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吃瓜网 » 冷常识 » 正文内容

7月17日鬼节不能犯的禁忌

时间:2021年03月05日 17:35:56来源:吃瓜网 作者:佚名浏览:(9)次
[导读] 鬼节是农历七月十五,是当地的鬼节。 鬼节传说。 传说这一夜,那些淹死的水鬼会从鄱阳湖底爬上岸,就像人们去赶集一样,沿着湖岸,穿过大街小巷,举行一场浩浩荡荡的狂欢。 一顶帽子,一根麻纤维,从鬼群中飘上岸...

鬼节是农历七月十五,是当地的鬼节。

鬼节传说。

传说这一夜,那些淹死的水鬼会从鄱阳湖底爬上岸,就像人们去赶集一样,沿着湖岸,穿过大街小巷,举行一场浩浩荡荡的狂欢。

一顶帽子,一根麻纤维,从鬼群中飘上岸,绕着废弃的渡船盘旋,不停地来回旋转。虽然看不到脸,但是没有身体,没有手脚。大家都传神地说,上岸的是老摆渡人樟树爷爷的鬼魂。

英俊的和尚,像一棵柳树,从拥挤的鬼群中升起。他像风一样呼啸着飞到桅杆顶上。伸展身体,采取飞燕的姿势,扑通一声跳入水中,一次,两次,三次。霎那间,潜水的声音,响了一夜。

高溅的波浪,像雨滴。洒在尼子的窗户上,弄湿了尼子的屋顶,在尼子的路口留下了飘忽的水印。

一个稚气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巷里回荡。弟子之规,圣人之训,孝为先,信为后,兼爱大众,亲仁。如果你有余力,你就会学习汉语。像一块珍珠玉在石板上滚下来,像夜莺在夜风中轻轻啼叫,莫名的清脆,悠扬,婉转,顺滑。

有人忍不住打开门,一个帅气的Warawako出现在他面前。Warawako朝他招招手,那人忍不住跟着他。一直走到湖边,再也不回来。这个男孩是个小学者。

为了抵御水鬼的诱惑,岸上的人会在湖边、沙滩上、或者自己家门口烧一堆纸钱,然后在周围放满阴影的蜡烛,然后关上门,用毯子蒙住头,躲在暗处打个盹。

黄大脚走路的声音,苦草的哭泣,金镯子打捞东西的叹息,大白菜老师拉风琴的声音都飘进了人们的耳朵。

这些水鬼有的死了几百年,有的死了几十年。但他们活着的时候,他们的迷恋、愤怒、癫痫病、疯狂、亲情、爱情、怨恨、仇恨还是那么强烈,那么执着。这样无论人们怎么称呼自己的灵魂,都不会转世。(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2012年8月出版的小说《鄱阳湖鬼1998》)

鬼节禁忌。

万圣节的晚上,无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能开门看到。因为水鬼不懂人间和冥界的差距。一天在阴间,一年在人间。小书生的同伴已经成为父母。但小书生依然是个Warawako,鬼节那天晚上会回家纠缠亲戚。

因为害怕,人们一个个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有的甚至还大声打呼噜。他们担心樟树爷爷会讨渡船,黄大脚会来他们家倒厕所。他们害怕听到苦草的哭声,更害怕花和尚躺在门外,透过窗户偷窥他们的小妮子。

人家早把妮子藏起来了,特别是感觉整洁的妮子,干脆用草灰当面膜把俏脸抹成丑脸。马桶被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没有味道。天刚刚黑下来,一家人躺在床上,就像死了一样。

水鬼走进房子,在里面巡视了一番。看不到帅气的小妮子,闻不到厕所里的味道。床上的人都睡得像死猪一样。水鬼觉得无聊,不得不去找另一个。

在这样的夜晚,人们听到清脆的脚步声,敲打着青石板路,发出格格的声音。人们的耳朵竖了起来,仿佛有眼睛盯着他们,跟着她的身影,穿过街道,穿过长长的湖堤,来到了荒芜的湖边。

满月如灯,照湖如镜。镜子里映出她的侧影,光滑的额头,笔直的鼻梁,清秀的下巴,瀑布般飘散的长发,看上去就像二十出头的样子。

湖水映出她精致的影子,女鬼却不能,所以她不是出来夜游的女鬼。她穿着一件深蓝色长吊带连衣裙,一件同样深蓝色的短开衫和一双奥尔多高跟凉鞋。她胸前挂着一个布口袋,布口袋鼓鼓的。这一切都透露了一些关于她的信息:她不是本地人,而是来自城市的旅行者。

当地的尼子没有她特有的书卷气。当地的小妮子,万圣节半夜从来不敢一个人来湖边,留着长发,显然是和尚的上半身。她是唯物主义者。她从不相信鬼神,也不怕水鬼。她从水中出现,包围了她。

当然,她不是出来赏月的,她的眼神好孤独,她的心情好凄凉,她的神经好紧张。月亮和星星,在神话中,在传说中,在她童年的眼中,在她年轻的爱情中,曾经是如此美丽和迷人。但是,知识告诉她,月亮其实是宇宙中的一颗暗石,无数诗人赞美的星星只是一个巨大黑洞中的星尘。

夜风从湖中吹来,带来白天腥热的味道,稻田的清香,果蔬的甘甜。湖水充满了河沟和湖支,湖水变得像海一样宽。新疆、赣江、饶河,就像三个白色巨人,气势汹汹地冲过来,聚集在这里,又动又跌。

七月剪金,八月剪银。七月的夜晚,湖面上应该会有海浪、波浪、桨、声音、闪烁的渔火。此刻,停泊在湖边的渔船就像被水鬼吹灭了一样。月光下沉默不语,似乎已经闭上了眼睛。昏暗的烛光和夜风中飞舞的纸钱给七月的夜晚增添了一份寒冷的气氛。

她手里拿着一幅画和一件乐器。她在量东西。她沿着湖边走着,好像在寻找什么。她停下来,眼睛掠过湖面,仿佛在等待什么,有些恐惧,有些急迫。

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隔着一条长长的堤岸,矗立着她熟悉的河神庙。六百多年的历史,仿佛翻着一本书,在她眼前一页一页展开。河神是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卢·于震,她曾经是个多才多艺的美女。这片波涛汹涌的鄱阳湖,曾经是水军练兵嘶嘶的战场。卢于震指挥了一支庞大的后勤部队,帮助汉王陈友谅建造了一艘巨轮,供应火药加农炮,训练战士和马匹。

楼玉珍似乎浮现在她的眼前。在她的耳边,隐约听到战鼓声。起初,这种鼓声就像蚂蚁拱地的噗噗声,蚊蚋翅膀的嗡嗡声,天牛甩触须的啪嗒声,纺纱妈妈咬草茎的沙沙声。慢慢加入野鸭的低吟,鹈鹕的叹息,水鸟的凄厉叫声。

然后鼓声就像一个湖的波浪一样,震撼着大海,猛烈地摇晃着湖岸。随着一阵颤抖的沙沙声,蚯蚓和地鼠在鼓声的冲击下从土里爬出来,像湖水一样沿着斜坡汹涌而来。藏在柳梢的蚕丝被鼓声震得像雨滴,从柳梢上掉了下来。

湖面上似乎有成千上万条河豚,乘风破浪。沙洲上的草疯长疯长,湖岸千年檀香树的根随着鼓声的节奏一点一点从地上拔了出来。檀香猛烈地摇晃着,天空的枝叶在空中旋转。

她的心如此激动,泪水淹没了她的眼睛。她知道那不是幻听,也不是幻觉,而是真鼓。她感到脚下的土地在剧烈颤抖。她有点不稳,跌跌撞撞,差点摔倒。

她胸前的口袋里发出一声喊叫。她颤抖着,好像她不是那个孩子,而是她自己。她从布口袋里拿出围巾,月光照在孩子的脸上。黑头发,粉皮肤,在月光下,他拧着眉毛,张开嘴,愤怒地在她怀里踢着四肢,发出一声大叫。

不知所措的她掏出一个安抚奶嘴塞进孩子嘴里。孩子不领情,即使有安抚奶嘴,还是会抽泣。她不得不坐下来,脱下吊带,开始给婴儿喂奶。孩子吐出奶子,白花花的牛奶溅了他一脸。他紧紧地捏着拳头,不安地哭了起来。

他的哭声比地震更强烈地震动了她。她恐惧地抬起头,看见一团碳火,燃烧得像闪电,从天而降,簌簌地掉进湖里。湖水突然沸腾起来,冒出一缕缕青烟。海浪汹涌,海浪的声音几乎淹没了地震。

然后,无数火星像雨点一样落下。海浪冲上岸,湖水淹没了她的双脚。她想都没想就爬了上去。踏踏实实,颤动大地,奔向河神庙狂奔。浪花在后面追着她,她的头发被火星照亮了,她就像一颗拖着尾巴的彗星,穿过堤坝,跳上台阶,把孩子扔进了河神庙。

所有的事情都像预料的那样,一切都那么突然。头发烧焦了,衣服着火了,她连看孩子的眼睛都顾不上了,就像一颗燃烧着的彗星,一下子把自己卷进了湖里。
城镇在她身后,点燃了一片大火。黑夜中假睡的人,纷纷从火海中逃出。它们又哭又叫,乱成一团。

一个拿着水桶去湖边取水的人,看见了她掉下来的情景。瀑布般的头发在她的头发上,一根燃烧着的蓝火焰。她的另一半被月光照亮,被一团火苗照亮,被看见了。这是一条花蛇,可怕地在她脸上盘旋。

本文来源:https://www.bdhfzz.cn/1634.html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