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倒计时

时间:2022年02月21日 12:27:4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8)次
[导读]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死亡倒计时」,本文有4587个文字,大小约为21KB,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1“你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死亡倒计时」,

本文有4587个文字,大小约为21KB,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1

“你好,你现在离死亡的时间是二十分钟。”电话那头响起了这个声音。

接电话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了电话。

随即电话马上再次回来:“你好,你现在离死亡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接电话的人不耐烦了,于是大声的喊道:“你神经病啊。”但是电话那头早就没了声音。

当接电话的人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电话再次回来:“你离死亡的时间还有5……4……3……2……”

“你有完没完,王八……啊!!!”

“轰!”一阵爆炸生响彻了整个楼房,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巨响从梦境当中醒来。他们发现九楼的住户好像家里爆炸了。

2

“报告队长,现场的情况初步检查完毕,我们发现,这里的九楼902号房间发生爆炸,具体引发爆炸的是一个小型的爆炸装置,整个装置可以引发高约一点五米的爆炸高度,而在现场发现了一个黑了的闹钟,怀疑是定时炸弹装置,这个装着的具体位置是电话的下面。死者的家里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印记,现场只残留了死者的指纹。”一个警员对杜宇说。

杜宇是刑警队的小队长,这次就是他负责这个案子了。我站在杜宇的旁边若有所思,哦,还忘记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张奕洋,是这位刑警队小队长的哥们,括号还是铁的。当然我也是这栋楼的住户,只不过是在五楼。

“妈的,竟然只有死者自己的指纹。“杜宇骂了一声。

“我想凶手一定是先潜入了老何的家中,然后安装了这个装置。把所有的东西都擦了一边,才走到,这样的话,等老何回来忙活的时候,自然就只有老何自己的指纹了。”我想了想说道。

“你说的还真有道理。不过这个凶手是怎么进入老何的家呢?”杜宇问。

我想了想:“老何的家住在九层,而他的家里还有防盗网,基本上可以否定是从窗户进去的,从大门进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小区的人进入整个的楼房都是用指纹来控制大门的打开。”

“你的意思是说……”杜宇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只是怀疑,当然了,凶手还有其他的什么方法,你们自己回去慢慢想吧,我得回去睡觉了。”我没有和杜宇说什么,毕竟破案是警察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别管那个烦心事儿。

3

几天以后的晚上,杜宇从我的家门离开了,他每次只在这里到晚上九点。这已经是我和杜宇共同的习惯了,他走了,我便把门关上了,然后准备洗洗睡觉。

突然看到了茶几上的钥匙“杜宇这小子。”我心里说了一句,这个小子经常忘东西,果然电话来了,传来了杜宇的声音:“喂,张奕洋,我的钥匙是不是落在你家了,这几天忙的总是忘记东西,明天我过去取吧,反正是警察局的钥匙。”

“记着明天请我吃饭。”我大声的冲着电话喊道。

“得得得,我一会儿就过去取。”说完马上就挂断了电话。

杜宇这小子听说请客,肯定就会马上回来取的,他的性格我早摸透了,可是当我刚准备转身睡觉的时候,电话又响了。

‘喂,又怎么了,明天准备请我吃饭了。“我开玩笑的口吻。

“你好,你现在离死亡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不是杜宇的声音,而是另外的一个男人。

“你是谁啊。”我问道。但是电话的那头已经挂断了。

什么二十分钟,还死亡时间,虽然我是写这样小说的,但是你们这些人也不必这样吓唬我啊。我的驴友有一大堆,这回也不知道是拿个给我打的电话。

我也没有管这些,然后转身去洗了个澡。刚出来电话再次响起:“你好,你现在离死亡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你他妈有病啊。”我狂吼了一声,但是这个王八蛋,只是说这一句话,便马上的挂断了电话。我自然是听不见对方的声音。

什么十分二十分的,神经病啊,这个电话竟然弄得我没了精气神,本来还想好好的睡一觉,但是现在竟然清醒了起来。

只是没一会儿的功夫,电话再次响起。

我接起电话冲着里面喊道:“滚吧,你现在就已经站在死神的面前了。去死吧。”没等电话那头说话,我就已经挂断了电话。然后一下子拔掉了电话线。

虽然电话线拔了下来,但是手机这个时候却响了。看了一下,是杜宇这个王八蛋的,我立即接起手机:“又怎么了。”

“唉,我现在局子里有点事儿,现在我在你楼下呢,你下来把钥匙拿给我吧,我赶时间呢。”杜宇说完是一阵抱歉的笑声。

“回头请客。”我命令的口吻马上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拿起了杜宇的钥匙,下了楼。

杜宇看到我从楼里面出来,便赶紧的迎了上去:“多谢多谢。赶时间呢,拜拜。”我还没说话呢,这小子转身就走,可是没成想他刚刚走到车前。

“轰!!”一声巨响在我的身后传来,我抬头一看,只见我的屋子竟然一阵漆黑,整个的玻璃窗都掉了下来。

杜宇这小子到反应挺快的,听到爆炸声竟然一下子卧倒了。只是我还呆呆的傻站在那儿,只是现在还有些迷糊。

“快,你们快过来,出事儿了,凶手再次出现。”杜宇在趴下的同时也拿起了电话,给了他其他的同事。看没事儿了,这才爬起来:“张奕洋,这回你应该请我吃饭,要不是我叫你下来,你他妈的早就成灰了。”杜宇说着拍了我一下肩膀。

我没心思跟他开玩笑:“还好我活下来了,嗨,只是我的那些家伙就毁了,妈的,舍不得啊。不过,我活下来了,他就死定了。”我咬牙切齿的说。

“你现在知道那个人是谁了?”杜宇看着我的眼睛。

“不知道。”我坚定的回答。

“哇靠,你不知道啊。“杜宇大跌眼镜。

“但是马上就知道了。”我说着便自己上了楼,我知道,凶手在慌乱只见肯定留下了足够的证据,因为我刚才从楼上出来,他一定是看见了,但是他很像确定我到底死没死,于是他肯定会到我的房子里看看的,那么线索肯定会在那里。

杜宇也跟着走了上来。当看到我凌乱的屋子的时候,杜宇张大了自己的嘴巴:“没想到这个凶手给你安装的炸弹还是个特大号的,小子,你真是有命啊。”

现场已经是一片凌乱,想要找点什么证据已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仍然不甘心,果然在慌乱的房间里我看到了一个脚印,当我看到那个脚印的时候,我高兴的不得了,这是一个高跟鞋的脚印。我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女人的,但是具体是谁的,我确实不好猜。

杜宇也看到了那个脚印,我们彼此之间都没有说话,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了。

其实我前几天跟杜宇说的,他已经知道了,真正的凶手就在这个楼里面,是我们朝夕相处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正常出入整栋楼的大门,只要她再去配一个钥匙,就可以打开老何家的门,只要她配一把我家的钥匙,她也可以进入我的门,但是什么人可以拥有我们两家的钥匙呢?

我正在回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我的手机响了,看了一下是月颜的,这是我的女朋友,我赶紧的接听了。

“奕洋!我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接了个电话,里面说我离死亡的还有几分钟。”月颜那里一阵的迷惑的跟我说。

“什么!”我几乎懵了,于是赶紧的结结巴巴的说:“月颜,他跟你说的是还有几分钟。”

“刚才说还有五分钟,怎么了。”看来这个丫头还没当回事儿。

“你快出来,快!”我大声的喊道。

“怎么来,大惊小怪的。”

“没时间了,赶紧出来。”

“轰!啊……”里面突然的传出来了一阵激烈的爆炸声,当听到这个生意以后,我竟然发现自己的脑子处于了一种空白的状态,鼻子一下子酸了,一行泪水划了过来,我竟然掉下了眼泪,我是从来没有落泪的时候,今天……

“呀,奕洋,好像爆炸了。”

“嗯?”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月颜,你,你没事。”

“废话,有事还能给你打电话啊。”月颜笑着说,但是马上又回过神来:“好像是我旁边的那家爆炸了,是不是煤气泄漏啊。”

旁边?我疑惑了一下,月颜的旁边那家是老麦家,原来是这样,老麦和月颜的电话竟然只相差一个数字,看来一定是凶手打错了。那么老麦岂不是就。月颜住在十楼,我和杜宇赶紧的就跑了上去,果然老麦的家里被爆开了。里面和我的家里一样凌乱,但是我并没有看到老麦的影子,看来老麦一定是出去遛弯了,他晚上一直有这个毛病,整天到了晚上都和他老婆出去遛弯,就是这样避免了一场祸害,算他也是命大。

4

“怎么杀死他们这么难,竟然没有人死去。”黑暗当中的人一直在回想着自己怎么会这样的失败,当然她没有注意到,就在她想的时候,门竟然被推开了。

“苏太太,麦先生的家里着火了,就是那个爆炸,您家里一直有灭火器的,拿来用一下吧。”一个居民着急的说。

这个被叫做苏太太的人,赶紧的从厕所里拿出了那个灭火器,紧接着,她也跟着走了出来:“麦先生他没事吧。”

“麦先生一家都去遛弯去了,还没回来呢。”这个居民拿着灭火器走向了麦先生的家里,可就在这时,苏太太竟然看到,有很多的人集中在了麦先生的家里,包括那个令她最为烦厌的人——张奕洋。

5

当我看到苏太太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真正的凶手便是这个人了,看来她还没来得及换掉她的鞋子。

苏太太的脸色我已经看到了不太正常,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已经知道了她这个不争的凶手。

苏太太的高跟鞋发出了哒哒的响声,她全然不知道我的眼睛正在一直不停的看着她的这双高跟鞋。

“苏太太,你的高跟鞋好漂亮。”我率先跟苏太太打了招呼。

“呵呵,是啊,这是我们家老苏从国外带来的,说是现在国内还没有卖这样的鞋子呢。”说着苏太太故意的摆弄着她的那双高跟鞋,但是我可以从她的眼睛里闪现出来一丝恶毒的表情,这个我相当清楚。

“原来是国外的,看来国内还没有这样的鞋子了。”我故意沉重的说:“看来月颜是买不到的了。”

“对啊,这双鞋在国内只有这一双,昨天才拿来的。”苏太太笑着回答着我的话。

“那么这个也是从你的鞋上掉下来的喽。”我看到了成熟的时机,于是从我的口袋里面拿出了晶莹的东西,是一颗假的钻石,当然这个只是作为镶嵌在鞋子周围的装饰物。

苏太太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但是我依然是笑着说:“苏太太啊,你这个人也太不仔细了,苏先生给你的鞋子你也不珍惜一下,看看东西都掉下来了,要不是我看见了给你捡起来,早就没有了,喏,赶紧回家拿胶水粘一下吧。”我若无其事的递给了苏太太,这个时候她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

“是啊,看我这个人真是不仔细,谢谢啊张先生。”苏太太的话有些吞吞吐吐的感觉。

“呀,月颜好像还在底下,我得叫她上来,看看她的家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坏了的,毕竟她是住在麦先生的隔壁的。”我故意的摸索着着自己的裤兜,然后抱歉的看着苏太太:“苏太太你的手机带了吗,我想借一下。我的手机落在家里了。”

“在这儿呢。”她把手机给了我。

我笑着接过了手机:“苏太太一直都带的手机啊,不想我一不小心就忘在了家里。”

“你们就是年轻人,不知道电话的重要性,像我们这样做生意的,手机是片刻都不能离身的,所以我一直都拿着手机。”苏太太的笑容依然没变。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笑容凝固在了她的脸上,因为他看到了杜宇和月颜从麦先生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并且是笑嘻嘻的看着她。

“这,这是怎么回事,张先生啊,胡小姐就在这里啊,那把手机还给我吧。”苏太太已经知道我的用意,但是想要拿回手机,谈何容易。

“证据是不会交给凶手的。”我的眼神很犀利的看着她。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太太的脑门,已经出现了汗珠。

“别说你不知道啊苏太太,制造三起爆炸案的凶手不正式你吗苏太太。”我看着苏太太的眼神,我知道她的眼神里不仅仅是慌乱了。

“好了,可能在场的很多居民都不知道事情发生的始末,但是我有权告诉大家真像,这是我的责任。”我走到了麦先生的门口:“之所以说是苏太太就是凶手是因为我找到了证据。就是因为苏太太脚下的那双高跟鞋。”

“我的高跟鞋怎么了。”苏太太的声音很小,几乎到了听不到的地步,但是我依旧听见了。

“你还不知道吗,苏太太,你的鞋子的印记留在了我的房间里面,这个不难想想,其实在何先生的家里我已经可以确定了,真正杀害何先生的人是咱们这栋楼的住户,于是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凶手会是哪一个呢。于是在那天的我晚上,我悄然的躲过了一场你精心策划的凶案,躲过了一劫,我相信你肯定会上去看看我到底死了没有,因为我在你打电话的最后一次,我把电话线给拔下来了。于是我赶紧的爬上了五楼,果然看到了你慌乱中的脚印,当然也找到了你留下来的鞋子的装饰物。”

“这能证明什么。”

“证明你确实来过,你之前也说过,你的鞋子是你的老公苏先生在国外买来的,是独一无二的货色,那么就是说只有你有这双鞋子,是吧。”

“我是关系你,所以才来看你有没有事的。”苏太太一口这样咬定。

“好好好,你还在为自己辩护,不过这个证据你已经没有办法否认了,看看吧,你的手机现在在我的手上。”我故意的停顿了一下。

“啊,你……”苏太太果然已经不说话了。

“呵呵,没错了,就是这样,你今天给月颜打的电话肯定还残留着电话记录吧,其实你打错了电话,你给麦先生打电话,结果却打在了月颜那里,因为麦先生和月颜家的电话只差一个数字,怎么样还狡辩吗?”我定睛看了一下继续说道:“你把你的电话做了点手脚,用了变声器,这是很多手机常有的功能,你就是运用这个功能把自己的声音变成了一个男士,掩盖了你是女人的真实面容。”

5

我的一同推理几乎是无懈可击,当我信誓旦旦的打开苏太太的手机的时候发现:“什么?”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打给月颜的电话竟然只有一个,我赶紧小声的问月颜:“那个凶手的打给你的电话有几个。”

月颜也是小声的告诉我:“四个。”

苏太太显然没有弄明白什么事情,她的眼神迷离的看着我们这些人:“张奕洋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是听不懂呢,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杀人凶手。”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说话了,当然一切的推理就此土崩瓦解,因为我们同时听到了一阵轰隆巨响,爆炸声再次袭击了我们的耳朵,顺着我们声音来源,我们看到了苏太太的家里冒起了一整浓浓的黑烟。

“我知道一切都是那个人了。”我大声的喊了一句,迅速的跑向苏太太的家。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黑影从我的视线里跑掉了,顺着窗户他猛地跳了下去,我来不及任何的反应,赶紧的冲到了窗户的面前,果然看到了一根顺下去的绳子,就在那个黑影子要到大地面还有两层楼的高度的时候,我的剪子剪断了那根绳子:“哈哈哈哈,老何,你还想跑吗?”

老何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不再动弹,我可能知道老何的腿骨摔断了,当我和杜宇他们下楼的时候,老何竟然还在那里坚持的像前面爬去,但是显然是困兽之斗。

看到了我们来到了他的面前,老何也不跑了,他转过头看着我:“张奕洋,你是怎么知道,我还会在上面的,我做的已经很好了,几乎没有任何破绽,你,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虽然他的腿摔断了,但是还是阻止不了他的强烈的好奇心。

“老何,你确实做的很好了,但是你却没有想到,我之所以能抓住你,就是因为你做的太好了。”我的眼睛直直的瞪着他。

“哦,这倒是一个奇怪的答案。”老何笑着看着我。这种笑足足可以杀死我上百次。

但是我还是镇定自若:“确实是这样,你把所有的线索都转移在了苏太太的身上,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以为你是死人而没有怀疑你,就是这样,在之前的爆炸你,我们都以为你真的死了,因为我们都发现了你的尸体,但是我却注意了你的一个很大的细节。”

“什么细节。”

“你的身高,你的身高竟然一下子便的高了,最起码高了十几厘米。”

“没想到是这样。”

“不不不,这样还是不够的,其实我最初是真的怀疑是苏太太的,我用了一系列的证据证明了是苏太太杀害了原来死在你的房间里的人,但是当我再仔细的看苏太太的鞋子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错了,因为我看到苏太太鞋子上的装饰物那几颗假的小钻石,竟然镶嵌的如此牢固,如果不是故意弄下来的,根本就调不了,而且苏太太也说过了,这是苏先生刚从国外捎回来,可见一个新货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坏掉了,所以我想这是有人故意弄下来的,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家伙苏太太。”

我看老何不说话,于是我继续说道:“当然这么说也过于牵强,毕竟还是不能证明是你,但是当我想到你炸掉了苏太太的房子的时候,我便知道这个凶手一定在苏太太的房间里,因为他必须还呆在那件房间里,因为所有人都集中在了麦先生的家,因为麦先生正好在整栋楼的中间,这个位置是我们下楼的必经之路,所以你一定会选择在苏太太的家里直接跳下来,于是我马不停蹄的到了苏太太的家里,抓住了你,那个时候正好我也接着想到那个尸体的高度,于是我马上的喊了一句你的名字,没想到你的身体竟然颤抖了一下,证明这个人还真的是你,其实就是这样,当然我还有一点想不通,就是,既然你要把苏太太陷害在我们手里,为什么还要制造一起爆炸呢?”

老何笑着回答:“我是想把这个案子制造成一个悬案,让你们永远也找不到凶手,其实我告诉你们吧,那个死在我家里的人就是苏先生。”

“什么?”苏太太惊恐的看向老何:“你杀了老苏,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他,你这个畜生。”苏太太说着就跑向前去厮打着老何:“老苏对你这么好,他一向是把你当成亲兄弟,你做生意赔本了,还不是老苏帮的你。”说着苏太太更加激动了。

“他好!他好个屁,他是给我钱了,但是他一直用这个事情来要挟我,并且还要霸占我在这里的唯一一栋房子,于是那天我故意把他安排在我的房子里住着,说是让他感受一下这里的环境以后住进来方便点,没想到他竟答应了,我安排好了所有的炸弹装置,就是这样我用电话来杀害了老苏。”老何说。

杜宇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怪不得我们在你的家里没有发现有门锁撬动和窗子破损的痕迹,原来死者就是凶手了。”

老何没有回答杜宇的话,接着说:“我一直害怕有人会揭穿我,尤其是你张奕洋,我怎么看你都不顺眼,紧接着我也把你的家里安上了炸弹,没想到你竟然躲过了一劫,我知道麦先生有出门遛弯的习惯,其实我不想炸死麦先生,但是我还是想要制造一个悬案,于是我故意打电话给月颜,但是却在麦先生的家里安放了炸弹,事情就是这样了。”

苏太太已经哭昏了,老何也被带走了,和杜宇漫步在街上,讨论着这次爆炸的案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虽然我再次破获了一个案件,但是心里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的高兴,倒是杜宇很兴奋,他再次立功了,据说还有了升官的机会,原因很简单,我每次破获的案件都算在了这个小子的头上,而我依旧是写着我的推理小说,一切的事情都是跟我没关系,我只负责杜宇这个王八蛋的升职问题。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3302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