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见鬼短篇故事之幽灵雪域

时间:2021年05月26日 14:44:0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11)次
[导读]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被困在北西伯利亚的平原上!我原本是坐着江一航的私人飞机,和楚婷去香港游玩的,谁知飞机撞上一座山峰,驾驶员当场死亡,飞机右翼被撞毁,继而栽到厚厚的雪堆上。我们三个人在这片茫茫雪地上,没有食物,没有导航,连活不活得下去都没有人知道。然而,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被困在北西伯利亚的平原上! 我原本是坐着江一航的私人飞机,和楚婷去香港游玩的,谁知飞机撞上一座山峰,驾驶员当场死亡,飞机右翼被撞毁,继而栽到厚厚的雪堆上。 我们三个人在这片茫茫雪地上,没有食物,没有导航,连活不活得下去都没有人知道。

一切都是从我被困找食物开始的

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那天,我们正在艰难地寻找食物,撞大运般地逮到了一只兔子,江一航将兔子开膛剖肚之后,丢到了我的背包里。 楚婷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那老旧的苏式建筑,我们以为看到了希望,殊不知,却是死神的回眸。 这栋建筑被积雪半掩,墙上的标识显示这里是一处军事建筑。我们朝建筑走去的时候,楚婷尖叫一声:“有人在上面!”

“哪儿?” 她指着一扇窗户:“就在那儿,有个穿着老式军装的人,冒了下脑袋就不见了,我不会看错的!” 可这幢荒废很久的建筑里,怎么会有穿军装的人在?江_航说:“不觉得奇怪吗?苏联解体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这里少说也有二十多年没人来了,但玻璃却是完好的。” “对啊!”我搓了个雪球扔上去,玻璃应声而碎。用雪球就能掷碎的玻璃,不可能在长达二十年的岁月中抵抗风雪的。 “我好怕,还是别进去了。”楚婷说。 “不管怎么样,我们进去瞧瞧,或许能找到电台发送求救信号。”

后来遇到了一个房子,里面很是阴森

铁门没锁,我们来到阴暗的走廊,地上结着一层雪壳,走路要格外小心。我们随手推开两侧的房门,进去“参观”了一番。 老旧的橡木家具摆放整齐,书架上的资料按字母排列,地板擦拭得异常干净,桌子上甚至还有一杯结成冰的咖啡,就好像这里的人刚刚离开几小时一样。 可惜我们都不懂俄语,无法从资料中得知这里是做什么的。 走廊转角处的一个房间里放着大量的铁笼,似乎是关押动物的,堆积在一起的铁笼透出一股窒息压抑的气息,楚婷缩着脖子说:“这里难道是进行某种生化试验的地方?” “

还能听见恐怖的动物的叫声

快离开这里吧,我感觉不舒服。”楚婷说。 我们刚离开这间小屋,背后就传来动物的呜咽声,我吓得汗毛倒竖!二、复活的兔子 声音来自我的背包! 我连忙打开背包,一个东西猛踹在我脸上,蹬得我眼冒金星。回过神来,我看见一只兔子蹦蹦跳跳地消失在走廊彼端! 在江一航的眼里,我看到了同样的恐惧!这只兔子,分明就是我们刚刚打死的那只! 三人陷入深深的沉默,我们虽然隐约感觉这个军事基地有问题,可—方面我们急需补给,另—方面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们一探究竟。 于是我们继续前进,左侧有一间配给室,里面有柴油发电机、手摇电话、大功率电线以及控制台,但都无法使用,在墙边的橱柜里,我们找到了几盒午餐肉罐头与几瓶伏特加,这真是一个重大发现。

“眼下没有工具开罐头,我们先带上,酒就别喝了,会让身体脱水的。”江一航说。 “谁帮我打开这个罐子。”楚婷不知从哪儿找到一个长条形的铁盒,封得很严实。 江一航用力掰开,荧荧绿光照在我们脸上,那是一根细条形的发光棒,材质为玻璃,里面好像有液体在流动。楚婷拿在手里晃动,不可思议地说:“这是苏联人发明的荧光棒吗?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依然可以亮?” 我想起来曾经从书上读到过这东西:“这是放射灯。这里面是一种放射性物质,衰变的同时会释放出光粒子,内侧有一层防辐射涂层,这种灯能亮三十多年。”

我看到了一张恐怖的脸

“好神奇!” 我用一张羊皮纸将它裹起来,光线便聚成一束,成了一个简易的手电筒。我四下照着,灯光掠过柜子侧面的阴影,我照见了一张脸! 那是一张欧洲人的脸,戴着有护耳的防风帽,沧桑的脸上刻满皱纹,一双冰蓝色的眼珠诡异极了! “啊!”我惊叫一声,手电筒差点儿掉在地上,好在被江一航接住。 “有人!那里有个人!”我结结巴巴地说。 江一航将光线照向我指的方向,除了蛛网什么也没有,我使劲揉揉眼睛,我不认为自己会产生这么真实的幻觉。 离开配给室的时候我还在四处张望,总觉得背后有东西。 下午两点,我们登上二楼。 二楼是生活区,每间宿舍有四张铁架床,军绿色的被子叠放得整整齐齐,就像住在这里的人刚刚离开一样。

沿着下半截涂成军绿色的走廊向里走,里面有食堂、阅览室、公用厕所,甚至还有小型的放映厅。 楚婷摆弄着放映机,说:“不知道能不能用,如果能看见里面的内容,大概就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 “没有电怎么用?”江一航从胶卷上拆下胶片,我们借着手电光查看上面的内容。 其中有一部分是一个博士模样的人,他正在介绍一台设备,介绍的部分很长,江一航跳过去,直接看关键内容。 一只关在铁笼里的狗被推进设备里,上端放射出夸张的电光,炫目的白光几乎要挤爆整幅胶片,白光消失后,铁笼和狗不见了!

这难道是二十多年前的物质消失试验? 我们面面相觑,这太匪夷所思了,如果这种武器真的被制造出来,恐怕比原子弹的战略意义还要大。 “这个博士是德国人!”楚婷用手指着一个地方,“从他的手势看,他大概正在说什么‘第一’、‘第二’‘第三’之类的话,注意看他比画三的动作,这是德国人特有的表达习惯。” 楚婷的第二外语是德语,所以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 这里怎么会有德国人? 可是谁也没有心思细想这个问题,天马上就黑了,我们去哪里过夜呢?

我们一致认为不能待在这里,要马上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不能在这里过夜,这里太可疑了!”楚婷摇头说,“我宁可去外面。” “我也是。” “行,我们下楼。”三、残杀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淡,空荡荡的建筑里只有我们单调的足音,就像一伙盗墓贼闯进了一座尘封千年的古墓。 就在这时,寂静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汹涌的犬吠,我们三人呆立原地,不可思议地望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 “去看看!” 我真佩服江一航的胆量,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战战兢兢地朝那扇门走去,他一脚踹开厚重的门,眼前所见的依旧是整齐码放的空铁笼,孤寂冷清,可空气中明明还残留着犬吠的余韵。

我们正大惑不解之际,楚婷惊叫一声:“门打不开了!” “什么?” 就在我们进来的短短几秒,有人从外面拉上了门栓。这是关押动物的房间,所以只设了-一道简单的门栓,从里面是无论如何打不开的。 江一航用肩膀撞了撞,包裹铁皮的橡木门凭蛮力是撞不开的,我们一筹莫展。 万幸天花板上有一个换气口,但是大小很难容成人通过,楚婷自告奋勇:“我来试试吧。”身材娇小的她或许能爬过去。

我托着她爬上去,她卸下换气扇,将脑袋探进里面:“里面冻得硬梆梆的,不过我应该能钻过去。” “需要手电筒吗?” “不需要,我才不敢把那么危险的东西咬在嘴里呢,你们留着用吧。” 说的也是。 她费力地钻进通风道,头顶传来衣物摩擦通道的窸窣声,大约一分钟后,里面突然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声。 我大喊:“你怎么了?”却没有回应。这时江一航掏出一把小刀,想试着看能否把刀刃插进门缝,挑开门栓,但突然,他却拿刀对着我。 “你,你想干什么?”我本能地后退道。 “我幼年的时候经历过一场海难,当时大约有几十人漂流到一座孤岛上,岛上除了沙子没有任何东西,不少人伤口感染、发烧,没有药物,奄奄待毙。”江一航没有回答我,而是回忆起了往事。

“当时有一名军人,杀死了所有受伤的人……用这些人的身体拯救了其他的人。 “那是地狱一般的一个月,那位军人用他的铁腕手段,以牺牲半数人为代价,让另一半人得以生还……”他平静诉说往事时,低沉的嗓音震动着小屋里的空气,令我毛骨悚然。 同学这么多年,我居然不知道江一航竟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

“要活下去就必须不择手段!飞机失事后我就算了一笔账,四个月的严冬,上万公里的路程,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我们三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穿越西伯利亚平原,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皆大欢喜,为了少数人的利益,必须有大多数人的牺牲!” 他逼过来,面目狰狞地舔舐嘴唇,手里的刀像磨尖的獠牙一样反射寒芒。 我吓得抵在墙角:“你要牺牲我们?为了你一个人生存下去?” “只有最坚强的人才配生存下去!只会接受帮助的你们,根本不明白生存是件多么伟大的事情!”四、见“鬼” 我没想到,这世上竟有人为了吃掉对方而杀人!

江一航朝我扑过来的时候,我抓起侧面的一个笼子朝他掷过去,他用胳膊一挡,笼子掉在脚边。 他的身材比我高大,手里有刀,想必他一直在等待这个与我独处的时机,干掉我之后再杀死楚婷。 他一脚踹在我的腹部,我重重撞在墙上,胃里好像灌了一整瓶醋似的难受。接着他挥刀刺向我的腹部,危急关头我用手握住刀刃,手掌一阵火辣辣的痛。他猛地一抽刀子,在我手掌中拉下一道深深的刀痕,鲜血止不住地涌了出来。 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整个屋子突然被嘈杂的狗叫声充斥,那些空笼子里居然凭空出现一大群狗,像发疯一样吠叫着撞击铁笼。

掉在江一航脚边的铁笼里,一只狼狗正龇牙咧嘴地咬他的裤腿。 就在江一航分神的一瞬间,我抽出裤带上的放射灯,往墙上猛砸,然后将断裂的灯管刺进了他肌肉结实的腹部,危险的放射性物质立刻渗进了他的身体。 “啊!”他大叫—声,我趁机撞开他朝门跑去,当我想起门是关着的时候,心凉了半截。然而这鬼地方居然叉发生了一次奇迹,原本反锁的门此刻居然打开了! 在江一航追过来之前,我将门反锁,他愤怒地敲打着门。

我捂着受伤的手走到建筑外面,用积雪敷了一下伤口,然后撕下一块布包扎起来。楚婷还在屋里,我要去找她。 我走回建筑,大喊她的名字,到达那间配给室时,听见上方的管道里传来嗡声嗡气的声音:“我在这里!” 我卸下换气扇,楚婷灰头土脸地钻出来,看见我的模样惊讶不已。我将分别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她吓得捂住了嘴。 “我真想不到,他居然是那么变态的人!” “我们快离开这鬼地方吧,我一秒也不想多呆,更何况那个混蛋还在这里。” 就在我们转身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白大褂、白发苍苍的老人,像雕像一样地伫立着,手中握着一把勃朗宁手枪。

这时候遇到的我们都以为是鬼,吓死我们了

“鬼啊!”楚婷吓得缩到我背后,而我也感到一股恐怖的电流掠过后背,全身的汗毛一瞬间直立起来。五、真相 老人说了一串俄语,见我们没反应,又用另一种语言说了几句话,楚婷“咦”了一声,用相同的语言回应,两人用德语交谈起来。 我认出来,这个老人是胶卷上的德国博士,他居然还活着! “他说什么?”我问。 “他说自己是犹太裔博士,名叫霍夫曼,他问我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我把我们的经历告诉他了。”

老人又说了几句话,楚婷翻译给我听:“他让我们跟着他,眼睛不要离开他。” 老人朝走廊另一端走去,我们跟在后面,最后抵达一个杂物间。之前我们来过这里,但没有仔细探索,老人搬开一个箱子,露出一个翻板。他掀开木板,下面露出一条通往地下室的台阶! 原来整个建筑最机密的核心是地下一层的试验基地,我们却一直没发现。老人拧开~支手电筒走在前面,借着微弱的光线我观察四处,走廊两边贴着瓷砖,上方悬挂着包有铁丝网的白炽灯。 我们走进一间面积颇大的试验室,里面有许多仪器,正中间放置着一台设备,与胶卷上的东西一模一样。

借助楚婷的翻泽,我了解到了这辈子最匪夷所思的事情。 三十年前,苏联在此地进行所谓的常态量子衍射试验,即是将量子态与常规物质达成物理上的统一。他们的试验已经进入到了最后阶段,但是却发生了意外,仪器因过载发生爆炸,使周围百米范围内的东西都发生了某种质变! 此地的一切物质都变成“薛定谔的猫”,既存在又不存在,既是死的又是活的,打开的门可能在你转身的刹那变成关上的状态,消失的狗可能下一秒又出现在笼子里,碎掉的玻璃一转眼又变得完整。 这种存在形式比幽灵更虚幻,比梦境更飘忽,比钢铁更永恒,比永恒更漫长! 老人说完,将手伸向桌上的咖啡杯,冰冷的咖啡杯居然冒出热气,他轻啜一日。看来他在此地已经孤寂太久,很想找人说说话。

他们都已经成为了幽灵了

“那你们呢?你们这些人也像幽灵一样存在吗?”我问。 楚婷转述之后,将老人的话翻译给我听,他说当时没有跑掉的十几名研究员,此后就像幽灵一样徘徊在这栋建筑的每个角落,政府已经对外界宣布他们为国捐躯,实际上他们_直存在于这里,不老不死,不定不散,不生不灭! 楚婷打着寒颤:“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 老人问了很多外面的事情,楚婷一一作答,我听不懂两人的对话,只能静静观察老人的神情。他就像被巫术封印在这片冰雪之地深处的居民,只能与孤寂的寒风作伴,永远无法离开。 我看了下手表,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我告诉楚婷该走了,她依依不舍地与老人告别。老人将手电筒送给我们,并叮嘱我们,离这个地方远一点,千万不要在这里过夜。

后来遇到了一个老人,让我们赶紧走

走出研究室的时候,楚婷问:“为什么他叫我们不要在这里过夜?” “因为这栋建筑可能会塌掉,别忘了这里经历过爆炸,建筑本身介乎废墟和完整之间!” 我拍了下楚婷,示意她朝后看,手电的光晕里,老人刚刚坐过的地方只有一具烧焦的尸体,狰狞地暴露着牙龈。 薛定谔的猫,既生又死,原来如此!六、逃生 我们来到一层的走廊,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火焰的尽头站着江一航,他狂笑着扔出最后一瓶用伏特加制造的燃烧瓶。 “你们统统死在里面吧,我不会让你们活着离开的!” “你这个变态!混蛋!人渣!”楚婷大喊,我叫了一声“危险”,把她拽进地下室,燃烧瓶在我们头顶上方爆裂开来。 “怎么办,我们被困在火里了。” “不要紧,那混蛋走了之后,我们再次打开地下室的门,就有可能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真的可以吗?” “一定行的!” 等待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要短,十分钟后我用力推了推翻板,木板纹丝不动。我让楚婷和我一起闭上眼睛再睁开,这一次轻而易举地推开了,走廊与我们刚进来时别无二致,丝毫没有被焚烧过的迹象。 “太神奇了!” 楚婷感慨道,我虽然已经知晓其中法门,却也暗暗称奇。 我们离开这幢建筑,不远处的空地上,江—航倒在那里,他的皮肤像融化的塑料似的一块块隆起,泛着荧荧绿光,他的野心终究害死了他。 我朝背后看去,发现二楼的窗户后面站着许多身穿军大衣的人,表情平静,仿佛穿越时间的迷雾来到现在的旅行者。他们目送我们离去,我朝他们作了一个致敬的动作。 “对了,江一航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吗?”楚婷问。 “不会的,我们只是闯入者,和他们不同。” 我仰望夜空,前路漫长崎岖,但我坚信,相信同伴,相互扶持,才是生存下去的唯一途径。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4816.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