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短篇鬼故事之与鬼赌博

时间:2021年05月27日 7:55:45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8)次
[导读] 那是一个冷冬,滴水结冰,我踏着“吱呀!吱呀!”不断*的积雪,走进了疯人院。我此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找到黄阿四!听人说黄阿四真的见过鬼,而且是鬼给他逼疯的。我

那是一个冷冬,滴水结冰,我踏着“吱呀!吱呀!”不断*的积雪,走进了疯人院。我此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找到黄阿四!听人说黄阿四真的见过鬼,而且是鬼给他逼疯的。我出于强烈的好奇,想弄清事情的原尾。行了很远的山路才赶到了这里。 院里听说我是记者,很热情,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大夫接待了我。 可是我和这个大夫一打听黄阿四,他就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仿佛见到了鬼,上下打量了我半晌才问道:“你是他什么人?怎么现在才来找他?”

我去找他要钱,结果他死掉了

我被问愣了,随即说:“我是他的一个朋友,特意来看他,他还好吧?” 大夫淡然地说:“死了,他已经死一个多月了!” 我一听又惊讶又失望,看来这次白跑冤枉路了。可是听大夫又说:“黄阿四在临死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有人来看他,那人一定是索命的恶鬼!黄阿四还说,他会把欠的钱还给这个鬼的!” 我被听得一头雾水,不知如何作答,好在大夫替我解围说:“呵呵,一个疯子的话,是信不得的。

我无奈只拿走了他的遗物

不过他孑然一身,从来没有人看过他,你把他的遗物带回去吧。” 我诺诺地应了一声,黄阿四一生孤苦一人,想来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正在捉摸,突然眼前的东西把我吓了一跳!一个黑色纸包,骨灰盒大小,边角已经破损,露出一叠发黄的纸钱,阴气森森,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大夫一看,淡淡地一笑:“如果你不要,我们就把这东西销毁了。” 也许是出于好奇或者是不甘心,我立刻就说:“我要,东西我带走。”我拎着这东西,就像拎着一个炸弹,再也不敢多看一眼,匆匆地告别而去。 我临走的时候,大夫一再嘱咐:“如果你要写什么报道,千万要把我院的严谨作风和对病人的负责任态度加进去!”

回到家打开遗物后,发现是他的手稿

现在的我心思都在这个包裹上,只是含糊地答应着。 这是一个深夜,我之所以选择此刻打开这个神秘的包裹,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 我奓着胆子,不知什么原因手颤抖起来,心“嘭!嘭!”狂跳的厉害。包裹困得很紧,拆了半天也没打开,心中一急,用力一撕“啪——”包裹怦然而开,纸钱立刻满屋子飞扬,我心中一紧,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起来。细一看,还有很多较大的纸张簌簌而下。 我随便抓起一张一看,心中一喜,竟然是手稿,黄阿四记的手稿。

我赶紧把这些纸张整理成一叠,借着暗淡的灯光读起来,一行行扭曲的文字映入眼帘: 我黄阿四不知做了什么孽,会摊上这种事,本打算把这件事带进棺材里,因为说出来也没人信。可是还决定倾诉一下,如果没有遇到有缘人,就当我自言自语吧。

手稿讲述了他去世之前遇鬼的经过

一九七五年七月十三日,这个日子我刻骨难忘,就是这一天改变了我的一生。 这是一个燥热的夏天,因为家里不让我赌钱,让我的一个朋友监视我。在这个朋友家,我赌瘾上来,烦躁不堪,我喝了很多的酒来消磨时间。深夜才从朋友家出来,跌跌撞撞地正往前走着。一阵刺骨的阴风打来,我不仅打了一个冷战, 往四周一看,原来这儿是一片荒坟林立的坟场。静寂无声,却暗影闪动。

我也算是个胆大的人,可这时也有些脑后起鸡皮疙瘩。不由得脚步加快起来,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鬼地方。脚下高低不平,生踩着什么异物,就这样苦挨了很久,心中暗骂这片坟地怎么这么长。心越悬越紧,一不留神,脚下一滑,整个人滚下了山坡。 我抱着头,身体不停地碰撞,耳边竟然隐约听到嬉笑声,突然一个大石头把我拦住了,撞得我头昏眼花,浑身剧痛。眼前迷雾重重,里面人声嘈杂,我紧悬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赶紧向人群走去,寻找安全感。

半夜去赌博,缺是和鬼在赌博

我往人群里一钻,立刻来了精神,他们竟然在赌钱。今天我太走运了。二话不说,我掏出钱来,高喊:“”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我一看是推牌九,这是我最拿手的,再看这帮人都是臭牌篓子,脑子就一根筋,我不一会儿就赢了很多钱。这帮人咬牙切齿,却奈何不了我,只是不停地加注,我才不怕他们呢,今天我是大小通吃,让他们输到姥姥家去。

我连看他们一眼的时间也没有,这时在我眼里只有牌九和钱! 这帮人果然输红了眼,有个人声音沙哑说话象杀猪声,很是高大,没好气地向他身边的小个子吼道:”你小子敢偷看我牌,我吃了你!“ 小个子吓得浑身哆嗦,连连摆手:”没,没有!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看你的牌!“ 高大的家伙厉声说:”出息啦,还敢顶嘴!“拉着小个子拖到了僻静的角落里。 就听一阵从未听过的凄厉的哭喊声响起,吓得我一不冷脑袋,酒醒了一大半,细一看这帮人竟然都穿着古代人的大袍子,有个乌黑,有的雪白,脸上一层雾气,都是一张张死气沉沉的脸,没有一个人关心吃人的事。再看那个大个子余怒未消地回来了,嘴里竟然呲着两颗獠牙,嘴中不时泛起一阵白烟,我的赌瘾一下子云消雾散。 我带着哭腔喊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跑都跑不掉了,硬是要吃掉我

说着撒开腿夺路就跑。 这帮人哪肯放过我,边追边怒喊着:”赢了钱就跑,我碎了你!“我哪还敢停留,恨不得长出双翅膀来飞离此地,忙不择路地狂奔。 可是跑了很久,却发现总会跑到原地,这难道就是人们说的鬼打墙。我的挣扎显得越来越脆弱,几乎绝望起来。 我正往前亡命地跑,突然,看到前面树上吊着两个人,身子随风飘摇,脖子上的绳子,已经缧出了血,两张惨白的脸,表情痛苦之极。他们看到我跑过来,两只白眼珠,竟然闪动起来,两声尖笑,从树上跳下来:”咱们不荡秋千了,和他玩玩吧!“ 说着向我扑来,我极力挣扎着,试图摆脱,可是四肢尖利的爪子刺进我的肉里,染红了衣衫,一股剧痛让我几乎昏厥过去,偏偏这时,那些穿着黑袍和白袍的索命鬼奔过来,纷纷喊道:”给我们留块肉,不然连你们一起吃!“

这两个吊死鬼显然是怕了,推开我,刹那间就化作两股烟雾消失了,我踉跄着身子,向前跑了几步,就眼前一黑,栽倒在地,清楚地看着这帮人身子飘在地面,躺着口水,慢慢向我逼过来,我暗想:”完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声公鸡的啼叫惊得这些人”嗷——!“地一声,都化作烟雾四散了。 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倒头就睡,正在睡梦中,忽然感觉有人在我的耳边阴阴地说:”赢了我得钱不还,我早晚弄死你!“我吓得猛然惊醒,坐在床上,惊恐地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默默地安慰自己,昨天一定是喝多了,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做了一个噩梦,一切都没事了!

口袋里很多钱,但是却不是人间用的钱啊

可是,自己感觉口袋里鼓鼓囊囊的,掏出来一看,一下子吓傻了眼,竟然是一叠厚厚的死人用的钱! 从那一夜起,我每日战战兢兢,生活在惶恐之中,逼得要我疯掉了。见人就发怒,心中总有一股无名的怒火,无法发泄,亲朋都远离了我,我变得更孤立无助。 这一天我实在太疲倦了,混混沌沌地睡着了。忽然感觉自己走在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到处是张牙舞爪的触手,各种奇异的大嘴吞噬着周围的任何东西,我吓得狂跑起来,脚下是无边的沼泽,让我举步维艰。 突然,脚下一软,整个身子慢慢地陷进了泥潭里,不住地下滑,眼看就要陷到了脖颈,使我呼吸困难起来,我拼命疾呼。

绝望中真的有一个穿黑衣的人奔过来,他伸出一手来,我不顾一切地抓着他的手往上爬,身体慢慢被拉了上来。可是猛然间,发现自己抓着的是一个没有一丝肉的手,再看这个人的脸,满脸都淌着血。我下意识地松开他的手,身体更加快地滑了下去。泥浆已经浸没了嘴边。这时这个似人的东西,说话像是在哭:”赢我的的钱,一定要还,你明天就送到坟堆尽头最后一个坟上,我们的帐一笔勾销,不然我会缠你一辈子,记住,是一辈子!嘿!嘿!嘿!“ 我猛然惊醒,头上大汗淋淋,忙从角落里掏出这叠纸钱,手止不住地颤抖,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明天一定把这鬼东西还他,不然永无宁日!“ 一大早我就准备出发,可偏偏大雨滂沱,乌黑的云在空中狂卷,天上就象出现了一道裂缝,天河倾斜而下。大雨中几步远就分辨不出物体,我焦急地在屋里跺步,盼着大雨早些停,去坟堆里把钱还了了事,可是这鬼天气没有一点转晴的意思,而且越下越大。看着天色渐渐已晚,我一咬牙,冒雨冲了上了荒山。

山上的积水,顺着小路狂流不止,我几乎半个身子在水里,艰难地往上爬,雨水打在眼睛上,前面的路模糊不清,只能凭着感觉,辨认方向,半晌也没走出一里路去。 我正在被冰凉雨水冲刷得直打冷战时,忽然身边出现在一个小帐篷,门口站一个少妇正向我招手。我正无处躲避,也没多想,一头扎了进去。 顿时身上暖喝了许多,头顶的帐篷被雨水打得”叮咚!“乱响。这时才来得及看这个女人,这个女人长得很俏丽,素花的衣裤,收拾得挺利落,就是面色苍白,象是重病的人。

一路上遇到的都不是人

我忙说:”大妹子,谢谢啦,要不是你,这下可把我淋惨了!“ 这女人忽然面露苦色:”大哥,别说这些客套的话了,我是有事求你的!“ 我心中一动,我也是落魄之人她能求我什么?便问道:”大妹子,我是个穷光蛋,不过只要我能帮忙的,我还是愿意的。“ 哪知这女人一听,立即嘲笑道:”大哥说笑了,你可是腰缠万贯的主儿,随便赏我点儿,就够我过好几年的了。不瞒你说,我连现在的地儿都是租的,再交不上钱,我真要变成孤魂野鬼了!“

我一摸腰间,除了那一包死人的钱,我分文没有。就解释说:”大妹子,你的眼可真尖,不过,你看错了,这是死人用的钱,你用不了的。“ 那女人一听忙说:”能用的,我能用的,你给我就好了!“我一听,脑袋”嗡——“大了一圈。难道她是…… 刚想到这儿,这女人突然厉声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总是说一套做一套,自从我丈夫把我打死后,我再也不信任何男人。“说话间,她的脸变得青一块,紫一块,很恐怖!向我扑过来,抢我腰间的钱。

赌博千万不能和鬼赌博,因为玩不起啊

这钱可关系到我的性命,我死活都不能给她,可是她尖利的爪子,愣是撕破油布,抓走了几张纸钱,我夺门而逃,不变方向的一阵乱跑,身后传来一阵犀利的笑声,很是刺耳。 我停住脚步,猛然一看,这里正是坟堆里最后一个坟!雨水打在坟上,坟里就淌出了血水,任意流淌,几乎把我包围,我忙跳出血水的包围,拼命地奔跑。我知道就算是差一张纸钱他也绝不会放过我,所以,我只有跑! 果然不出我所料。一次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马路上,突然,一个脸色阴沉的人,冲过来,一把将我推倒在马路当中,疾驰的汽车压断了我的腿。

我知道一定是那个恶鬼干的,他可以化成任何人随时给我致命一击!从此,我见人就打,从不让人靠近,变成了惊弓之鸟。我在别人眼中就是疯子,可是我的苦衷有谁知道呢?也许只有死,我才能解脱…… 我看到黄阿四的日记,不禁打了个冷战,他说的究竟几分真,几分是幻觉呢? 我正在思索,突然手中的纸钱冒起了黑烟,自己燃烧起来,隐隐有人在笑,凄凉的笑!我顿时后脑发麻,扔下纸片,疯狂地跑了出去。 自此以后,我不再研究鬼,我知道这东西会要了我的命!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49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