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大爷之死亡短信

时间:2022年02月21日 18:51:4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9)次
[导读]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鬼大爷之死亡短信」,本文有6861个文字,大小约为31KB,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鬼大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鬼大爷之死亡短信」,

本文有6861个文字,大小约为31KB,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鬼大爷之死亡短信

我比往常更早的上床休息,这个季节感冒就是很不舒服,湿冷湿冷,脑子昏昏沉沉,闭上眼睛过了很长时间却毫无睡意,疲惫感爆棚,最后却还是拿起枕头边的手机。

开始搜索一些恐怖的小说看,我是一个恐怖迷,喜欢看一切恐怖的小说,电影,黑暗而且诡异的场面总是能让我身临其境,这让我觉得很安全。

别人很难理解我的爱好,当然,我也从来不会去解释,只是小心的隐藏这一爱好,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的关系,总感觉集中不了精神,找到一篇小说往往看了开头,就不想继续看下去。

“嘿,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小的说网站,叫鬼大爷,你去看看吧。”这个时候,一条QQ消息进来了,发信者是嫁衣,是我在看一个恐怖小说发表评论时认识的的网友。因为我们对小说的见解颇同,而且对于灵异与恐怖的理解同步率高,所以第一次便留下了相当好的印象。

之后断断续续聊过几次,令人惊喜的是,‘它’总是和我有相同或相似的感受。之所以用它而不是他或者她,是因为我也并不知道它到底是男是女,光从语气分辨,它的语言总是简单精辟,像是个精明的女人却又像个高冷的男人。

不管怎么样,它都是我在这个圈子认识的唯一的一个朋友。我们的话的题很多时候都是围绕着恐怖的电影或者小说,但是却从来没有人主动说起过我们各自的职业,年龄或者生活,我们像是世界上最亲密的朋友却又是那么的陌生,偶尔我会感觉到寂寞。但是这样的情绪总是很短暂。

我稍微提起点精神,在网上搜索所谓的鬼大爷,我的手机用的年份比较多,所以网速不是很好,卡了半天才出来一点画面,从上到下一帧帧,就如同电影的胶片般。但是没关系,明天已经请好假了,所以慢一点也没关系。

最后出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只是一个背影,长发,红衣,以及黑色的背景,披肩的长发几乎都要和背景融为一体了。

照片传达出难以言喻的阴森,不过照片只是一瞬间,只在下一刻,手机便跳回正常的网站。网站做的还挺精致的,我在心里想到。

我一点一点的浏览,网站里的作品全部都是恐怖小说,不管是短篇的还是长篇的,或者主题场景,比如关于医院的恐怖小说,可谓应有尽有。

我很快便找到一篇小说看了起来,小说讲的是关于一个弃婴的故事,是一个比较有年代感的故事,改革开放之后不久国家实行计划生育。那个时候的人几乎都很穷,而一个孩子从小到大的开销花会是很大的负担。

而在某个与外界几乎隔绝也不太交流的小山村,往往每家每户都是三四个,四五个孩子。而在这其中有一家非常非常穷的人家,有七个孩子,而妻子又再次怀孕,于是夫妻俩商量要要等孩子生下来,把孩子扔进山沟。

孩子已经八个多月,就快临盆了,一直都是相当乖的呆在母亲的肚子里,但是从这天晚上开始,妻子开始做恶梦,一个孩子总是在梦中问她,为什么要杀了他,那是个男孩。

妻子把这件事告诉丈夫,丈夫请来了村子里的巫婆做法事,但是毫不见效果,妻子一天一天的做恶梦,吃不香睡不好,很快就形容憔悴病倒了。

这个时候村子里开始流传这个孩子是鬼胎的传闻,夫妻俩想把这个孩子拿出来,但是他们太穷了,没有钱去省城做手术,也没有路费,就这样拖延了半个月。有天晚上妻子临盆了。

看了很长的时间,我已经有点困了,想想反正记得名字,明天可以找来继续看,于是我按回车准备退出睡觉了,在确认退出网站的时候画面再次一转,跳出来一行字以及一个二维码,以及一个长按二维码关注的提示。

来看鬼故事又不关注二维码都是耍流氓,再不关注,鬼爷要关门了!

这语气还真是傲娇,想想那些刚刚看完惊心动魄的恐怖小说的读者们看完这行字肯定能扑哧一乐,被恐怖小说所带来的那点黑暗情绪也能烟消云散,就像此时的我一样。

我长按了二维码,然后跳出一个对话框,确定或者取消,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确定。回到手机待机页面,微信显示一条新信息,打开一看,鬼大爷关注成功,后续有精彩鬼故事会第一时间推荐给你。

我笑了笑,然后睡了。

我睡的昏昏沉沉,即使是睡着了也感觉很难受,还想总是有很多声音充斥在脑子里,内心很不安宁,于是一时渐渐清醒,房间外面似乎有什么声音一直响,磕嗑哒哒的一直响,我住的这个寝室是四人寝室,因为是老教学楼,旧的寝室没有新教学楼里的寝室大,所以,人数稍微少一点。在加上这个寝室里有一个是本地的,平时基本上不来寝室,只有偶尔有特殊情况才会来一趟,也算相熟。

另外还有俩个女孩,分别是阿丽和阿惠,阿惠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情回家了,而阿丽一向喜欢玩,昨天看起来又是很晚回来。我居然没有听见开门的声音,此刻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寝室旁边是一个是一个舆洗室,供学生洗脸刷牙,这就是旧教学楼不好的地方,浴室只能工人淋浴,而洗脸刷牙却必须要出寝室,所以基本上被分到旧教学楼来的学生都是班级不太好的学生,像那些尖子班全都去了新教学楼,不仅环境更好,离校区也更近,下楼走几步就可以,而老教学楼最起码要走三分钟,期间还有一片小树林,一到晚上阴风阵阵,可渗人了。

而现在我站在舆洗室的窗户边,正好可以看见那片小树林,床边一阵?狗绻卫矗徽蠛猓舨恢涝谑裁词焙蛞丫Я耍乙×艘⊥纷急富厍奘宜酢>驮谖易急嘎醪降氖焙颍械搅耸裁床欢跃ⅲ迪稚弦疲铱醇艘桓鲂∧泻ⅰ?

孩子?我很疑惑,这里怎么的会有孩子呢?那孩子看起来一俩岁的样子,的按理说这个年龄的孩子走路不是很稳,但是那个孩子背对着我,身上却带着一种成年人才有的压迫感。

“小弟弟,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慢慢的走近,手指搭上他的肩膀,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到一股寒意顺着他的肩膀网我的手指上攀升,我一下缩回手指,惊疑不定的看着他,而他缓缓转过脸来看着我。

那好似一张过于白的面无表情的脸,而且他的眼睛完全不像是小孩子的眼睛,这个年龄的小孩子眼睛最是灵动无比,而他的眼睛却满是怨恨之色,但是在这张诡异的脸上,一个更加诡异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

随着这个笑容的绽放,他脸上的皮肤开始剥落,大块的血肉往下掉,很快就变得面目全非。

“啊!”我大声尖叫,这个时候我感动啊了肩膀被人使劲晃动。

“阿云,你怎么了?醒醒……”我听见熟悉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

过于明亮的房间,让我的眼睛不能完全睁开,眼睛里面还有眼泪,眨动了一下眼睛,慢慢恢复视线,我才看见,眼前的人是阿丽,她正满脸担忧的看着我。

“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吗?大哭大叫的?”她轻轻拍着我的背,我感到了些微的安慰。

“嗯,我做了一个噩梦,有一个孩子,他……”我说不下去了,实在不像去回忆那历历在目的恐怖场景。

“他怎么了?”阿丽问,语气有点奇异。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

“她是不是这样啊!”阿丽说,然后面目开始像那个小男孩一样,一块一块的往下掉,血肉模糊。

“啊!”瞬间被吞噬的恐怖感几乎让人崩溃。

眼睛再次无力的睁开。

这次寝室里很安静,而且黑暗,我看了看阿丽的床,依旧没有人。

不知怎么的,我松了一口气。

‘叮’的一声,手机响了,应该是短信之类,这么晚了,会是谁?

我打开手机,发现是一条新的微信,我打开微信页面,发现是一条提醒短信,发信人来自关注的公众号,鬼大爷。

我打开这条信息,发现是一个小故事,虽然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但是梦里时间的流逝速度和平时是不一样的,现在不过是凌晨三点多,正是大多数人酣睡的时间,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有故事推荐呢?

不过想想这是恐怖小说微信号,大概就是要这个效果吧。

也正好,做恶梦做的不像睡觉了,不妨看看,于是我开始阅读起这个恐怖小短文。

' 阿丽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裙,挎着一个lv最新款包包,走进了一家酒吧,酒吧里很吵,阿丽像往常一样坐在吧台上,像是在等待一个人,她很漂亮,一头浅棕色的卷发,大眼睛小脸蛋,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在谨慎长裙的包裹下更是将她显得风情万种。但是今天晚上她等待的人没有来,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那里依然还是平坦的,但是却让她很不安,于是她走出了酒吧。但是她并不知道在她的身后多了俩个尾随者,当她走进一条小巷时,突然窜出来的俩个人伸手禁锢了她,并且对她上下其手。阿丽慌乱的大叫,但是这条幽深的小巷本来住户就少,更别说这样的半夜,没有人会多管闲事的出来看一看。本来按照阿丽的性格她也许会顺从,但是这个晚上她拼命的反抗,终于在阿丽有一次抓破了其中一人的脸,俩人发火了,他们抓住阿丽的头拼命的往地上摔,阿丽的脸很快就血肉模糊,只剩下微弱的呼吸,而俩个人在尽兴之后边离开了。阿丽的眼睛里充满了血泪,最终不甘的闭上。‘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故事很简单,而我却感觉到了强烈不安,这种不安不是刚刚做恶梦时醒过来的情绪延伸,而是另外一种寒意。

我看了看阿丽的床铺,依然没有人,但是现在我的已经不像刚刚醒来是看见空床位的送了一口气,而是一种慌乱,迅速的开始拨打阿丽的电话,但是电话一直的打不通,这种不安感越来越强,我想去找阿丽,但是平时我和阿丽的关系只是一般,只知道他喜欢玩,具体会去哪里毫无头绪。

这该怎么办?

就这样在恐慌中一直到了天亮,我继续拨打阿丽的电话,依然打不通,我起床后去了阿丽的系,去问她同系的同学,但是没人在昨天晚上那个见过阿丽,他的同学提供了几个阿丽在一起玩的玩伴的电话,我一一打过去,没人在昨晚见过阿丽。

就这样一直到了下午,阿惠回来了,她见我脸色不是很好,拜你为嗯我发生了什么,我问了她关于阿丽的事情,并且告诉她阿丽一晚上没回来,而且今天白天也不知道哪去了。

“她不是经常夜不归宿么?可能又到哪里去玩了吧。”阿惠不太在意的说。

是的,如果没有收到昨天的那条微信的话,说不定我也会这样想,但是微信里的故事,包括对里面阿丽外貌的描述都实在太像我认识的阿丽了,所以,我才会担心她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但是,我却不能告诉阿惠,以来这样的事情很难让人相信,二来阿惠和我一样没什么能够联系阿丽的特殊手段,让她和我一起担心又是何必呢?

就这样担心这阿丽,我一天都没有吃好饭,阿惠建议我们出去学校后面的小吃街吃小炒,我本来不想去,但是又不好扫了阿惠的兴,便同意了。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学校后面的小吃街,这条街全部是各种小吃小饭店以及大排档,我们去了阿九大排档,这家大排档的老板豪爽,东西量多而且实惠。所以生意总是很好,而且现在正是吃饭的时间,所以人多到爆棚。

好不容易找了个位子坐下来,点好东西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由于人多,大多数都是拼桌,坐在我和阿惠对面的就有个个学校的男孩。我心不在焉的打量这四周,然而忽然我的目光停顿了一下,我看见了阿丽,她穿了一件呢子长裙,里面加了一件打底裤,脚上一双绒面高跟鞋,在这个已经有点冷的夜晚,显得有点单薄。她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的一面,而她的另一面坐了几个外校的人,很显然双方并不认识。

阿丽总是和一群玩伴在一起,像这样一个人独处的情况其实很少见,但是此时的我顾不上那么多了,我连忙走过去,真的是阿丽,她还是老样子,一副不怎么理人的高傲面孔。

“阿丽,你在这里啊,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吃吧。”我抓住了阿丽的一只手,这是一直温暖的手,从昨天就开始不安的心仿佛在此刻安定了一点。

阿丽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看了看我牵住她的手,就在我以为他会甩开我的手独自离去的时候,她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没有管她吃的差不多的烧烤,跟着我来到了我和阿惠的桌子,阿惠正在玩手机,见我们俩人过来,打了一声招呼,便低下头继续玩手机。我们寝室的三个人的关系就是这样,我和阿惠关系稍好点,和阿丽关系平淡点,但是都是比较平和的,也没有发生过争吵,大家都是成年人,有的时候能忍忍就忍忍,也就过去了。

吃过晚饭已经快九点了,我们三人一起回到寝室,阿惠先去洗澡了,阿丽正在照镜子补妆,然后她拿出了一个包包,那是一个lv的包包,看起来是准备出去。

“今天还的要出去么?很晚了,不要去了吧。”我的语气里带了点祈求,可能的是因为那个故事所带来的后续影响,此刻,我希望她留在寝室。

阿丽看了我一眼,沉默了一会说“我很快就回来。”然后打开门出去了。

我有点蒙,怎么感觉阿丽比平时平和了很多,是我的错觉么?而且阿丽说她很快就回来,应该是没什么事吧。

这么想着,洗过澡,在头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的时候,我没有看时间,也没有等阿丽回来。

然后第二天,阿丽,死了。

2.

消息传来的时候,我懵了,学校更是一片哗然,由于阿丽在校外出事,所以学校有监管不严的责任,但是即使如此,此事还是上了报。

而我在报纸上看见黑白照片的阿丽趴在地上,她的头发散乱着,一副有好几个地方被撕烂了。整条大腿白惨惨的裸露着。

我忽然很想给她披一件衣服,她死的时候想必很害怕很绝望吧,地上那么冷,天那么黑,而她独自在那里死去,没有人发现她,没有人救她,我的眼泪流了下来,为什么昨天晚上我不能阻止她出去呢?为什么我不能等她回来呢?为什么我不能睡的清醒一点?为什么我不能在她很晚都没有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她呢?

我愧疚的想要死去,我为什么没有救救她?明明那么不安,明明可以救救她,为什么不能做到?

“啊!”我尖叫着,歇斯底里,阿惠大约不是很明白我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情绪波动,虽然她也在流泪,但还是过来安慰我。

“都过去了,相信警察一定会找出真凶的。”阿惠拍着我的肩膀,我哭的肩膀都在抖。

那一天,我和阿惠都哭了整整一天。

在几天后参加阿丽葬礼的时候也一直哭,别人不知道我为何如此伤心,但是我知道,这其中包含了一份无法挽回的愧疚。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更多的内幕被挖掘了出来,比如阿丽死的时候已经怀孕了,比如阿丽自从怀孕之后就被她的玩伴们排斥,而她在学校又没什么朋友,比如阿丽那天晚上其实是去找那个孩子的父亲摊牌的,再比如……

这些事情曝出来之后学校领导层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学生家长表示对于这样的学校教学质量存疑,最后学校的教导主任被拉下马背,算是给了一个交代,同时补偿被害学生一笔经济补偿才算告一段落。

但是,阿丽,是再也看不见了。

在这一段时间我想了很多,过去现在未来,校内校外,父亲母亲,很多人,然后我想到了我自己,我自己的人生,这样的遗憾我再也不想再经历一次。

阿惠这一段时间总是和我在一起,可能是担心我也可能是因为我们需要这样在一起取暖,但是我很感谢她陪着我,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个月,而我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这天玩上的晚自习我上到很晚,同学们一个一个的走掉了,这个时候,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空空荡荡,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一点了,我也该回去了。

我收拾东西,装进随身携带的帆布包里,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一条微信,而发信人来自,鬼大爷。

我忽然打了一个机灵,手指颤抖的划开手机,依旧是一个故事,只不过这一次,我很害怕看下去。

因为我想起了阿丽,以及她离奇的死亡,或许在别人严重那只是一场意外,但是我知道,并不是这样。

手机上的故事并不长。

’当铃声响起的时候,阿惠从书桌上抬起了头,看着窗外淅淅沥沥下起的雨,一阵风再次吹来,挂在窗户前的那串风铃边再次响了起来,那是一串白色的贝壳风铃,是一个叫阿丽的女孩子亲手挂上去的,虽然在其后的岁月里那个纯真的女孩改变了很多,但是谁都没有忘记在她挂上这串风铃时那柔软微笑的目光。阿惠起身关上了窗,盯着那串风铃端详了一会儿,的然后拿起刷牙杯和脸盆去往旁边的舆洗室洗脸,阿惠静静的刷了一会牙,周围安静极了,只有水声哗啦啦的流淌,在这种寂静中她感到了一丝孤独。只想赶快洗完回寝室休息。然而就在刚刚洗完脸之后,楼梯口的门忽然砰的一声关上了。

阿惠回过头看着那扇门,把杯子毛巾放在脸盆里,端着靠在腰上,一步一步向楼梯间的那扇门靠近,门后似乎有人在说话,那个声音很模糊,阿惠想要听清楚走的更近了一点。

“谁,在那里?”阿惠问道,的同时打开了门,然而门后一个人也没有,正当阿惠疑惑间,她感到有一个人推了她一把,重心的消失只在一瞬间,她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头上身上到处都是剧痛,她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我阅读完,看了一眼窗外,果然已经下起了雨,我拿起东西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教室,同时拨打阿惠的电话。

不要,不要出事,我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此刻我已经来不及去想收到的那条微信到底来自何方神圣了,只是想着,这一次,我不能让阿惠出事。

跑到小树林的时候,我看见了六楼舆洗室的灯光亮着,心里咯噔一下,继续加快速度,我踉踉跄跄的顺着楼梯跑上去,就在六楼的入口处,我终于看见了阿惠,同时也看见了阿惠身后一闪而逝的黑影。

“阿惠!”我大叫一声,整个人瘫倒在地上,感觉就要瘫痪,气喘如牛。

阿惠见我这个样子,连忙把我扶了起来,我们一同回到寝室,我大口大口的喘气,感觉不能呼吸,阿惠没有说什么,只是替我擦汗,拍背。

等我平静下来以后,我紧紧握住了阿惠的手。

“阿惠,这次,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随后我便把收到鬼大爷的微信的始末说了一遍。又把在教室收到短信,以及回来的时候看见的黑影说了一遍。

阿惠听完满脸惊恐,很是慌乱的问我该怎么办。

“没事的,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我说。

阿惠点点头,依旧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不过,最好我们不要离开彼此太远,出校的话最好还是一起,而且我有手机可以预报的。”我晃了晃手机示意安心。

阿惠点了点头,“我可以看一些那些微信吗?”阿惠说,我把手机递给了她,然后开始打量我们这件寝室,有什么可以改进的,避免威胁的东西。

阿惠看着我的手机发了挺长时间的呆,直到最后我把她晃醒。

“怎么了?”她问。

“我觉得可以把我们的床合在一起,这样就算半夜我们睡着,谁有动静都可以感觉到,我觉得这件事透着一股诡异,不得不小心为上。”我说着,指了指我和阿惠的床,我们的床都是上下铺,而且我们都睡在下铺,所以,我才有此提议。

“好。”阿惠点点头同意了我的提议,于是我们很快便把床拼好了。

我们就这样睡了。

半夜的时候,我被身边的动静惊醒,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看见阿惠离开房间的背影,这么晚了,阿惠出去干什么?我想,然后悄悄起身,跟在阿惠的后面。

当然,我没有忘记带上手机。

阿惠站在楼梯拐角的地方,可能是因为这地方比较不会吵到其他人,但是这也太危险了吧,之前还有人想把她推下楼梯,她怎么这样没有安全意识?我不由的在心里责怪到。

这个时候,握在手心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出门的时候特意设置了一下,现在看来果然是正确的决定,我一边打开手机一边关注着阿惠的一举一动。

阿惠正在打电话,不知道在和什么人通话,她的声音之断断续续的传到我的耳朵里。

“是的,很可疑,虽然我并不想怀疑她,但是她是计算机系的,而且阿丽死的那样蹊跷……”阿惠的声音带着一丝急促和不安。

我看着手机里的那条短信。

’深夜里,阿惠接到了一个电话,她看了看身边熟睡的室友,拿起手机慢慢下了床,走出了寝室,站在深夜无人的楼梯口打电话,然而她并不知道,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悄悄的观察着她,伺机杀了她……“

这次的微信很简单,但是却让我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那个黑影指的是谁?另有其人吗?还是指我吗?可我并不想做伤害阿惠的事情,这是怎么回事?

我重新回到宿舍躺下,整晚都在做梦,一会梦到阿丽,一会儿梦到阿惠,一会儿有梦见那个小孩子血肉模糊的站在走廊里对我招手,我很害怕,也知道在做梦,但是怎么也无法醒来。

”阿云,醒醒……“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看见阿惠的连在我眼前,只不过阿惠的表情很冷淡,不像平时那样温和,而是一种从来没见过的冷漠。

”请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阿惠拿着我的手机在我眼前晃,我看见手机页面上是昨天晚上我收到的那条莫名其妙的微信,当然发信人还是来自鬼大爷。

而此刻阿惠正满脸戒备的看着我。

”我知道昨天晚上你跟着我,所以,你是真的像这条微信上所说的,想杀了我?“阿惠的声音很冷漠,我不由的有点害怕。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你去了哪里。“我解释着,不愿意阿惠误解我。

”哼。“阿惠哼笑了一声。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其实阿丽是你害死的吧?因为你喜欢她?你和我们不同,不管是阿丽还是我都曾经喜欢过或者与男生交往过,而你这三年来从来没有提过一次男生的话题,也从来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其实,你喜欢女生吧?“阿惠说。

我震惊在当场,没有想到阿惠会得出这么逆天的结论,没有恋爱是因为没有遇到适合的,我也更倾向于工作之后再谈恋爱。一时间我居然呆在原地无法反驳。

阿惠的演讲还在继续。

”而且你是计算机系的,这些东西对于你来说不是很简单?只要装模作样的发俩条微信,然后再去执行那件事,不就能够达到收到预警信息的效果了?“阿惠的嘴角挂着冷笑,这样刻薄冷漠的她我从来没有看过,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阿惠,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不想再发生想阿丽那样的遗憾了,所以昨天晚上才跟着你。“我着急的想阿惠解释,但是阿惠不再听我说,只是收拾自己的东西。

”你要干嘛?“我问,现在不知道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盯上了阿惠,她搬走实在危险。

”我要搬到别的宿舍。“阿惠说完,江自己的东西扫尽包里,然后带着箱子离开了宿舍。

这真是糟糕透了,我想,我双手爆头,此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这样茫茫然的过了几天,没有传来阿惠出事的消息,我的手机也没有任何动静,我稍微送了一口气,或者她已经没事了了也不一定。

这天晚自习回宿舍,往常阿惠偶尔会和我一起,更多的时候和同学一起走,但是今天感冒还美好,注意力实在不集中,加上心情糟透了,所以我就提前回去了。

走过小树林的时候,我隐隐感到身后有点不对劲,似乎一种隐秘的危险感如影随形。

我没有回头,只是奔跑起来,尽快离开小树林,回到宿舍,我对自己说。

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那是一声熟悉的叮咚声,我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

果然是鬼大爷发来的微信。

”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你一直跑。跑啊跑啊,抬头就可以看见星星,但是不管跑多远,你也躲不开,因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我或早或晚会重逢,而那个时刻,我们将拥有共同的时间。“这次的微信依然不长,但是我真正的感到了害怕了,这操纵一切的人难道是我自己?我疯了吗?

我精神分裂?双重人格?阿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不,不可能,我摇着头拼命的跑,背后的动静大了一点,当我跑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我抬头看见了宿舍楼窗户里透出的星星点点的灯光,我忽然就明白微信里指的星星是什么了,我闭上眼睛有再次睁开,这个时候,一个人的手蒙上了我的眼睛。

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当我醒来的时候,眼前依然一片黑暗。

我感觉到眼前的束缚,身体的束缚,我大约是被什么人绑在椅子上,可以感觉到冰冷僵硬的木质铬的人生疼。

”你是谁?“我也成了目标,这是我想不到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

我感到什么人走近了我,‘它’离我很近,气息几乎喷在我的脸上。

”哼。“他哼笑了一声,那是一个忍俊不禁却又克制的声音,很显然这是一个男人,这下我更加疑惑,我没有什么要好的男性朋友,基本上交往不深,更别说会惹上什么仇家。

”我就是嫁衣啊。“他说,声音清淡,带着一丝漫不经心。

”你怎么会知道我?“我说,虽然我和嫁衣算的上熟,但是我从来没有透露出自己的身份信息。他是怎么知道的?

”阿丽告诉我的啊。“他继续说。

而我已经完全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嫁衣如果就是我认识的那个嫁衣的话,他怎么会认识阿丽,虽然我很少暴露自己的爱好,但是寝室里的几个人还是知道的。

”你到底是谁?“我的音量不由的加大了,蒙着眼睛让我很不安,而且这个嫁衣实在和我想象的太不一样了,虽然我没有看见他的脸,但是他说话的那种漫不经心,以及从刚才开始就开始响起的某种金属摩擦的声音实在让我很不安。

”我是阿丽的男朋友,也是嫁衣,更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其实你认识我。“他说,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

”阿丽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我问道,我只想知道这一点,阿丽即便是死了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辜负了她,很难说清楚这一刻的我是什么心情,好像拼命的想要弥补着什么。

”是啊,是我杀了她和我们的孩子,没办法,谁叫她不听话呢?“嫁衣的声音依旧漫不经心,带着一丝慵懒的腔调,而我已经出离的愤怒了,这一刻,我忘记了恐惧,只想亲手剁了这个杂碎。

”你这个混蛋!“我大声的骂道,然而只是一瞬间我的脸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紧接着就感到我的下巴被捏住了,他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让我觉得分外恶心”你也不听话,为什么不按照我的模式去做呢?明明我们是一样的人。“他的语言似乎带着一丝回忆。

”呸!“我喷了一口吐沫,然后再次感到脸上一阵剧痛,不用看我也知道此刻的自己是怎样狼狈的模样,头发散乱,脸色肿胀。

”现在的你就像是曾经的我一样,都是纯净的黑色,但是不够啊,我想要的是更加危险的黑色,需要红色相融的,而这红色只有血可疑替代。所以我杀了阿丽,但是为什么你要哭呢?“

他的声音里似乎有着参不透的迷雾,这一颗我发现原来他真的和我是不一样的,不管他是不会是嫁衣。

”你到底想对我怎么样?“我忍无可忍,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我要你杀了阿惠,否则,我就杀了你!“他的话刚说完,我就感到一把冰冷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这一刻绝望极了。

我的眼泪不收控制的的流了下来,阿惠,阿惠已经好几天没理我了,想到这里我更加伤心。

”要杀你就杀,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吼道,用完了所有的勇气,这一刻感到了彻骨的痛,然而在那一瞬间大约有什么奇迹发生了,我的并没有死,一切似乎停顿了一瞬间,紧接着我听到了身边中午落下的声音,以及刀子掉在地上的哐当声。

有人替我解开了绳子,拿下了我的眼罩,这一刻,我看见了阿惠那张熟悉的脸,还是那样温和的表情,阿惠的脸上挂着笑容,眼睛里却流出了眼泪。

我看见了警察,看见了一个男孩被警察制服,看见了我的同学的们。

阿惠搀扶着我,我走向那个男孩,那是一张我认识的脸,就是我们系的一个男同学,虽然我跟他没什么交集,但是偶尔的我会看见阳光下那个男孩漂亮的侧脸,然后记住他,而现在,我恨透了这样一张脸,我走过去,用尽全身力气给了他一巴掌。

”啪!“的一声很响,”这是你欠阿丽的一点利息。这笔帐你自己去还。“我吼道。

”阿丽!“那一刻,我瘫倒在地。

终究和我有关系。

后来,阿惠告诉我,她故意和我吵架,因为她察的觉到我们的周围有人在监视,而她也有了其他的线索,所以在和我超过架之后就暗中调查,并且报警,然后便有了后来的那一幕。

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

而在某天晚上,迷迷糊糊的昏睡中我似乎再次听见了那熟悉的‘叮咚’声。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33201.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