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死亡网友大人

时间:2022年02月21日 8:33:5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6)次
[导读]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我的死亡网友大人」,本文有1808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睡梦中的薛瑾突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我的死亡网友大人」,

本文有1808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睡梦中的薛瑾突然之间之间之间睁开了双眼,惊出了一身冷汗,黑夜悄无声息地侵蚀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身边唯有严寒的空气,一点点凌迟着她的身体。薛瑾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温度在逐步消逝殆尽。

薛瑾暗暗地皱着眉,脸上的泪痕清楚地通知她自己做了一个噩梦,而噩梦的内容很真实,可是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薛瑾敛了敛眉,带着淡淡的不安,打开了电脑,她想找她的网友——染指年华。

他们在一个论坛上熟悉的,彼此志趣相投,年华总会给薛瑾灌鸡汤,浓浓的鸡汤。每当薛瑾一给他发信息,年华险些秒回,头像也总是亮着,不论多晚。

可明天,他的头像却成为灰白色……没有亮起。屏幕上显示着诟谇而生硬的时间:凌晨三点半。

“emmmmm……你醒着的吗?我做噩梦了,有啥鸡汤没?——堇色”

年华没有复兴,依然是灰白的头像,没有一丝跳动的痕迹。

薛瑾躺在床上,安安静静地看着被光幕染上色彩天花板。就在薛瑾昏昏欲睡之际,屏幕突然之间之间之间闪过一道血白色的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也只一刹那就消逝了。

“咳咳(QQ提示音)”

薛瑾模糊地睁开眼,揉了揉眼睛,勉强的爬起来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提示——染指年华。

“呀,你也没睡啊?——堇色”薛瑾显得格外激

动。

“嗯,做噩梦了?什么梦?我可以试着解梦。——年华”

“不知道,记不住了……”

“好吧,不过别畏惧,我会陪着你的。”

“你也不会一向陪我啊,大概只有现在可以。”

“没有人会一向陪着你,就算他是你的父母,你的另一半,你的朋友,他们总有那么一天会离你而去,离开的理由有许多许多,大概是生离死别大概是因为第三者的介入,大概的或。青春这条路向来孤独。”

“嗯嗯,你说得对。”薛瑾默默吐槽:鸡汤时间到。

“青春这条路,只是来往的过客,留下匆匆几笔痕迹,给你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了新的色彩。——年华”

“是啊,好多的同伴,长大过后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他们两个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样聊着,直到薛瑾趴在桌上睡了已往。依然那抹白色的光,可是这次这光分明亮了许久,光幕中伸出一只指节分明,白皙的男人的手。那手轻轻抚上薛瑾的脸,点滴触碰间,疼爱溢于指上。

屏幕里突然之间之间之间传来一个喑哑的声音,“薛瑾,多么好听的名字啊。”只一会,那手,那声就和红光一路消逝了,时间也慢慢开始跳动。

翌日,薛瑾醒来,看着时间已经9点了,年华的头像却和昨晚一样诟谇着,薛瑾向外面张望了一下,轻叹了一声。“好想和他晤面啊。”

薛瑾果然是行动派,马上就给年华发了一条信息,

“你住在哪里?我住在海滨市——堇色”

薛瑾踌躇不敢看年华的复兴,想到他要是答应了,尴尬,要是没答应就更尴尬了,在她犹豫不决,预备要撤回的时候,复兴来了。

“唔,我也住在海滨市,怎么了?——年华”

“真的?那我们见一面吧”薛瑾依然厚着脸皮说出了真心话。

秒钟一秒一秒打在她的心上,薛瑾承认,她不应该问的。

“好啊,这个周末怎么样?街心公园,下午2点。”

薛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激动的心情填满了她小小的心里世界。

“好啊好啊。”薛瑾觉得自己依然应该矜持一点的,马上改成为“嗯,好的。”

“那不见不散。”

“嗯。”

薛瑾巴不得马上就是周末,她看着日历,慢慢地数着,2天,另有2天!还要48小时!288个小时啊!好漫长,不过期光很快,不是吗?

电脑屏幕又是红光闪过,年华的头像又成为灰白色……

周末很快就到了,因为两日的兴奋,哦不,是亢奋状况,让薛瑾有了一双特别特别显明的黑眼圈,换别人早就倒头就睡了,可是她是谁啊?薛瑾啊。她明天要干嘛?见年华啊。所以她断然不会睡的。

薛瑾很早就到了街心公园候着,她慢慢看着秒针走过,一圈一圈又一圈,薛瑾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不过她不担忧,因为她知道年华不会失约。

薛瑾感觉到有人在拍她的肩膀,她激动地转过头,发现是个老爷爷在叫她,“小丫头,能帮爷爷捡个东西吗,我老了,眼光不好使,看不清楚。”

薛瑾虽然有点失望,但依然热心地帮老爷爷找东西,“爷爷,您要找什么啊?”

“哦哦,一个别针呐。”那个老爷爷拄着手杖,扶了扶眼睛,眯着眼睛,眼光有一丝诡异的光芒。

果然年轻人眼光好使,很快薛瑾就找到了别针,递给那个老爷爷,“您拿好东西,别再丢了。”

“好好好,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个老爷爷拉住薛瑾。

薛瑾出于礼貌,不美意思拒绝,“老爷爷,我叫堇色。”

那个老爷爷皱了一下眉梢,眼中嫌疑之色闪过,“堇色?真好听的名字,我刚刚看到有个男孩子在前面找你啊,来来来,爷爷带你去。”就想拉着薛瑾走。

薛瑾刚想摆脱,“堇色?”身后一个男声传来。薛瑾回过头来,看见一个身着白色衬衫的少年。那个老爷爷暗叫不好,嘴上便答到,“啊,对对对。就是这个小伙子,来来,姑娘,你去找他吧,爷爷走了。”

薛瑾立马跑到少年身边,轻声问道,“你是年华?”

少年笑了笑,不可置否,“我叫,李彦华。”他这么一笑万花失色。

薛瑾有些镇静地脸红了起来,“我,我叫薛瑾。”

“很好听的名字。”

“啊?”薛瑾抬起头,看见那须眉深情的目光。她又马上垂下头,感觉脸热热的。

身后,那个老爷爷,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偷偷听着他们的对话。他撕下了面具,拿起手机,对电话那头说,“薛瑾在这,她身边另有个男人,一路?”

“可以,只要能把薛瑾干掉,什么都没干系。”

薛瑾和李彦华聊了好久,不觉已经暮色苍茫。

薛瑾看了一眼手表,惊呼道,“呀,很晚了,我该走了。”

李彦华也觉得天色已晚了,就礼貌地想送薛瑾回家,薛瑾婉拒了李彦华的提议,匆匆地离开了。

李彦华深深地看了一眼薛瑾的背影,“薛瑾,这是我为你做的第一件,也是最终一件事了。”

薛瑾走得缓慢,根本就没有注意左右看车辆。“快快快!薛瑾在那!快快!再开快点!”

“薛瑾!小心!”

薛瑾停下脚步,大脑一片空白,看着大卡车向她冲过来,没有涓滴要停的趋势。

李彦华扑向薛瑾,将她抱在怀里,自己承受着大卡车的冲击,两人双双倒在地上,血,染在了路边的野花上,殷红一片。

“成为,快快,走。”

“滴嘟滴嘟滴嘟滴嘟”

“李彦华!”薛瑾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光,一闪而过。薛瑾惊恐地望着四周,分明是自己家,“妈!妈!”

薛瑾妈妈闻声跑来,“呀,瑾瑾醒了?”

薛瑾抓住自己妈妈的手,镇静的询问到,“妈,我怎么会在这里?李彦华呢?”

“瑾瑾,什么李彦华?你不在家里,在哪里?”薛瑾妈妈温柔的说,她轻轻抱住薛瑾,安抚着薛瑾。

薛瑾第二天一早就起来看电脑,染指年华的头像亮着,她马上发了一条新闻,“李彦华?”

对方很快就复兴了,不过不是李彦华,“你熟悉我哥?”

“是的,你哥哥在哪里?”薛瑾穷追不舍。

“你不知道吗?我哥哥早在8月25号因脑膜炎去世了。”

什么,8月25?薛瑾瘫坐在地上,8月25号,正是她和李彦华熟悉的第一天。

染指年华的头像依然在跳动着,只是那道红光,再也不会出现了。

过了好久过后,当薛瑾自己都淡忘李彦华这个人的时候,有天夜间薛瑾又做了噩梦,而那个噩梦清楚地倒映了一切。

原来李彦华确实在8月25号就已经死了,而救薛瑾的只是他的执念,至于怎样壮大的执念,大概只有他知道吧。

隔天,人们就发现有个女子死在了一个墓前,那方墓碑上写着李彦华。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328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