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灯

时间:2022年02月21日 8:19:33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7)次
[导读]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血灯」,本文有2385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左杨侯窦明山父子都是知名

您正在阅读的内容是「血灯」,

本文有2385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希望大家能够看的开心哦~

左杨侯窦明山父子都是知名人物。窦明山独来独往,敲诈勒索,贪得无厌,他家的银子据说是国库的三分之一。独子窦龙文胡作非为,做什么都比他父亲差。人们恨之入骨,敢怒不敢言。他们偷偷称他们父子为都史的第二王子。

天朗气清的时候,窦无事可做,在他的得力助手丁尚权和丁尚礼的陪同下,去乡下放风筝一天。回到办公室,窦龙文忍不住停下来:“你有没有看那破坟和老太太?我们来的时候,她正在那里烧纸。为什么现在还在烧?”

远处,一座不可思议的小坟几乎塌到了地下,一个老妇人在默默地烧着黄纸。

丁尚全上前说道:“少爷,她就是当地市场上流传的马家。她几乎三天就烧完了纸。据说她不能贪任何灾难。她还不时地收集一些额外的钱。她真的很奇怪。她有了钱就会烧纸。”

窦龙文眼珠一转:“原来如此.有没有财神暗中帮忙?那个财神.必须埋在坟墓里.走,看!”

三人来到坟前,窦龙文围着坟转了三圈:“这个女人,烧了这么多纸,坟里有发财的宝藏吗?”

马不答,斗扭脸道:“丁尚泉,丁尚礼,给我开坟!”

“主人,不能!拜托,你不能捡坟!”马浑身一抖,抱住了窦文龙的大腿。

斗把马推开:“动手!”

马又挣扎着跳过去:“千万别挑坟,会给你带来大祸的!”

斗一脚踢过去,马的头碰在旁边的石碑上,顿时昏了过去。

最后,坟墓被打开了,一个没有颜色的小铁盒出现在人们面前。

丁尚全慢慢打开了小盒子。

“噗!”一股白烟夹杂着寒意从小盒子里喷涌而出,三个人忍不住激起玲玲打个冷战。

白烟散尽,盒子底部有一个苍白僵硬的东西。

窦龙文拿出一样东西,仔细看了看。“这是什么?有点像灯笼。真是一个没有什么可奉献的穷人。烧纸磕头这种事,你就去!”

窦文龙带着两人转身离开。马慢慢起身,一把抓住窦扔下的东西,冲上去砸在丁尚泉的头上,丁尚泉走在最后。

血流下来。丁尚全转身把马的脚踢到地上。他捡起一块石头,几下就把那个老妇人打死了。

窦一挥手,丁尚权、丁尚礼就把马的尸体连同那东西一起扔进了坟墓,胡乱埋了几下,然后扬长而去。

回到家,丁尚全发起了高烧。窦龙文、丁尚吏听说丁尚全躺在床上,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斗龙文正自引兵来请阆中,只见一个丫鬟上来说道:“丁半都少爷,请老爷安。”

窦龙文应声而出,带着丁商吏跟着丫环。

不知道去了多久,还没去硕士学习。窦龙文实在走不动了:“你怎么不走大路?”

“前面不是吗?我先进去,向主人汇报。”女仆说着,闪身进了主人的书房。

“为什么这么黑?快点拿着灯笼。”窦龙文突然发现自己身边没有灯。

话音刚落,一只灯笼从背后掌了起来。白森森的灯杆,深色的灯绳,内红内黄,内红外红的灯笼面,黑耳的灯笼,都透露着说不出的阴郁。灯笼带着明亮的绿色火焰摇摇摆摆地向前走去,丁尚的收藏家们像傻瓜一样紧紧地跟着,很快就进入了他主人的书房。

斗龙文突然打了个冷战,但是只有灯笼却没有半个人影。他不禁浑身发抖:“人在哪里?怎么没人提灯去?”

“因为这是鬼灯!”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鲜血从灯笼上滴下,向前一跃,变成了一盏血淋淋的灯笼。

那是什么侯府?它变成了墓地。丁尚站在他曾经挖过的坟墓前。

“丁尚丽,跑——。”

听到窦的喊声,丁尚正要回头,只听得一声巨响,天好像要塌了。他身后的坟墓突然从中间炸开,一双大手从坟墓里伸出来,抓住了他,老鹰抓住鸡,立刻把它拉了进去,用一条缝把它关上。

“救命——”窦龙文尖叫着转身拼命跑。

血灯在坟前晃了两下,发出阴森森的笑声,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窦龙文跑回办公室,直接冲进了父亲的书房。但是窦明山已经打猎三天了,窦龙文发疯了,叫他的仆人马上出去找他。很难等到日落,窦明山打猎归来。当窦明山听到儿子谈论血灯时,他在天空中大笑:“我这一生杀了无数人,我从来不相信有鬼!傻小子,你在做梦吗?如果不让人家吃亏。别怕,快来跟你爸烧野味!”

窦龙文刚要开口,一家人冲了进来:“少爷,少爷,出事了。那个丁尚全……”

窦一

愣:“他怎么了?”

“他疯了。刚才他从床上跳下来直接进了账房,我的天呐,抓起银子就吃,都吃了好几百两了,现在还吃呢!”

窦文龙一惊,紧跟着父亲直接进了账房。

丁尚权正狼一样埋在银子堆里,眼睛里射出贪婪的光,把大锭大锭的银子像点心一样塞进嘴里,吃得正香。

“丁尚权,你疯了!”突然,屋里一片漆黑,所有的灯全灭了。窦明山大吼一声。“快掌灯!”

“是,老爷。”随着一声应允。一盏红里透黄的灯笼摇摇晃晃地挑了过来,掌灯人竟然丁尚吏。

“你?”窦文龙吓得立时说不出话来。

“银子你吃够了没有?”丁尚吏仿佛没有看到窦氏父子,木木地对着丁尚权说起话来。

“没有,银子还有够的时候?!”丁尚权头也不抬应道。

“吃什么欠什么,欠什么还什么,还不上就还命!”丁尚吏大叫一声,手里的灯笼猛地旋到了丁尚权的头上。

只见丁尚权头上的伤口突然变红,伤口上的血就像水银一样沿着脑袋迅速向全身淌去。

丁尚权一声惨叫,猛地向上一蹿,整个人竟然从头上伤口处脱皮而出,扑通一声摔倒在窦氏父子脚前,张了张嘴,气绝身亡。

“血灯笼——”窦文龙这才喊了出来。

灯笼在头上隐隐盘旋起来,滴滴鲜血从灯笼上渗下:阴森森的声音从灯笼里传了出来:“吃什么欠什么,欠什么还什么,还不上就还命!下一个就是你!”

血灯笼眨眼间消失了。屋里只剩下了魂飞天外的窦氏父子俩了丁氏兄弟俩的两具死尸。

血灯笼!窦明山隐隐感觉到要大祸临头,他连夜赶到悬岩观,花重金请出法力高深的悬岩道长,求他无论如何也要救儿子一命。

悬岩道长向窦文龙问清了事情的经过,长叹了一声:“那妇人坟里藏的正是血灯笼,你怎么能扒坟呢?血灯现,人头见,妇人冤魂又附在灯上,这血灯笼可难对付哇!”

窦明山急忙上前施礼:“道长,只要给救小儿,本侯将给你重修道观,外加千两黄金,道观我供奉由以后均由我府承担。”

悬岩道长微策颔首:“那我就代观里众道士谢过侯爷了。惩恶扬善本是道家本分,我今晚就降服血灯笼。”

当晚,悬岩道长便在侯爷府里祭起了法坛。

将近子时,一阵阴风刮过,侯爷府灯火尽熄,一盏血灯笼出现了众人面前。

悬岩道长用手点指:“畜牲,随意害人,今天看我用七星剑降你。”

血灯笼突然发出一阵冷笑:“原本以为你个出家人至少可以洁身自好,可谁知你不但贪财忘义,而且还助纣为虐。你根本不知道血灯笼的前因后果,你怎么擒我?吃什么欠什么,欠什么还什么,还不上就还命!”

悬岩道长举剑作法,可七星剑刚刚举起,一阵血风刮来,血灯笼“噗”的一下扣在了他的头上,猛地一转,眨眼又飘上了半空。

悬岩道长没有脑袋的的尸体“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瘫在地上的窦氏父子急忙磕头求饶。

随着一声叹息,血灯笼变了。白森森的灯笼竿成了一段泛着幽幽死光的人的臂骨,黑漆漆的灯笼绳成了又黑又乱的人的头发,下面乌乎乎的灯笼穗也成了随风飘荡的人的胡须。那红里透黄、黄里透红的灯笼一下子成了一个有口有耳有鼻子有眼的人皮。“窦侯爷,你想知道血灯笼的来历吗?”

窦明山不自主地点了点头。

血灯笼又是一阵叹息:“其实我本不是厉鬼,我也是仕途之人。洪武圣上开朝立国,我乃有功之臣,圣上对我赐爵封侯。可我贪欲太重,拼命搜刮聚敛钱财,最后被洪武圣上剥皮处死。为警醒满朝官员要做廉吏,圣上用我的皮制成人皮灯笼悬挂午门整整一年。后来才把人皮灯笼交由我仅存的后人。后人把灯笼葬起,时常烧纸相祭。窦侯爷真没听过我朝的人皮灯笼?”

窦明山一惊:“人皮灯笼?你……你是前朝麻……”

血灯笼叹了口气:“不要提了。人皮灯笼破土,必有贪官乱朝。窦侯爷,你该明白吧?我本不想害人,可你子以及两个狗奴才到处为恶,臭道士又为钱财不顾天理,所以我连杀数人,现在……”

突然,血灯笼一振,冒出了阵阵白烟:“天理呀!我胡乱害人,天理也要灭我。窦侯爷,你贪欲行径都非常像我,赶快向当今圣上请罪,改恶从善,或许可保全尸体以及你儿之命。如若不然,下一个人皮灯笼就是你!记住吃什么欠什么……”

血灯笼没等说完便啪的一声掉到地上,只剩下了惨白僵硬的一团人皮。

血灯笼终于灭了。窦文龙长长出了一口气,抓起人皮,塞进了假山下的石洞。

窦明山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嘴里喃喃地说:“人皮灯笼破土,必有贪官乱朝……我……是该向圣上请罪了……”

“什么”窦文龙一愣,“爹,你别傻了,就那么一个破灯笼就把你吓糊涂了?你千万不能主动请罪呀,那样咱们不得被满门抄斩吗?”

窦明山摇了摇头:“不,人皮灯笼在我府出现,圣上怎能不知?我明日就去请罪,只有这样或许才可保得你和全家的性命。”

“那你就向洪武朱元章请罪去吧!”窦文龙说完,抓起七星剑,一剑刺进了窦明山的后心。

“你?”窦明山拼命转过身,指着儿子张了张嘴。

“你就闭眼吧!我会向朝廷奏明,是那个悬岩道长和丁尚权丁尚吏勾结,装神弄鬼暗害你我,你不幸被害,我诛杀了恶贼。你所有的一切都会归我了,我过我的逍遥日子,你找那个死去的朱先皇做你的忠臣去吧!”

很快,窦文龙继承了侯位,他继续横征暴敛,贪欲远远超过其父。半年后,满门抄斩,人皮被剥下,成了大明朝又一盏挂在午门的警吏灯。

据说,在窦文龙被剥皮的那天,早已查封空无一人的佐阳侯府突然暴出一阵大笑,“又有新的人皮灯笼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了!”随着几声狂呼,一盏惨白僵硬的人皮灯笼从花园假山下冲出,飞向天空,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3288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