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过的最惊悚的短篇鬼故事是什么?

时间:2022年02月21日 17:26:54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9)次
[导读]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你听过的最惊悚的短篇鬼故事是什么?」,本文有4201个文字,大小约为19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希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你听过的最惊悚的短篇鬼故事是什么?」,

本文有4201个文字,大小约为19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1、

妈妈哄儿子睡觉,儿子说“妈妈,我床下边好像有人。”妈妈就起身趴到床下去看,儿子在床下瑟瑟发抖的说“妈妈,我的床上有人。”……

……

……

……

然后妈妈把双胞胎打一顿。

2、

昨天说了一个鬼故事,今天再来一个!惊悚!

话说半夜时分,一推独轮车的车夫晚归,走到一座拱桥边,正准备过桥时,突然走来一年轻女子:左手拎着一个包袱,右手打着一把雨伞,笑吟吟地对车夫说:“大哥,我走累了,你可以推我一下吗”车夫点头同意,女子一纵身坐上了车,身子轻得像一片树叶,坐上车和没坐上车一样,车夫一丁点儿也没感觉车子比以前沉了些,正自纳闷:这女的怎么这么轻?刚过了桥,女子便跳下车,对车夫说:“大哥,你饿了吧?这里有个村子,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车夫想:半夜三更的,你一女子到哪儿去弄吃的呀?于是尾随其后,来到一户人家,只见女子从人家窗户缝里一闪身进去了,不一会儿端着一瓦罐出来(以前农村人烧土灶,把鸡放在瓦罐里,搁土灶里慢慢炖),瓦罐里正炖着鸡,女子用鼻子闻了闻,车夫赫然见她脖子上勒着一根绳子,顿时吓的魂都不在自已身上!但又不敢声张,只得硬着头皮吃了鸡!原来,传说中鬼是不敢过桥的,车夫心中明白。

再说那户人家,老太太半夜起来查看灶里的鸡是否煨干了水,发现连瓦罐都不见了,就把媳妇叫起来,口口声声说是儿媳偷吃了鸡,那时候的婆婆在家里是绝对的权威,媳妇有口难辩,委屈的不行。

婆婆骂了一会,就上床继续睡觉,媳妇冤枉,越想越烦,就拿来一根绳子正准备上吊,这时“喔”的一声鸡啼,鬼便倏忽不见!

车夫推门进来,救下媳妇儿,跟婆婆说明原委:在我们江南,有句口头语叫“鬼作吵”,意思是人们之间,吵架斗嘴,口不择言,恶语伤人,不少人心里承受不住,最后一了百了。

这只鬼,先偷人家的鸡,让人家产生误会,然后找替身,这就是“鬼作吵”。(原创,喜欢听故事的亲欢迎关注我!)

3、

关于鬼的故事,小时侯听大人讲过一些,尽管不相信有鬼,独处时还是有些胆怯。真正让我最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看过的一个鬼事。

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家,因为孩子上大学了,老婆回娘家去了。深夜的时候我上厕所,顺便从书架上拿了本闲书,现在也记不清是什么书了。我随手翻到一个故事,坐在马桶上看了起来。

故事的大概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年三十晚上,一个的士司机送完最后一个客人,谁备返程,他还自言自语地说,哎,忙了一年了,该回家陪陪老婆孩子了。于是自觉不自觉地加大油门,心想今天即使有客也不载了。

过了一会,在经过一个人烟稀少的山路时,前面路边突然有个女子在招手,示意打的,的士司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擦肩而过,可没走多远,听见女子凄零地在叫的哥行行好,她实在找不到车了。的哥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于是把车倒到女子身边,女子上车后,他按照女子的指向送她回家。先是两人在车闲聊,聊着聊着,的哥看下后视镜,可后视镜里不见后座上的女子了,他突心嘣地一下,吓出身冷汗,他硬着头皮猛回头看后座,却见女子朝他莞尔一笑。但他还是怦然心跳!他们继续前行,一会儿的哥又朝后视看了一下,又不见那女子,他又回头一看,女子依然端坐在那儿。的哥想,是自已的幻觉还是真见鬼了?想到这他不禁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只得加快油门往前赶!他问女子,离家还有多远,女子回答,不远了,马上就到了。果然山路旁出现了一栋二层小楼。女子下车准备付费,突然说,哎呀,不好意思身上忘带钱了,她叫的哥稍等,她上楼取钱。

看着女子上楼去了,的哥在车上打量了一下周围,他发现这里前不久来过,没见过什么房子,哪来的两层小楼?莫不是真见鬼了?想到这里,的哥沉不住气了,钱也不想要了,准备走人,正在这时楼上灯亮了,的哥想可能自己多想了。于继续等那女子来付车费,可等好一阵子,却不见女子下来,的哥想家人都没陪,车钱不要还是不划算。于是他自己上楼去要打车钱。

楼上的门是半掩着的,的哥敲了敲门,出门迎接他的是位中年妇人,问他什么事?的哥把女子打车上楼取钱的事给她说一遍,妇人说没看什么女子来,家里就她一个人啊。妇人问的哥,女子是什么样子?的哥便把那女子像貌描述了一下。妇人听了,叹了一声气,说那是我女儿,可她去年就死了!听到这里,的哥二话不说,连滚带爬跑到车上一溜烟地跑了。

的哥走了以后,妇人叫女子出来,说的士走了。女子突然大叫起来,完了完了,说她的钱包溜掉车上了。不过,那女子说记得的士的的公司车牌电话和的哥的姓名,于她打电话到了的士公司,公司当班的回话,车牌号是公司的,但说的这个人三年前因车祸去世了!女子愕然……

看到这里,我自己巳是毛骨悚然,惊出一身冷汗!最后还是没弄清谁人谁鬼。

4、

今年的暑假刚刚结束,就有两个小年轻提前一天回了学校,为了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过是想要早点回学校好好学习,至少跟家里是这么说的。

当时的宿舍管得很严,两个人只能去外面的小旅馆,其实也做不了什么,彼时的年轻人到底还是保守一些,两个人就算在一个房间衣服都不好意思脱,更近一步的事情绝对不会去做的。

也是因为太保守了,两个人下午见面之后都不好意思在旅馆里面待,于是跑到了当时的恋爱圣地断崖。断崖其实就是二井子郊外的一个空地,因为空地正中有个圆柱形的土山被人起名叫做断崖。

这个土山形状一看就不是天然形成的,应该是在四周挖土而成,造型神似一柱擎天,所以男生们都传说这个地方带着女孩儿去可以更进一步,慢慢就成了恋爱圣地

在那土山下面两个人开始吃完饭,男孩子在家里带了干粮咸菜,特意用肉丝炒的芥菜嘎达,女孩子在家带了咸鸭蛋,两个人这顿大餐吃得甜甜蜜蜜,真的觉得感情更近了一步。

要说男孩今天晚上住在了一起,肯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去想,至少这晚上也应该把衣服脱了才好,但女孩儿到今天为止只能让他拉拉手,连接吻都不肯。而这个原因说起来很可笑,因为女孩儿觉得接吻会怀孕,男孩儿其实也懵懂,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怀孕。

这对小年轻在断崖下一直待到了天黑,男孩儿死皮赖脸最终惹恼了女孩儿,女孩儿干脆要回寝室,自己扭头就走。男孩儿急忙去追,路上发现好多人都在十字路口烧纸,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七月十五。

七月十五鬼门开,东北有在十字路口给先人烧纸的规矩,家里面准备好了一叠叠的黄纸,然后必须是女人,无论是闺女媳妇儿媳妇还是外甥女都行,用一个崭新的大团结在上面按一下,就当做是印钱了。

烧纸的时候也有规矩,地上有划一个圈,喊着爹啊回来拿钱了这般的话,然后一定要拿出点纸钱丢在外面,再说,孤魂野鬼不要欺负俺爹啊,这些钱你拿走。等到纸钱烧的差不多了,用木棍把那个圈划开,意思是大头拿走了,外面的孤魂野鬼可以进去抢钱了。

从这些细节来看,东北人其实是相当敬畏鬼神的,而且在东北人的观念中鬼的世界也跟东北人的世界是一样一样的,做事都要留三分脸面,万事不能做绝,无论是人是鬼给脸是最重要的。

而且东北还有一个很大的烧纸规矩那就是在余温未了的时候,也就是纸钱上面还有火光的时候,千万不能踩这些纸钱,因为你会踩到拿钱的鬼魂,会有报应。

当时小情侣吵架,男孩儿哄不好女孩儿,眼看今天晚上这盼了无数个日子的夜晚要泡汤,真的是急了,一脚就踢开了一堆纸钱,这堆纸钱人家主人家刚刚烧完,虽然黄纸没有什么了,但黑灰上还有火星,小男孩儿这一脚踢得火星四溅,那个主人还没有走远,听到声音一回头就冲了过来,拎着男孩儿的衣领子要打人。

女孩儿听到声音回头,一看自己的男朋友要挨打也顾不上生气了,急忙跑回来连连道歉,那个主人一看是学生,也知道就是局高中的学生,当下也拉不下来脸打人了,但是还是警告说踢了纸灰会遭报应,让他们小心一点。

那个男孩儿不愿意在女朋友面前没面子,嘴硬说自己是四有青年,二十一世纪的社会栋梁,什么牛鬼蛇神都不怕。

那个大人也懒得跟小孩子计较,让他们赶快滚,自己回家又拿了纸钱跑回来重新烧了一次,给自己的祖先赔不是。

男孩儿感觉自己赢了,特别有面子,女孩儿有点害怕,跟着他去了小旅店,到了屋里之后两个人黑灯瞎火里面乱摸了一气儿,男孩儿想要脱女孩儿衣服但是女孩儿不让,纠缠之中女孩儿有些生气打开了灯,发现男孩儿也就穿个内裤。

女孩儿羞得恨不得跑出去,眼睛一瞄却愣住了,指着男孩儿的腿问你怎么了,男孩儿向下一看,发现自己的脚脖子肿了,上面有黑灰,他活动一下感觉有点痛,但也没有在意,说自己可能踢纸灰的时候扭到了。

女孩儿本来就害怕,这一下跑过去仔细一看,发现正面肿的地方有四条,反面有一条,真真是五指的形状,看起来就跟被人用力抓住之后留下来的痕迹一般。

女孩儿吓得浑身直哆嗦,她伸手碰了一下,男孩儿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女孩儿颤抖着说:“这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的。”

男孩儿突然啊啊的叫着,女孩儿抬头一看,只看到男孩儿面目狰狞,他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吐着舌头,含糊不清的说:“有人,有人捏了我的脖子……救命……救我……”

女孩儿吓得一声尖叫,然后缩到了墙角,男孩儿哈哈大笑,指着女孩儿说:“逗你的,看你那小胆子,哈哈哈。”

但是女孩儿依然瞪大眼睛盯着男孩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口中吐着哈气,眼睛通红,男孩儿一看女孩儿真的吓到了,想要靠近安慰她,结果女孩儿一看他靠近,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男孩儿突然觉得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他哆哆嗦嗦的抬起头,先入目的是湿漉漉的垂发,然后看到一张狰狞惨白的鬼脸,这张脸低着头正在看着他,四目相对的时候那鬼脸咧嘴笑了,血红的舌头跟散开的“大大卷”般在口中慢慢垂到了床上。

等到女孩儿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在晨光中男孩儿早就不见了,床上留下湿漉漉的一片水渍,也不知道是什么。女孩儿慌忙收拾好东西跑回了学校,他们两个只提前回来一天,这一天同学全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女孩儿去寻男孩儿的踪迹也没有找到。

她不好意思去寻找的太迫切,悄悄拜托了他的铁哥们要是回来之后让男孩来找自己,但一天都没有见到人,晚上的第一节晚自习就在老师点名之后男孩儿推门进来了,他的身上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钻出来,本来已经迟到了但连招呼都没有打,径直的走到自己座位坐下。

老师顿时怒了,开学第一天就这么目无纪律,当下决定抓个典型,立刻让他站起来去走廊站着,那个男孩儿站了起来,看了老师一眼,然后打开窗户跳了下去。

这都是一瞬间的事,教师嗡一下就乱了,老师慌忙跑了出去,本来只是三楼,想着或许也不会死,但过去一看真的断气了。而且死的也蹊跷,大头朝下摔死的,地上的砖也不知道怎么翘起一块,把这男孩子的脑袋撞瘪了一大片。

警察来了,家长来了,这件事儿好多学生做证,老师被辞退,学校赔了一笔钱,这笔钱也不多,那个时候的人还是淳朴善良的,并没有狮子大开口。

这件事儿闹得太大了,学校当时就放了半个月假,让学生全都回家,专门处理这件事儿。女孩儿在这期间一直保持沉默,好多人都知道两个人是男女朋友,以为是伤心过度纷纷安慰。

半个月之后回来,这个女孩儿并没有回来,谁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当时也没有个电话之类的,都传说是受到打击太大退学了。

一个寝室当时住了八个人,这个女孩儿本来是在上铺的,现在空着,下铺这个女孩儿叫王淑芬,在东北是极其普通的女孩儿名。这王淑芬晚上睡觉,一闭眼就能听到滴水的声音,睁开眼睛就没有,闭上眼还有。

好容易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特别奇怪的梦。

梦里黑漆漆的,四周什么都没有,然后在王淑芬的背后背贴着一个人,王淑芬很清楚的知道就是自己上铺的这个女孩儿。她转身想要去看,但那个女孩儿还在她的身后,两个人依然是背靠着背的姿势,王淑芬甚至能够感觉到那女孩儿身上传来的潮湿冰冷。

王淑芬问了一句你怎么不来上学,就听到那个女孩儿在背后说:“姐妹情深背靠背。”

王淑芬一下就醒了,感觉后背已经湿透,王淑芬摸了摸那些冰冷的水,感觉自己的冷汗也不应该这么多,放在鼻子里闻了一下还有点臭。

不过也不以为意,因为当时东北的条件太恶劣了,并没有特别好的卫生习惯,冬天四五个月那么长,可能也就过年洗一次澡,并不是人埋汰,实在是条件不允许。

当时家家烧炕,外面零下三十多度,除了炕头的室温都在零度左右。柴火是要烧一冬天的,而且洗澡只能用那种铁皮做成的大澡盆,这面烧了半小时的水倒在里面可能五分钟就凉了。

因此烧一次水洗澡不光人容易冻病,更过于浪费柴火,干脆就不洗了。

冬天的洗澡习惯导致夏天洗澡也差不多一个月一次,这种问题一直到有了楼房之后暖气普及了才有所改观。

王淑芬当时没有在意,但是这个梦第二天又做了,依然是差不多的场景,王淑芬无论问什么,那个女孩儿总是回答一句“姐妹情深背靠背。”

再然后王淑芬就被某种原因吓醒了,隐隐约约闻到了臭味,她有些奇怪明明自己白天特意花了半角钱去洗了澡,为什么身上还丑?

第三天晚上依然如此,四五天还是,王淑芬突然有些害怕了,不敢在自己下面睡了,干脆跑到了空着的上铺去睡,结果晚上刚刚睡着,依然是黑漆漆的一片,王淑芬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贴着另一个后背,这个后背湿漉冰冷还散发着一股臭气。

王淑芬猛然转身,但那个女孩儿还是跟自己背靠背,那种感觉就好像两个人黏在了一起一般。

王淑芬咬牙身体不动,慢慢把头转了过去,然后她看到了那个女孩儿的侧脸,那个女孩儿也跟她一样把头转到了同一个方向,在王淑芬的余光之中,她看到女孩儿的脸已经腐烂,又看到那颗眼珠在眼眶中掉出,神经连在上面,跟溜溜球般正在慢慢颤动。

两个人的脸因为这种扭动慢慢贴在了一起。

王淑芬猛然坐了起来,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觉得有些痛,在月光下看到自己的脸上有血,王淑芬吓得尖叫起来,寝室的人都被她吵醒,这几日王淑芬夜夜噩梦引起了诸多不满,黑暗中寝室的人纷纷骂她,让她赶快睡觉。在骂声中,突然传来了一个颤抖的声音说:“淑芬,你怎么扒在上铺睡觉呢?”

王淑芬没听懂什么叫做扒在上铺睡觉,说自己跑到了上床,然后那个声音又说:“那个在床板上扒着的又是谁?”

王淑芬慢慢弯下腰,低头向自己的床上看去,第一眼看到自己床上没有人刚刚松了一口气,然后猛然看到一张脸,这张脸已经开始腐烂,眼珠子眼眶掉出,被神经连着,正在慢慢颤动。

而这个人并没有在自己的床上,而是后背贴在自己现在睡觉的这个床板上。

也就是说,她们两个刚刚正在背对着睡觉……

一个胆大的女孩儿跳过去拉开窗帘,外面的月光此时洒了进来,照在那个人的脸上,正是没有回来上学的女孩儿,身体已经腐烂生蛆,皮肤早就浮囊,黄色的脓液中夹杂黑紫的血肉,看起来已经死去很久。

寝室中尖叫声一片,其他六个人全都跑了出去,王淑芬身体已经软了,她坐在那里浑身颤抖突然看到一只腐烂的手抓住了床沿,王淑芬闭上了眼把自己蒙在被中,她感觉到那个尸体爬上了床,慢慢坐在自己的身后,用后背靠在她的后背上,两个人就这么坐在一起。

然后听到背后一个不成人声的声音慢慢念叨道。

姐妹情深背靠背……

5、

上世纪六十年代,农村大多家庭还是很平困的,照明点的煤油要凭票买的,竟管每年青黄不接的季节上面会救济一点粗粮,但老百姓日子还是过的紧巴巴的。

每年农闲时,村上男女壮劳力都要扒沟扒河搞建设,村上只剩老人孩子妇女。

一年初冬,村上一妇女午饭后去离家十几里外的供销社买煤油,冬天天黑的早,一个人拉扯几个孩子,说是午饭,涮清忙完也得二三点钟。所以回来时半道天就黑了。直通村庄的大路再离村大约二里处,东西两旁各有一个乱坟岗,路东那个离村要远点,两个大约相隔里把路,过了一个乱坟岗妇女心里反到不怎么害怕了,再走一会就到家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邻村一位早起拾粪的老头发现了还在一个大坟墓爬过爬过去的妇女,猛一见差点把老头吓死,老头摸摸索索点上烟袋,壮着胆子大声问道:是人是鬼啊!妇女这才清醒过来,你说邪不邪吧?大坟墓被爬的光滑滑的,妇女确说之前一直在走平坦大路,并且手里提的瓶没盖盖,里面的煤油一滴也没撒。也没意识手脚并用爬坟墓,一点也没感到累,直到老头喊,她才猛的感觉两腿发软,整个人像脱虚似的。

过后还是确定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忙着赶路回家。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331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