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时钟灵异事件

时间:2021年06月15日 11:25:08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8)次
[导读] 医院闹鬼奇闻:太平间里找鞋子的女鬼不知道各位朋友对医院是个什么样的看法?我本人是不太喜欢那地方的。可能是小时候生病打肌肉针的痛楚带来的心理暗示吧。虽然医院是许多新生命诞生的地方,但同时也是诸多生命结束的地方,也可能是别一种存在开始的地方。本人感觉去的每所医院都会给人带来莫名的凉意和恐惧。言归正传,今天给大家讲讲我住院时所听到的一些事情吧!93年,我因病就医,经诊治

医院闹鬼奇闻:太平间里找鞋子的女鬼

不知道各位朋友对医院是个什么样的看法?我本人是不太喜欢那地方的。可能是小时候生病打肌肉针的痛楚带来的心理暗示吧。

虽然医院是许多新生命诞生的地方,但同时也是诸多生命结束的地方,也可能是别一种存在开始的地方。本人感觉去的每所医院都会给人带来莫名的凉意和恐惧。

言归正传,今天给大家讲讲我住院时所听到的一些事情吧!

93年,我因病就医,经诊治需要住院进行治疗。于是,就办理了住院手续。

就医的这所医院,恰是姨妈工作的医院(其实就是故意到这来看病的,熟人好办事)。

在安排病房时,姨妈就找到了科护士长道: “给我外甥安排的是哪个病房?哪张床位?”

护士长闻言,向着姨妈诡异地笑了笑说:“是咱家里的人,安排的床位你就放心吧!一定是’干净’的!”

她在说“干净”时,语气上格外是加重了些。

可见,此间也是应有很多故事的。但当时我才20岁,姨妈很多事是不肯和我多说的。

病房是四人间病房。其实,同病房的病号都是医院职工家属。

后来得知,这个病房从启用到我们就诊时,还没有患者在此去世。

住的时间长了,和病友及家属也熟络起来了,大家常常坐在病房里侃大山。

有位病友,同时有两个亲属在院里工作,一个是某科主任,而另一个则是锅炉房的司炉工。

此间一些灵异故事,都是这个司炉工给我们讲的。

司炉工姓王,因其爱喝酒。可能是酒精作用缘故,导致他的思维意识和大多数人都不太一样。

院里的工作人员们,给他起了一个绰号“王魔”。寓意他是个“魔怔”(地方语言体系里“魔怔”,是指精神病的意思)。

事件一:脚步

用“王魔”的话说,你们几个占大便宜了,看看院里这么多病房,这么多病床哪个没死过人。再问问,有多少病号被鬼压床的。

“王魔”说,其实医院是很邪的地方。

从他口里得知,医院的病房夜里通常都会不熄灯的。因为有光了有些不该看的就见不到了,也会增加些阳气的。

他给我们讲起这家医院夜班的一个蹊跷的事。

某夜,一值班护士。

在凌晨两点多时,做好了所有该做的工作后,回到了护士站,准备坐下来小睡一会。

就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了清脆的高跟鞋踩地面的声音,那声音是从科走廊大门外由远及近传过来的。

在一个寂静的环境中,声音是那么的清晰可辩。

此时护士非常生气,走出护士站想训斥对方几句,想说这么晚穿这鞋走路会影响患者休息的。

可是,当她走出护士站,向走廊两侧 张望时,灯光昏暗的走廊里,即没有声音也没有什么人。

站了片刻,见没什么异样,护士又回到屋,坐下准备睡觉。

恰在此时,脚步声音又如上次,同样的方向、同样的频率,又再一次响了起来。

护士火起,霍地站起,冲出护士站。在她跑出护士站的一霎那,脚步声音也戛然而止。

两侧病房的门,都是紧紧的关着。而且,也没听到过房门开关而发出声音。

护士在走廊,站了足足有5分钟。再次确认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下,护士返回到护士站。

就在她回到屋里,看了一下墙上时钟时,她呆呆地站在那里,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天哪!科走廊大门的钥匙赫然地挂在墙上!

这说明走廊大门是锁着的。

当时,瘾君子很多,为了保证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安全,那时期院方规定探视时间过了就要上锁,禁止外人再入内。

如有患者住院,门诊会电话联系值班医生或护士。

没有人能从门外走进来的呀!

可那脚步声,确明明是从大门外向里走的呀。

吓的她再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在护士站里值班了。

拿上一些工作上的必须品,就跑到医生办公室去了。

从第二天起,她开始发烧,用尽了各种方法退烧。可是体温一直高居不下。

直到7天后,她才恢复。

后来家里花了不少钱,找了不少关系。把她从住院部,调到了门诊。

从此,她也没再上过夜班。

“王魔”说,医院阴气重,医院楼里白天都能感觉到凉凉的,这地方爱招阴,不出怪事那就是怪事了!

事件二:太平间

“太平间”,在过去的医院都会有这么一个独立的小房子吧。

“太平间”之词的用意,我想可能有两层意义吧,一则暗示给逝者,进入此间后,世间的一切苦楚都已化去。从此,一片坦途。

另一则,可能期望此间平安无事。

医院的“太平间”,位于医院的后院,住院部大楼的西南角。

是一间由红砖盖成的平顶小房子。

可能是因为它的缘故,后院基本上没什么人来的。

原来,修建供人们散心的亭、廊与花坛,破败不堪,满院的野草足有一人高。

每到夜间,“太平间”那盏昏黄的门灯都会被打开,照亮周围5、6米的地方。

看守“太平间”的老师傅,和“王魔”有着共同的爱好,有事没事喝上两杯。

俩人到一起,没多久就成了好酒友。只要是老师傅值班(24小时一个班),“王魔”都会找他一起整点。

对了,忘说了“王魔”离婚了,老婆带孩子走了,他彻彻底底是个光棍汉。没人管没人问,想回家就回家,想喝酒就喝酒没。

某日,白天公安局送来了一具女尸。

院方通知老师傅,让他去开“太平间”门。

虽说是“太平间”看守,其实也是个美差。平时不用待在“太平间”那边,接通知开门就行。

尸体由车内转移到“太平间”过程中,不知道什么原因,女尸的鞋子掉了下来。

老师傅看到了,但他没有管。他可能,感觉碰死者的东西晦气吧。

当时没有家属在,很有可能是还没有确定死者身份。

公安、院方的工作交接结束后,老师傅锁门也走了。

当晚,老哥俩又是一顿喝一顿侃。

席间,老师傅想起来,自己的帽子还忘带回来了,还在“太平间”外面的树上挂着。

可能是怕丢吧,非要当晚就取回来。

“王魔”就说:“明天天亮了再说吧!”

老师傅不依,非去不可。

“王魔”只得和他结伴前往。

走时“王魔”还说:“酒没够,一会回去前,去大门外的小铺再弄上一瓶,再买点花生回来接着喝。”

老师傅回道:“回来我买,今天我请。下次你弄点好菜,我弄点好酒,咱俩喝倒了算。”

俩人边说边走。就在离“太平间”还有20多米时,“王魔”见一个人低头在找着什么。

“王魔”就指着人影问老师傅:“那是谁,干什么哪?”

老师傅可能是年纪大了,看不太清楚,就回道:“什么谁呀!哪有人,你喝多眼花了吧!就这酒量呀!”

说着俩人走的就更近了,这时老师傅也是看到了人影。

“王魔”,觉得不对劲,那人一直低着头,在那转着圈,便豪气大起,大声喝道:“你谁呀!干什么的!大晚上在这干什么!”

此时,相距的距离,两人可以听到对方的呢喃声:“我的鞋哪、我的鞋哪、我的鞋哪……”

闻听后,老师傅吆喝了一声:“老王快跑!”

说着,转身就跑。

“王魔”看老师傅急忙忙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不对,转身跟着老师傅就跑。

俩人一口气,跑回了锅炉房。

回来“王魔”问怎么回事,老师傅就是不说。

后又问:“帽子不要了?”

老师傅道:“要她奶奶个X”。

不久后,老师傅就辞职不干了。

又隔了好久,“王魔”路遇老师傅,老师傅才将那天的事告诉了他。

从我住的二楼病房,向西一望,就能看到“太平间”。

在住院的一个月时间里,仅有一次晚上去拉窗帘向那里看过一眼。孤零零的红砖小屋,一盏随时都可能熄灭了的昏黄小灯。

在那黄色灯光的映衬下,“太平间”是那么的可怖,我也不敢多看。

怕的是那个低头找东西的人问:“我的鞋哪、我的鞋哪、我的鞋哪……”

事件三:婴灵

“王魔”这人哪,神精比较大条。

他这个人哪,除了怕没酒可喝之外,再就没什么可怕的事了。

他所在的锅炉房,原来还有一个小的焚烧炉的。

这个小焚烧炉,是用来焚烧那些胎死腹中或夭折小孩子的尸体的。

那个年代,有好多死婴的尸体被家人,用被子一卷就扔到了荒野的。

这真的不是耸人听闻,我上小学时,就在这医院的墙边经常看到小死婴。

医院可能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将那些没人要的小尸体焚烧掉,防止他们被蛇虫鼠蚁啃噬。

“王魔”说,就在这锅炉房里,每每到了后半夜里,会常常见到三两成群的小孩子在追逐打闹着。

有时,也会围着他转着跑。

可能是他神精大条吧,他从来也没害怕过。

这些小家伙也没有为难过他,两者相安无事地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

而其他的司炉工,做的时间都不太长,长则3-4月,短则10、20天就会辞职不做。

上面的这些,是我在住院时“王魔”给我们讲的事件中的一部分。

其真实性,是不得而知的。

但司炉工的辞职率高低之事,向姨妈求证过的。

得到的消息是,院里的司炉工辞职率确实很高。

当问及其他时,姨妈都是讳莫如深的。

在出租屋里遇见的灵异事件

我在一家医院上班,因为家离医院比较远,为了上班方便,就在医院对面的一条小街上租了一套房子,房子不大一套二80平左右布置的挺温馨的,前房主是普通的一家三口,据说要回老家带孩子,所以房子空来出租。当时看房的时候就觉得满意,马上就拍板租下来了,前一两个月都没什么异常。

期间先讲一下我在医院遇见的灵异事件,楼主是在医院当导医,就是咨询服务,好处是不用上晚班,租房子的时候也是刚到医院上班的时候,当时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夏天下午,我所在的楼层是外科门诊,平时人就少,下午3,4点的时候基本就我一个人站在一层楼里,外科医生都上楼去了,吩咐我有病人的时候叫一声,当时我正在咨询台里站着 ,余光里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人从安全出后走出来。

先介绍一下我的楼层结构,我是站在大厅中间的,我的前面是手扶电梯,右斜后方是安全出口,左斜后方是直升电梯。左右两边是两个走廊里面分布着各个外科诊室,走廊的尽头是外楼梯。左边走廊中间有个直升电梯。白裙子的人从我的右斜后方出来,并不走近,远远的问我产科住院在那?我平常回答道:坐电梯上十楼。然后指向直升电梯方向,正说话间,看先两部电梯都显示满员。我顿了顿,于是有指了指左边走廊说道:走廊中间也有个电梯,那个电梯平常人少些。语毕,就见白裙子往左边走廊走去,当时也没其它人我就一直目送那个白裙子看看她找到电梯没有。谁知她一直笔直的走过了电梯位置,我以为她没注意就追了过去,走廊不长尽头左转就是墙壁,右转是个外楼梯,旋转的那种,我边追边喊:女士,走过了,走过了。谁知那白裙子仿佛没听见走到尽头就左转了,注意,刚刚我说过左转是墙壁,可能也就几秒的时间我也就追出去了,奇怪的看看左边墙壁再看看右边的楼梯蜿蜒向下,空无一人,在追她的期间我也看见她左转后再没有出现。

当时我一下觉得凉飕飕的,马上下楼找我的同事把这事说给她听但是同事都说我看错了,这事我也就没再提了,但我很肯定那白裙子就是转到墙壁那头就不见了。现在想起来都后背发凉呢。

说回正题,才到出租房的时候,一切都还正常,我一向是个胆小的,所以当时先叫着妈妈过来陪我住,事情发生在夏末的一个晚上,当时记得很清楚,天气还有点热,当时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叫我某某某!!(我的名字)声音很大,一下就把我从梦中惊醒了,当时我楞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听见我的左边发出了一阵清晰的“呃————”(就像病人呻吟的声音声音拖得很长),我的左边是墙壁,右边是我的妈妈,我是平躺着睡的,当时这个声音很大,就像在我的耳朵边上呻吟,我的第一反应是妈妈在打呼?我缓缓的往右边转。看见妈妈睡的很熟,呼吸均匀,并不是妈妈发出的声音,而在这期间我身后的这种声音还在持续“呃————”我一下毛骨悚然,但是我再没胆子回头看一眼是什么发出的声音,这声音大概持续了一分钟以上,等声音消失的时候,我一直没敢回头僵硬着用手摸索枕头下面的手机,按开看时间。当时屏幕上显示的是4:44,可能看到这里你们都觉得我是编的,因为这个时间太刻意了,就像老套恐怖片里的老套情节,我手机上的时间一向比北京时间快5分钟,是我专门调快的,但是当时手机上确确实实就是显示的这个444,当时我觉得头都一下蒙了,我把我妈的手抱着,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告诉我妈这件事,但我妈坚持我是在做梦,但我知道那种清晰的感觉,还有当时我把手机从枕头下拿出来看时间的动作我都清醒无比,而且手机也确实被我从枕头下放到了被窝里,我知道我不可能是做梦。后面在房子里还出现了一些怪事。后面有空再讲吧。

医院遇到鬼打墙

我记得那是我比较小的时候,奶奶身体有恙在毛集二院住院。上午我爸带着我和姐姐去看奶奶,中午的时候老爸去买饭了,姐姐在房间照顾奶奶,我闲的无聊就在医院的走廊里逛。走到医院的尽头时候刚好想上厕所,可是又不知道在哪。这时候路过一个护士小姐姐,她朝楼梯处指了一下,我当时有一种莫名的抵触感,但还是下去了。我走了两段楼梯,按说应该下了一层楼了,但是我感觉这边和我刚才的位置一模一样,关键是我朝右边长廊走发现第三个病房就是我奶奶的病房。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537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