,在卡的可怜的2g网络上搜黄图,撸上一次!此时候我的肚子忽然提出抗议!我着急的拿上手机,带上草纸。蹲在厕所里面,嘿嘿嘿嘿!拉屎撸管两不误!可能青春期的男孩子为了撸管啥也不管!厕所里没人最好,省的尴尬!老式带插销的门忽然被一阵狂风吹的带上了门——啪~响声几乎整个宿舍楼都听见。外面的水龙头坏了,正在喷泉表演!

我依旧蹲在厕所池里,腿都快麻了,网络不行,图片都加载不出来!正在此时候忽然停电了,我就顾不上了,用手机的光照着,解决了后庭问题。站起来就跑。打算拉开厕所门,风太大了,被吹的呜呜叫的百叶窗像鬼一样,门也被风灌的像被人从外面抵住。

我像一只发怒的狗一样,使出全身力气,拉住插销。一边喊人希望有人在外面听见帮我开门!我告诉自己冷静一点,等风停了再开。被关了大约5分钟左右,我用手打开了门,头也不回的跑回宿舍。倒了一杯热水,喝了起来。发觉外面并没有停电,是厕所的里面的灯坏了。

自己亲身经历的阴森事情细思极恐

我就没心思看书了。关灯的宿管阿姨已经来了,提醒我关灯。

我关了灯,也躺在床上睡也睡不着。昏昏沉沉的半睡半醒状态,我听见小黄的床上躺着人一样,在翻来覆去。我不敢用手机照,甚至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后来我被鬼压床了,全身冰冷,上下牙相互碰撞,用极快的速度碰撞。占卜一样又像赌博的骰子。我想我这肯定要死了,使劲的用舌头伸出来,希望咬舌头疼醒。舌头压根动不了。第二天我去班里,同学说小黄的妈妈死了,在外面帮工地烧饭,液化气罐爆炸了,被烧的面目全非。我害怕极了,由于要高考,小黄也过来了。看上去精神状态不好。

第三次学校宿舍的灵异经历——被鬼扯头发

逛这个网站多年了,忘记了之前注册的账号密码,今天通过邮箱找回了密码。在此分享一下本人的第一次灵异经历。在2012年的时候,高考落榜,选择了一家技校就读,9月初踏入了某某市建筑工程职业学校的校门,那时候新生入学,我和另外两位同学分在一间宿舍。

身边的那些诡异事情

因为自己比较好动,就选择在下铺睡,两位同学睡上铺。在入住该宿舍第三个夜里的时候,我被一阵冷风冷醒,醒来的瞬间听见整个房间风声呜呜,我在想又是那两位室友没有关阳台门吧,弄得我被冷醒了。我盖着一张被单,还是感到很大的凉意,阴凉的那种。在我感到风很大的同时,我听见了很多谈话声和欢笑声。

谈话声的语言不是粤语,也不是普通话,音色很多种,像是很多人的交流,不时还有哈哈开怀大笑的响声,这些响声的觉得很空洞,一直在持续,当时我反应过来了,心里觉得哇擦,真是时运低哦。在我悄悄的捏了一下自己痛了一下,确定一下自己不是在做梦。

在我头南方朝向的一个铺位是空的,我觉得到那块床板有动静,像是有人坐上去的小响了一下。这个过程我内心心跳加速,不转头去张望,也有想过忽然起来拍一下床板骂粗口,最后还是确定再听一会。那空洞的谈话声和欢笑声还在继续,有一股阵风的力量向我吹来,我觉得自己头发在飘动,随后被吹着旋转了几下。

最特TM刺激的那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头发被轻轻的扯了几下,那股力量是轻扯的,感到被拉扯的痛,扯了四五下这样(那时候内心觉得是卧槽)。在感受到轻扯的同时,我觉得那空洞的笑声离我很近,似乎就坐在离我头顶不到一米的地方。最后我默念佛号,闭上眼睛睡了。天微亮后,我马上起来看楼下是否有什么菜市场,或者是可以找出声源的地方,结果都没有,楼下是饭堂,跟前是一条两车道的马路。

而且饭堂三更半夜闸门封锁不也许有人,小路夜晚也很安静。问两位室友昨晚有没有什么异常,他们的回应是睡眠质量还好。第二晚我收拾了床位搬上了上铺,事后几晚都很正常,几天以后因为中专的学员入学,我们三位被调了宿舍。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59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